建制派「爆粗」背後的政治災難

文:家康

 

關於近日建制派馬恩國與陳淨心「接二」(不知有沒有連三)在公開場合「爆粗」,小弟有幾點愚見:

一、其實大家不得不佩服「長毛」,與他正面衝突的十居其九總是被他弄得焦頭爛額。「長毛」作為一個泛民「打手」,我想建制派中總有人會以擊倒長毛作為立法會辯論策略,因為這彷如給泛民一個「下馬威」,但嘗試過的人總會明白,這是很困難的,不但是因為「長毛」個人的辯論技巧,而是很多建制派都把自己當作「瓷器」,面對如「長毛」的「缸瓦」總要有所顧忌的。

但牆愈高,愈有挑戰的價值,不管是出於單純正義感的(認為你長毛經常「阻頭阻勢」),想搏取知名度的,抑或開會期間「抵唔住頸」的,挑戰的總是大有人在,這永遠正中長毛下懷,因為這正是他的策略,他既說理,又語帶挑釁,就以馬恩國為例,長毛質問他任山西政協時,有否對內地人士說「極端人權在港不適用」等語,又語帶諷刺,他正想看誰先抵受不住,透過衝突慢慢侵蝕親政府派系的道德高地,你選擇跟我吵我便成功了,若然「爆粗」,更是賺盡,所以筆者不知馬先生跟陳小姐是否知道自己「伏已中」。

 

二、「爆粗」事件其實還暴露了建制派的一些大問題。

 

首先,先不管「唐營」中人(皆因他們現時恐怕已抱隔岸觀火的心態),事件已然反映出所謂建制派或是親政府派系,其實組織比泛民還要來得鬆散,既無確切的路線,又缺統一的行動綱領,以致他們在公開場合說些什麼,做些什麼,根本沒人管得了,就算勿論「愛港力」等那些民間派別,我想民建聯本身,也缺乏對黨員的有效控制,馬恩國是民建聯的,他在山西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譚耀宗知道多少?甚至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會議是譚耀宗主持的,他多番喝停馬大狀與長毛不果,馬大狀還給足面子「F」了長毛,需知大狀如此爽了一回後,民建聯以後要攻擊長毛等人破壞議會秩序是很難立得住腳的,由此可見建制派勢力雖然擴張,但對成員的操控根本薄弱得很。

 

此外,由於組織鬆散,不論政府中人也好,派別本身也好,也不能有效地對成員進行教育,以致成員素質參差,大家其實可看到現時所謂的建制派中什麼人也有,既有全職議員,也有像馬恩國這樣的大律師,也有像蔣麗芸出自商人家庭,還有新界鄉村勢力,也有像陳淨心來歷不明的,甚至有些還被懷疑與黑社會打交道的,一個黨派包含各種派系是正常的,但大家應看到建制派實有統整,然後再教育的必要,最低限度要教教他們說說「人話」,否則不斷公開失言只會自毀長城,長毛再選二十年也會屆屆當選。

 

三、政府盲目擴張建制派,而建制派成員愈趨複雜對香港政治而言實是一個警號,「爆粗」事件既反映親政府中人素質低劣,又側面反映政府在民意難以挽回的情況下,拉攏黨派的躁進與盲目:不管你是何方神聖,你支持我便行了,也不管你用何種方式,你支持我便行了。這種政治氣候最直接的結果,便是催生愈來愈多政治投機分子,「只要支持政府,便有上位之機」,既然老闆認為他與泛民是敵我矛盾,擊潰泛民便是大功一件,才會有多番挑戰長毛的鬧劇,長毛引述馬恩國那番話,恐怕也在反映馬恩國是個投機分子,身為大律師,不顧司法覆核的程序公義,在內地說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覆核是「極端人權的表現」,這恐怕是為討好內地而說的。今天「爆粗」已然事小,背後的金權瓜葛才事大,需知人家不會無條件支持政府,「出黎行,遲早要還」,政治酬庸必不可少,當初有人要弄五司十四局,近月夢熊翻臉不認人,某程度上都是政治「分贓不均」的結果,可見歪風已開,政事難有作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