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我為撤銷生果金審查再辯(合併修訂版本)

Image

 

 

區諾軒:容我為撤銷生果金審查再辯  

*合併修訂版本

筆者上週表達了撤銷長者生活津貼(生果金)資產審查,乃逼不得已後,不少評論持相反觀點,認為支持撤銷審查,既民粹,亦缺乏長遠政策視野。民粹是非常嚴重的指控,我想,我有責任再闡明想法。

社會保障有三種型式:社會保險(social insurance)、社會援助(social assistance) 和社會津貼(social allowance)。[1] 生果金屬於社會津貼一類,這種津貼本意是為特定的社會需要予以補助,從73年設立生果金的原型「老弱津貼」開始,政府的包裝一直是敬老、讓長者經濟獨立。但我們不要忽略,殖民地年代開始,它成為政府綏靖安老福利的擋箭牌,結果一直沒有為長者承擔具體的福利政策,保險、援助形式幾近薄弱:

先論社會保險,目的是為應對生命遇上變故時設立的安全網,本來強積金有應對退休生活的功能,但2000年才設立,更常被批評投資虧蝕,市民得享成果已是數十年後的事,無助解決當下老人貧窮;然後,我們只剩下綜援作為長者的社會援助,社會援助目的是透過界定貧窮線給予救濟,讓弱勢有基本生活,根據統計處及社會福利署數字,今年八月領取綜援的老年人口為十五萬人[2],但貧窮長者總數逾32萬,也就是至少有17萬長者不符領取綜援資格,卻以領取生果金過活,結果是生果金以敬老外皮,勉強扶貧,好聽點是補助了綜援功能,事實是掩飾殘缺的扶貧政策。

「生果金模式」乃更短視政策

如果大家認為生果金是長遠政策,我是錯的,因為張局長表示新制度受惠人數有40萬,超過貧窮人口,而設立資產審查,確可修訂生果金更近似援助形式,脫離敬老原型。但我認為錯的政策,不會因為把它「優化」便成為好方向。支持者的主要論據,在於要顧及長遠收支,但我認為,繼續支持這種公帑直接津貼的模式,才是真正短視。

以勞福局長張建宗數字演算,未來10年政府需投放790億推行特惠津貼。[3] 然而,倡議多年的全民退休保障方案,3年前只需500億,雖然明年啟動,估算空窗期的話已增至913億,但整個方案,足以運行數十年。對比新方案只能讓約四成的合資格長者增加1000元,全民退保方案讓65歲以上長者每月受惠3000元,高下立見。既然生果金模式不符效益, 何不立即推行全民退保,更有效益地運用資源?

筆者明白,全民退休保障並非神丹,但至少更具體地解決錢從何來的問題。除了計算政府的綜援、長者津貼及額外注資,更重要的是抽取僱員、僱主部分強積金及部分利得稅——也就是運用香港的勞動成果,迎接人口老化的挑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不應只是句口號。

以修訂逼使政府改革

整個特惠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的討論中,我一直反覆琢磨張局長「顧及長遠影響和可持續性」的意思,張的評論推算10至20年的開支,令我不能抹殺:政府有意令生果金千秋萬世。這一點,我無法同意。如果這估量成立的話,我們沒可能將政府的短視修訂全盤接收。

因此我認為,唯有支持一定程度的撤銷資產審查,定性為中途援助,才能留下改革動因,同時平衡當下長者需要。我們必須令政府放棄生果金作為長遠政策想法,以撤銷審查引致的開支,成為改革退休保障的動力。面對當下議會政治,無權制策,以手段逼出方案,成為最後的吶喊。拜託,指控民粹前,先想想我們的議會存在多大困局!


[1] 分類取自:馮可立。《生果金敬老?》http://www.aup-hk.org/zh-hk/article/comment/detail.php?id=6&page=4

[3] 估算源自張建宗局長《明報》文章,首年開支62億,10年後增至91億,以平均每年約79億數字推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