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筆記 (一)序

Walls Sketchbook

文:家康

二零一一至一二學年,對筆者而言,是充滿挑戰的一年,皆因作為一位甫出道任教新高中通識科的教師,站在香港教育改革的急風浪尖,面對第一屆中學文憑考試,體會殊深,筆者認為實有紀錄之必要。

再者,現時社會上對於通識科的討論繁多,但大多都是來自政府官員、學者、或是資深教師這些「站於高地」看此科目的人物,反是如筆者般新入職或資歷淺的教師的觀點則寥寥可數,筆者經常與其他年輕教師交流,也認為以現時新入職教師面對特殊的教學環境與條件,對此科亦深有體會,因此認為這方面的討論缺不可少。

先說筆者的背景,我文科出身,二零零八年於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輾轉轉換了不同的工作,最初接觸新高中通識教育科是在補習社,當時只靠對課程文件片言隻語的理解,開始本科的教育工作,由於當時缺乏經驗及相關訓練,固然困難重重。直至二零一零年,即推行新高中的第二個學年,當時中學母校有位老師即將接任本科科主任,在他的邀請下,我回到母校擔任教學助理,負責重整(說到重整,皆因推行本科一年後,資訊繁多而混亂不堪)及設計本科的教學內容,兼教授初中中國歷史科,翌年(即本學年)轉任合約教師,成為中六級中其中一班的副班主任,負責教授中四、中五、中六的通識教育及中三中國歷史科,(筆者按:我敢說以我的年資而言,於同一學年內教授整個新高中通識課程的人,在全港也是寥寥可數)同時在中大修讀學位教師教育文憑(簡稱PGDE),主修通識教育。

筆者認為這兩年實有幸與不幸,幸是學校對我的信任,既給予我很大的發揮空間,又把第一屆文憑試的學生交託於我,加之學生雖然對本科仍是摸著石頭過河,但對本科從不缺學習的動力,不幸的是筆者這兩年以近乎開荒的形式處理新高中的通識教育科(我是以這態度看待這兩年工作的),加上工作環境及條件特殊,挑戰來自四方八面,它們有些來自社會各界對本科的理解的落差,有些關於個人事業發展,有些則是教育制度對本科發展及教師發展造成的制約與壓力,因此,兩年時光縱短,但風雲驟變,寄望透過這些平實的文字,引發感同此受者更多討論,交流互勉,而非教師者,但又關心現今香港教育的朋友們也能對現今中學教育有進一步的瞭解。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

註:因未想到更佳的名字,故暫名《通識筆記》
下回:「港式通識教育」的前世今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