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

翻開地圖,彷彿一切都是那麼不證自明,沒有懸念。

有一次上課, 講到地圖, 講到它的繪畫以歐洲為世界中心, 其實是一種政治暗示。 從那刻起,才發現原來地圖不一定只是呈現, 還是創作。家裡牆上掛的一幅香港印製的地圖,就是以中國為世界中心,是「政治正確」,抱有大國崛起情意結的一個創作品。

閱讀地圖,也是充滿創作空間的過程。例如,香港是否東南亞的一部份?小學時讀的社會教科書說是;大了,香港就更多時候被歸類成東亞的一部份,好像它主要連結的,都只限於中國大陸,台灣,日本與韓國。東南亞,自然成為香港視野中的一個陌生角度。

後來讀了一個日本學者寫的書《香港大視野》,驀然發現,現在香港非常流行,只集中於中港關係的地理認知,是如此的狹隘。曾經,香港與東南亞關係非常密切。那位學者以海洋視角,研究匯豐銀行當初如何以香港為基,透過南洋/東南亞華人匯款網絡,擴展業務。讀了麥浪關於香港 - 新加坡在五六十年代的文化連結的博士論文,更發現「南洋」與「東南亞」這兩個稱號,原來是充滿政治味的文字遊戲。民國時叫南洋,二戰後,英國慣稱東南亞。冷戰時,香港被視為東南亞的一部份,作為防共地域。因為腹地是東南亞而非中國,所以當時香港電影在東南亞開花結果。

再後來,讀到一個章節,標題為「什麼是印度?」, 也不感到奇怪了。

同文見於輔仁媒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