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限制 租金的權力不對等

區諾軒 民主黨南區區議員、左翼21成員
(原文刊於明報,18-4-2012)
上周談及小商戶的成本壓力在於租金,但租金問題,一時很難說清。前天在《信報》讀到雷鼎鳴教授的一篇文章,論證功利可導致公義,其中比喻,恰恰有助說明租金問題。


雷教授用阿信屋作例子:假設他們發善心,「益街坊」地出售低於市場價格的商品,其他商戶便可能因為承受不了競爭而倒閉,而阿信屋本身亦無法承受人客 愈來愈多,無法繼續維持低價。他希望論證凡是有人定價低於市場價格,會導致不理想的結果,反而每人功利地參與市場競爭,價格怎樣定,商戶便怎樣賣,最後供 應者與需求者得到的成果才最好,也就是所謂邊際生產力。

在上述例子,供應者是商戶,需求者是市民。市民固然有選擇權,如果供應者自己「作反」,不跟市場定價,供應者應得的便失衡。但如果把這條公式重套,供應者是領匯,需求者是小商戶,然後你跟那班剛剛被領匯加了一倍租的沙田小商戶說:放心,領匯如果不按市場邏輯定價,自得天譴,就算你們付不起,你們有離開的權力,找過別處續租吧。

1970年代曾實施私樓租管

想必無人敢涼薄至此。我們知道事實是,領匯每年淨賺數十億,而看到旺角書店開到八九樓,香港其實已經沒有小商戶的營商空間,根本沒有選擇。供求、需求權力並非完全對等的,當我們的營商空間被商場壟斷,他們可隨喜歡估算價格,引入連鎖店,趕走小商戶。

我想起1970年代香港曾實施私樓租金管制,我不敢說商舖租管一定可行,但我相信市場非萬能,除了政府介入,我想不到怎樣解決權力的失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