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取消 選民登記制

區諾軒

種票個案相繼揭露,我一直想,所謂種票,究竟是有心栽種,還是無心之失?可能有人真心認為自己住在戲院,或只是填錯層數,但總沒理由有那麼多個幾百呎單位,一屋十多姓過群居的生活。當我閱畢利東一、利東二、華富一、華富二等4區的問題選民後,令我愈來愈深信,如果不取消選民登記制,與其他政府服務整合,根本無法根治種票問題。

無心之失,還是有意栽種?

民主黨在華富、利東各有議員辦事處,各自招收長者會員,加上家訪、競選洗樓、量血壓等地區服務,我們大致能了解每區約300個登記選民的家庭狀。以此為基礎,比照選民登記資料,找到每區平均約有10多個有問題登記:

1. 不少「種票」應是無心之失,甚或只是來不及更新。雖然有部分居民收到不屬於自己的投票通知,但認出收到的通知有前住戶,又或是已遷出子女;

2. 其次屬選舉事務處疏忽。例如被傳媒廣泛報道的華富閣戲院、船廠與利東東興樓671B室登記。其實只要與其他選民住址稍作比對(也別說比對樓宇實了),便不會出現這種「架空」登記。

如果情只屬1、2,只需像譚志源局長說加強監管便可減省失誤,但最耐人尋味,還是有太多不明來歷的登記。有些長者會員明明是獨居,單位卻有3名選民,這些長者不少從開起便入住,表示不認識離奇登記的選民,他們還說是近幾年才收到這些從不認識的選舉資料,如何解釋這些幽靈選民呢?

揭露問題登記不單同時揭露制度兒戲,更大漏洞在於有太多空間種票。好像家訪時發現有不少空置單位有3至4名登記選民,他們可能是來不及更新,但又有誰保證沒有有心人藉機安插幾個新選民?至今明顯的種票大多是一屋多姓,假使有心人把票平均種在信任的單位,巧妙地配對相同姓氏,要住址證明嗎?就到某部門、某電話公司申報這住址,戶主收了當沒一回事,然後就可拿去作證明。這已經很難查出實據,而誰都沒法排除這可能。

政治權利任由擺佈

香港700多萬人,只有350萬登記選民。選民登記制從來有利社會上較有影響力一群。自英國殖民地推行市政局有限選舉,某些行業才有權投票,登記制便是界定誰有資格投票的產物。時至今天,政府仍沿用登記制區分選區、確認選委、功能組別的特權。它容許市民有太大的灰色地帶定義什麼是主要住址了,卻成為有心人種票的溫。

作為準候選人的社區工作者,掌握居民資料,又有機會窺探單位狀,最有條件種票。對投票漠不關心的人,不會主動登記,不過有心人拉攏友好於合意的選區栽種支持,政團透過活動動員支持者登記,擴大影響力,卻是很可能的事,登記的幅度也就傾斜於較有影響力的一派。可能揭發種票最後亦抓不到幕後黑手,但我們必須反思,有資源的政團可以大幅登記支持者,影響投票權,那些處於弱勢、政治未覺醒的群眾,為何我們又可容讓他們沒權投票呢?

如今那麼多種票事件被揭發,怎樣從嚴怎樣加強監管,只是治標不治本。搬屋漏報、誤報地址倒也罷了,問題的核心在於愈來愈多被揭發的案例顯示選民登記制變相令有心人有很多機會調配選票的比重,從而影響選舉結果。我沒有暗示中聯辦的意思,但區選往往在百票內定勝負,兩三個家庭這樣做隨時可帶來顯著的效果。

奉行戶籍登記的國家,往往將投票權與納稅、領取福利等制度綑綁在一起,加強可信性。如果選舉事務處從今天起與各政府部門合作,將處理稅務、申領社會福利的地址資料與選民登記掛,已較可信,正如現時公屋調遷同時遷移選民住址的機制一樣。進一步的是,凡選民遷移住址,須一併遷移政府的服務,凡市民使用政府服務,申報住址遂一併登記做選民。如此一來我們便毋須再做選民登記了,因為這都是我們本應有的,我們實在沒有必要讓任何勢力、任何梯隊任意擺佈我們的選票。

作者是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碩士研究生、候任民主黨南區區議員

(原文刊於明報, 2011年12月23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