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殺22週年,寫在學校

 

Eric Tsui

22年了。六四屠殺,絕對不是政治議題,那是道德議題。

我 尊重不同意見,當我聽到有人認為資本主義市場機制可以解決一切社會問題,我不認同這觀點,但我尊重;甚至當我聽到有人認為中國的民主步伐不需要那麼快,我 聽得極其刺耳,但我也得尊重(當然尊重不代表不反駁);可是,羅列千千萬萬個不著邊際的理由,為殺人兇手開脫,或者將部份罪名轉移到被害者身上,抱歉,我 完全無法接受這觀點

對,我們無法證實解放軍是否朝向人民英雄紀念碑亂槍掃射,我們也無法證實坦克車開入天安門廣場時,是否 輾過仍有學生在內的帳幕,但解放軍殺害平民是不容抵賴的事實。而且,蔣彥永醫生證實不少死傷者被國際禁用的「開花彈」攻擊,當國際禁用武器也膽敢拿來攻擊 平民,上述無法證實的兩點真有其事又有何出奇?這是合理的推論

我一直深信,如果當年中共只是射水砲和催淚彈強行驅散天安門 廣場的學生,或者派特工捉拿學運領袖收監,我們或者也會義憤填膺,但應該不會22年來總有數以萬計群眾堅持紀念。殺人,從來都是不合理的,當權者開動國家 機器殺戮自己的人民,哪怕只是殺掉一個人,也是無法饒恕的彌天大罪

身為教育工作者,我不會向學生灌輸自己的政治觀點,但 「尊重生命」這個基本道德價值,我是不會推卻的。昨日看到同學經校外導師指導下攝製的六四紀錄片(內有熟悉的朋友受訪唷),很詳盡,也抓緊了事件的本質, 很慶幸六四屠殺後才出生的「90後」(其實我這個「80後」也是長大了才認識六四)也擔起了這個歷史,他們對國家的理解未必全部具有我們一般的批判性,但 「殺人無論如何都是錯」這觀念已植入下一代的腦袋中

牢記歷史,不單在追究責任(雖然這是必須的),更重要在展望將來。22 年前,當權者為保一己權力,不惜祭出國家機器殺害人民,其後22年來,即使沒發生六四般大規模的鎮壓,中共每天也在「維穩」,每天都把黨政機器對準不同的 人民,一旦日後他們感到權力受到威脅,他們怎會不敢重施故技?我們要如何避免悲劇重演?

的確,每年維園的悼念晚會也變成形 式化,了無新意,但一定要辦下去,一定要出席下去。維園晚會不只是香港人的晚會,近年看見越來越操國語的內地同胞出席晚會,他們是記得22年前那事的,而 香港是他們可公開悼念而又最方便去的地方,我們無論如何也要守住香港這陣地。一日留住記憶,一日還可與極權戰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