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育與國民教育—危機四伏

文:家康

近日,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課程發展議會就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展開了課程諮詢工作,隨即引起社會上一連串的爭議,筆者身為教育界的「一粒小分子」,也希望藉此發表一些拙見。

國民教育的主要內容

根據諮詢文件,小學將於2012-13年度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而中學也將於2013-14年度推行,而該科的課程宗旨是提升學生個人品德及 國民素質,促進對不同生活範疇(包括:家庭、社群、國家和世界)的身份認同與承擔。該文件亦特意提及新目科與現時學校推行的德育及公民教育的分別,乃在於 新科目是要加強學生於上述不同生活範疇的「身份認同」。

身為教師的數點疑慮

首先,課程涵蓋小一至中六,且勿論小學如何推行此科目(因筆者對小學教育的認知恐怕連皮毛也沾不上,只能就自己工作的環境而論),雖然2009年 時,全港的中小學已預留了5%-19% 的課堂時間,但以我所知,現時每科的課堂數目已是捉襟見肘,如何在課堂時間表擠出一至兩堂已是極大的難題,可見這並不單純是每週加一至兩節課,而是牽一髮 而動全身,推行新學科可能意味某些科目的課節數量須減少,甚至需重整整個課節架構。況且,經歷過中學階段的朋友也清楚,初中的學科繁多,而高中的新課程又 推行不久,大家對新課程龐雜的內容還是吃不消之際,若要再消化一門新學科,對老師及學生來說,無疑是百上加斤。

其次,當然是「洗腦」、「政治敏感」的問題,我們該當如何界定文件中所指的「正面價值」?這正是整個科目最吊詭的地方:既要學生了解「國情」,同時 又要灌輸正面價值,即老師們可講授的範圍有多少?如果我對學生說「六四」天安門事件中的學生堅持自己對中國民主的信念,堅定不移地向政府爭取,甚至犧牲自 己的性命,這又算得上推廣「正面價值」嗎?中國有那麼多「政治敏感」的議題,「這些能拿來作教材嗎?」相信這也是很多老師心中的疑惑。

筆者相信那些所謂「政治敏感」的議題,大多是很好的教材,但近日閱報,有教育局官員竟在教師諮詢會上發表「老師不應負面教國情」、「普世價值是西方 價值,只是用來向中國施壓的方法」的「偉論」,姑且不論這些看法本身的問題,筆者聽罷只是毛骨悚然—這句話是否隱含將來政府會對老師的教學內容進行政治審 查的意思?       

第三,就學習內容上說,新科目根本無法擺脫架床疊屋的指控,從諮詢文件中,我們可以得知該科目的內容與現行的中國歷史科及通識教育科重疊,而且情況 十分嚴重。先說德育部分,此部分著重培育青少年的正面價值觀,但其實通識教育科單元一「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已在做同樣的事,再者,筆者相信每所學校每位 老師每天也在培育青少年的正面價值觀,為什麼還要特意發展新科目來做同樣的事?在筆者看來,這是一種「統戰」技倆,透過新學科推廣「統一」的「國家」價 值,如果真是這樣,受波及的恐怕不只是老師與同學,甚至每所學校背後的獨特價值也可能將被煙沒。

再說國民教育部分,若要學生認識現代中國,初中中國歷史科也涵蓋了一部分,高中通識教育科也有一個單元叫「現代中國」,「今日香港」也有一個主題叫「身份與身份認同」,如何把它們與德育與國民教育科區分開來?

國民教育並非粉飾太平的工具

筆者並非完全不同意德育及國民教育的重要性,它對於全人教育,國家認知都應能發揮正面的作用, 有助加強社會凝聚力,但從過去特區政府的取態,到新科目的名稱,及近期課程發展議會的文件,我們多少也會得知政府推行國民教育的目的:提高學生的所謂「國 民素質」、「國民身份認同」,而且顯易而見的只是為國家粉飾太平。

那末只會從根本違反教育理念,如果我們的下一代完全不懂向強權說真理(Say truth to the power)的話,我們怎能寄望他們活得更好?

我們的國民身份認同是要建立起來,但那個身份是真正的中國人,而不是「黨國不分」的「中國人」。為什麼現今香港人喜歡戲謔內地同胞作「強國人」?並非我們的國民教育不足,而是我們的國民教育真的太像「國王的新衣」,既自欺、也欺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