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立法會議席出缺後的替補新機制

 

Eric Tsui

進入拙文前,如果對香港的立法會直選制度仍一知半解,可細看以下解說,早已清楚的則可跳過。此外,拙文提及不少選舉研究學的用語,恕不能鉅細無遺地逐一解釋,請自行弄個明白

*-*-*-*-*-*-*-*-*-*-*-*-*-*-*-*-*-

九七後,香港的立法會直選採用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PR),其仔細分類變種則採用最大餘額法(Largest Remainder Method)及黑爾基數法(Hare Quota)。每區選出多於一個議席,候選人可組成若干人數、排名既定的名單(名單可以只得一人),選民只可投票給其中一張候選名單,而不能指明支持名單 內的個別候選人。顧名思義,最終議席分佈是按照各名單得票的比例去分配,例如取得15%選票的名單就可分得該區15%議席

點票前,先根據議席數目定出一個當選基數,例如在有五個議席的選區,得到1/5選票就當選,六議席選區就要1/6選票,如此類推。點算出各名單的得票後,先 看有沒有名單取得高於當選基數的選票,如有,該名單排第一的候選人即告當選,然後將該名單的得票減去其當選基數;如果減掉當選基數後,名單得票仍然高於當 選基數,該名單排第二的候選人亦當選,再減一次當選基數。如果此程序結束後,當選人數目仍未填滿議席數目,則按照各名單餘下的選票(俗稱「餘額票」)多 寡,依次分配議席

下有實例,某選區有五席,得票率如下

名單A: 23%

名單B: 7%

名單C: 10%

名單D: 2%

名單E: 41%

名單F: 17%

當選基數為1/5 = 20%,因此名單A和E先各取一席,名單排首名的候選人(A1和E1)率先當選,再將這兩張名單得票減去20%

名單A: 23% -> 3%

名單B: 7%

名單C: 10%

名單D: 2%

名單E: 41% -> 21%

名單F: 17%

名單E得票仍高於當選基數,因此E2亦當選,名單得票再減20%

名單A: 3%

名單B: 7%

名單C: 10%

名單D: 2%

名單E: 21% -> 1%

名單F: 17%

由於再沒有名單得票超越當選基數,而仍有兩席懸空,因此要點算各名單的餘額票,以名單C和F最多,所以C1和F1取得最後兩席。這選區由A1, C1, E1, E2, F1瓜分議席

*-*-*-*-*-*-*-*-*-*-*-*-*-*-*-*-*-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政府於五區公投一週年翌日提出方案,建議日後立法會民選議席和「超級區議會」議席一旦出缺,一律不再進行補選,改由上次選舉中,在當區芸芸名單中取得最多餘額票的落選者自動補上(根據前述事例,替補者是B1)

雖然新機制明確是衝著變相公投而來的,唯一目的在於阻止日後再出現議員辭職引發變相公投,但討論時切忌動輒將新機制與變相公投扯上關係,否則難道我不支持變 相公投,就不用理會新機制乎?當然我明白部份政團要依靠不斷「消費」這個不是他們全資擁有的五區公投運動才可存活於世上,但新機制在制度邏輯上的荒誕,以 及其引申出來的禍害,本身已值得我們深入討論,又何必自我設限,只懂在公投不公投上打轉?

九七後,立法 會直選改用比例代表 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PR),各政黨按照得票比例分配議席,議席分佈大致上反映了社會上(或至少,選區內)不同意識形態和政見,是以政黨名單為核心(未經考究,但政府曾經以 「名單投票制」宣傳此制度)。雖然基於種種因素,例如每區議席數量少、最大餘額法較「消耗」選票、香港政黨架構仍然稚嫩等,大政黨傾向分拆名單參選,令大 部份名單只爭取足夠一人當選的票數,港式比例代表制變相成為「多議席單票制」(正式學名「單一不可轉移票制」, 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e, SNTV),以名單上的首位候選人為競選重心,但比例代表制以政黨為主體的本質依然不變,得票的是名單,不是個人(因此準確來說,2008年在九龍東取得 3.9萬票的不是梁家傑,是公民黨團隊)

倡議及和應由取得最多餘額票的落選者自動替補出缺議席者,其實 是誤以SNTV的邏 輯去理解(或曲解)比例代表制。新機制從制度上暗示選票由個人而不是名單取得,這儼如將候選名單的集體性瓦解,比例代表制以政黨為單位的基本邏輯被徹底顛 倒,究竟選票是投給名單還是投給個人?時而強調名單,時而強調個人,難道這就是「具香港特色的比例代表制」?

更要命的 是,新機制助長甚至鼓吹現時已過於普遍的策略性投票(Strategic Voting)風氣。照抄馬嶽於2008年8月底的文章:「所謂策略投票,意指選民本來最喜歡候選人甲,但因為覺得候選人必勝或必敗,不希望浪費選票,因 而將票改投次選或第三喜歡的候選人,原因是覺得該候選人介乎贏輸的邊緣,相信自己的一票的影響力可以較大。」換句話說,選民為了讓選舉結果更符合自己所願 (i.e.讓更多自己喜歡的人取勝),估計誰最需要自己那票,臨場改變自己的投票意向。可是,抄襲馬嶽同一篇文章,策略性投票弔詭之處在於:「如果很多選 民進行策略投票,本來贏的可以變輸,輸的可以變贏,選舉結果因而扭曲。」

策略性投票之所以不可取,因為這行為嚴重扭曲選民 真正的意願,投票只淪為功利的左計右算,多於政見的反映,這對長遠整合社會不同意見大為不利。一旦落選票數多寡也足以左右候選人將來會否接任可能出缺的議 席,選民投票時除了考慮讓誰當選外,也要一併考慮如何讓自己較接受的候選人即使未能勝出,也能佔據「替補名單」的首位,即是驅使選民作策略性投票的誘因比 以往更多。故此,可以預期,新機制只會激發更多策略性投票的模式,選舉只會越來越異化,選民越來越「唔知自己投緊乜」

即使你不支持變相公投,也不應對新機制坐視不理。新機制真正惡毒之處不在箝制日後再辭職搞變相公投的機會,而是在現行選舉制度之上再行僭建,將現時已經四不像的政治制度變成五不像六不像,制度邏輯和制度理性因為一時的政治目的而被侵蝕,這才是我們真正要防範的地方

廣告

One thought on “評立法會議席出缺後的替補新機制

  1. 引用通告: 評立法會議席出缺後的替補新機制 (via 砲台山學會) « Life in a blo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