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民主黨政改方案

先定義部份關鍵詞:

1. 傳統功能界別:民主黨政改方案通過前的三十個現存功能組別議席

2. 超級區議員:經超過十五名現任民選區議員提名後再由所有不屬傳統功能界別的選民以比例代表名單制一人一票產生的五名功能界別立法會議員

一般質疑民主黨政改方案的論點有六:

1. 將功能界別合理化/提升功能界別認受性

2. 功能界別易請難送

3. 民主黨政改方案中2012年安排不民主

4. 民主黨違背承諾

5. 與中央談判

6.市民沒有題名超級區議員的權力

我對以上六點的回應:

1. 即使加入超級區議員,傳統功能界別本身的問題,諸如票值不均,遍幫某社會階層等依然存在,它的謊謬性並沒有減少。而如果加入任何民選成份都會將功能界別合理化,那立法會當初加入直選議席早已將功能組別合理化

2. 超級區議員不同於傳統功能界別,它們需經過全民直選,有民意基礎,地區直選都有能力贏,跟本無誘因去保住功能界別(包括超級區議員制度),所以增加超級區議員有助早日再立法會取得2/3反對功能組別的多數,而在那之前也可以減低傳統功能界別在分組點票下的影響力

3. 很多國家的民主體制不是一步到位,如果民主化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那麼支持一個比現況(30席直選+30席傳統功能界別)更好,相對更民主,兼有助最終達至普選的方案又有何不可?

4. 看議員有否誠信主要看是其總體行為與其理念是否相應而非拘泥於個別事件。以奧巴馬為例,他競選時承諾取消布殊對富豪減稅的措施,但他上月剛同意延長該措施以換取共和黨答允他的中產減稅方案。就單一事件奧巴馬當然違反其承諾,但整體來說奧巴馬並無放棄過其幫助中產的政綱主軸。在最理想的目標無發達成時作出妥協去換取比現況更佳的方案並無不可。事實上如果不能100%按政綱行事就就是違背承諾,那所有民主國家的所有執政者無日不 違背承諾。奧巴馬的醫改,金改,減稅方案都與共和黨及民主黨內保守派作出樣步,難道奧巴馬又是違背承諾?歐洲各國的多黨聯合政府成立時各黨都要在施政上作 出妥協,難道這又是違背承諾?李卓人說最低工資$33卻投票支持$28又是否違背承諾?那民主黨在2012雙普選機會渺茫的時候作出妥協接受政改方案,如 何抵觸其選舉承諾?

5. 除非我們能以武裝革命或如埃及般的全國性大型運動去推翻中共,否則,當我們要達致普選時無論我們如何抗爭去到最後都必需要和中央談判。那與中央談判本身又為何是錯?

6.其實各民主國家的選舉題名權都是有名無實的。像德國等使用比例代表名單制的德國,誰出現在名單和名單的排序的決定權均掌握在政黨而非一般選民手中。又以美國為例,直到7,80年代,主要政黨的總統題名權均掌握在黨內的大佬(party boss)手中。而直到現在,即使大部份地區都以初選選出黨大會代表,但黨仍有一定不經選舉的黨代表有份題名總統候選人。而且,由此至終,美國人均無權直接提名主要政黨的總統候選人。而事實上,絕大部份民主國家它們選舉的主要候選人都是由政黨”欽點”再樣選民在各被黨”欽點”的候選人之間選擇。可能有人會回應說這些選舉都有大量選民直接提名的獨立候選人,冇錯,但這種選民直接提名的獨立候選人勝出實在少之又少,大部份選民均只會投票予政黨提名的候選人。所以,這些民主國家的人民只有形式上(formal)的提名權,但無實質(effective)的提名權。

澄清一點,我不是認為一個只有梁振英和唐英年獲提名的選舉都是民主選舉。是否民主仍要看提名方式有否排拒社會上任何重要的政治力量去參與該選舉。而且我亦不是說由民選區議員提名的制度最好或完全無問題。我認同最好是由市民直接提名,但我不會將由民選區議員提名再一人一票產生議員的制度說成不民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