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對真相赤裸裸的拷問

對的,所有所有,都可能, 是他媽的一場夢境。

Inception,港譯潛行凶間,中譯盜夢空間,但我覺得兩個名稱都不足以點出電影的中心,就是對「真實」這個概念的拷問。

去探討何謂「真實」,三集黑客帝國並非先行者。這其實源自一個叫Brain in a vat的哲學命題:想像有一個瘋狂的科學家將你的大腦取出,放在一個載滿營養液的缸中,使其能夠繼續運作。然後把電極連接到一座能產生不同腦電波的機器,換句話說,你的所有生活經驗也是由機器偽造出來的,夠讓人毛骨悚然不?如果世上的一切一切,父母、情人、朋友、名利、權位、人性價值,一切其實都並不存在,只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法,想想都教人毛骨悚然。

這個命題的可怕之處,不在於質疑生命的「真實」的用心,而是在於其不可驗證的特點。恐懼源自未知,最可怕的往往不是真相的醜陋,而是其不可知。所以說黑客帝國其實也算厚道,「真實」與「虛假」始終都被對立起來,壞人留戀虛幻,主角為真實而奮鬥,最後邪不能勝正,大團圓結局。

Inception的吊詭之處,在於甫開場便要你吃力跟上一條又一條「夢的規則」,這其實也是導演的「意念植入」,在這真假不分的電影世界裡,圖騰就像水裡的最後一根稻草,讓觀眾分辨真假。於是你會為小隊的奮鬥而捏一把冷汗,為主角沉迷夢境中的妻子而搖頭不已,為最後終於完成任務而振奮……直到劇末,你發現所有,都可能是他媽的一場夢境。

對的,所有所有,都可能,是他媽的一場夢境。

你要知道,在這一個重大發現裡面,最狗賊的字眼不是「夢境」,而是「可能」。是夢境也算了,一場空也好,重新上路。就是可能,讓你心甘情願的上釣,有著那麼幾分希望,盲目向前衝,即使永遠也沒有答案。Inception想講的,就是這種矛盾,前方一片迷茫,也得硬著頭皮往前走,因為人,總得有希望才能生存,不是嗎?

就是劇末的一幕,在我心裡植入了「懷疑」的種子。

人總有追尋真相的傾向,於是我看了第二遍,因為我想知道,這究竟是不是他媽的一場夢境。於是我一直加倍留意圖騰的出現,相信那是這個可怕世界的唯一路標。然後發覺,就在主角在chemist那裡「醒來」,到廁所洗臉順便拿出圖騰來,卻掉了在地上。這時日本人加籐進來問主角are you okay,主角還沒有「驗證」自己是否在夢境便將圖騰收起。如果要說以後的所有事都是夢境,那麼這一幕,就是關鍵,也就是說,主角在chemist那裡睡覺就是夢境的開始。

後來我想,要是後半套戲的經歷,其實都是主角為了擺脫妻子自殺的夢魘,而對自己做出的inception?

又會否其實整套戲也是一場夢?那麼,圖騰也失去了其意義。

但有一個不可抹殺的可能性,就是主角也可以是幸福的回到孩子身邊。

懷疑是一個很可怕的概念,因為你總會在懷疑的過程中帶上幾分希冀。而懷疑這個idea,就像主角所講的:

What is the most resilient parasite? Bacteria? A virus? An intestinal worm?


An idea. Resilient… highly contagious. Once an idea has taken hold of the brain it’s almost impossible to eradicate. An idea that is fully formed – fully understood – that sticks; right in there somewhere.

你開始懷疑一件事,一個人,你就會懷疑愈來愈多,而這種心態會以幾何級數擴散,一開始懷疑一件事,然後會追溯到過去,前因後果都懷疑一番;又或是懷疑身邊的其他人,猜度他們一舉一動的用心。總而言之,Once an idea has taken hold of the brain it’s almost impossible to eradicate…不是嗎?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其實也像inception一樣,你永遠無法驗證別人的用心。正如我說過,其實好像玩牌一樣,我們看到的,永遠只是別人丟在桌面上的牌,你永遠永遠,也無法看到別人的底牌。我常常有種感覺,人是那麼孤獨的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用自己的眼,自己的耳朵,自己的觸覺,自己的心去接受這個世界訊息,但永遠沒有人能夠完全明白你的感受,始終他們看到的,也只是你丟在桌上的牌而已,你又能強求什麼呢?

所以不要讓在身邊的人心裡植入懷疑的種子,那怕你就完完整整的暴露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因為懷疑,是一個idea,不止於一件事,也不止於一個人,resilient,highly contagious…

當然你也可以學主角,不再理會圖騰是否會掉下來,奔往你所希冀的人生的美好。

然而總會在某個夜裡,你又心癢難騷的拿出了你的圖騰;或是有一天,無意打開保險櫃,驀然發覺正旋轉不休的圖騰。

(這電影真他媽的變態!)

編按:

這篇文章刊登後一天, 有這麼一則新聞:

潛意識作祟 女子「癱瘓」20

【明報專訊】河北省阜城縣一名36歲女子,癱瘓臥20年,連翻身都要人幫忙。但家人無意中卻發現,她在無人在身旁時卻能站起來正常行走,事件讓家人恐懼莫名,村民更傳其「鬼附身」。有專家認為,該女子可能患有「病」,「潛意識裏不想站起來。」

無人在旁時 能正常行走

《燕趙都市報》報道,吳桂英13歲時突患怪病後癱瘓,生活不能自理,20多年來全靠家人照顧。2008年5月,照顧她的家姐吳桂令無意中發現,癱瘓在的妹妹,竟在屋內行走,吳桂令嚇得大叫一聲,吳桂英聽到叫聲,即時暈倒在地。

吳桂令表示,這是家人第2次看見妹妹下走路,而妹妹醒來後總是一臉迷茫,毫無所知。面對妹妹無人就會走、有人就癱瘓的病情,吳桂令很害怕,其女兒也因害怕搬到親戚家住。

家人日前帶吳桂英到上海治療,華師大心理諮詢師車界龍在短短4天中,綜合利用催眠、暗示等方法,讓臥20年的吳桂英奇蹟般站了起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