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的大家樂,偽善的我

在我日常生活裡,時常出現這種「道德認同」與「道德實踐」的分歧

聞知港人罷吃大家樂,心裡忐忑不已--基於道德原則,必須響應(我以為即使大家樂撤回決定,行動仍會持續?);在個人情感層面,我卻很懷念這間餐廳。群情洶湧,又怎好意思告訴我左傾的朋友,回港後我打算第一時間跑到大家樂吃它的滑蛋雞扒早餐?

反覆自省,發覺自己真是個相當膚淺的消費者。香港財閥為患,政府無能,小店面對極大困難。當我拿着三四十蚊,盤算着午餐該吃甚麼時,難道不是應捨棄利潤豐厚的連鎖店,選擇那些小本經營的館子?然而,很多時候,或因貪圖方便,或因不願冒險,或因習慣使然,最後還是幫襯那幾個熟悉的字號。

在我日常生活裡,時常出現這種「道德認同」與「道德實踐」的分歧:我重視動物權利,深知現代食品工業對禽畜造成的傷害,但我吃肉還是吃得津津有味;我擔心全球暖化,但當航空公司問,要不要多付一點,抵銷閣下旅程的碳排放呢?我總謝拒;我知道有機蔬菜對環境好一點,但我不會買,因為,大佬,貴好多呀!諸如此類。想像中的自己總比真實的來得大義凜然。

有時,這種落差不是源於個人滿足或錢銀上的考量,而是某些根深柢固或無從查考的觀念作怪。譬如,我支持同性戀,也同情香港及其他保守地區的同志所遭遇的境況。我認為他們跟異性戀者應該享有平等的權利,受到同等的尊重。但,不知怎地,當我在街上見到兩名男子卿卿我我,任我如何壓抑,心底裡始終覺得有一點點不對勁。

又例如,我相信人人生而平等,當然反對種族歧視。澳洲的原住民早在五萬年前已定居於此,卻被貪得無厭的歐洲人掠奪土地,殺戮流放,現今在此所謂「澳大利亞聯邦」反而變成「少數族裔」,生活條件比其他澳洲人都要差。他們難道不是最應得到體諒和善待的一群嗎?但,當我走近這些原住民,嗅到他們濃重的體味,目睹他們一些不符所謂「文明」的行徑,內心卻不無罪疚地感到厭惡。

近日,讀到一個名為「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的網誌,內容圍繞作者如何以看來微不足道的生活革命,抵抗香港地產商的壟斷。例如:節約用電,用每月省下來的錢換購旺角豪華戲院的戲票,支持老影院和港產片;光顧「佳寶」超市,抗衡惠康百佳;以單車代步,省下的車資「用來在小店購物、用來買一本詩集、用來買一張本地樂隊自資出版的唱片、用來幫襯手作仔」。

啊,真是愈讀愈慚愧。假如大家樂「明加實減」是一種偽善,那麼我這種滿口道德,實質犬儒的傢伙又算甚麼?理性上接受了某些道德價值,情感卻公然反抗,這可不是自我對自我的背叛?

Sammy Kwan

廣告

One thought on “偽善的大家樂,偽善的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