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角度看馬尼拉人質事件

這件事,還是有許多層次的。身不在港,容許我「冷血」在遠觀的位置分析。

不斷MSN的結果是發現,不在香港的朋友,雖然也傷心,但情緒普遍比較平靜(從Fb及MSN而言)。我把自己的看法告訴身在北京的某香港教授,她甚至說看報章的報導就像平常的國際新聞一樣,不過香港人還是會看看這篇報導;問過幾位在英國的友人,也同樣有用互聯網跟進事件,但的確還是沒有一種「現場感」。這就是我想說的。

甚麼是「現場感」?根據父母和女友直擊再致電給我的說法,和Fb上所見的言辭是很相似的:「像看電影」、「像911」、「悲劇」。這些詞語或感覺,其實牽引出更多互聯網上的論述。例如認為「像看電影」的,可能會以專家態度和「常人」的理性去質問為何菲律賓警方「沒有爆門」、「沒有狙擊」、「沒有裝備」;認為「像911」的就更奇了,那是比喻它成「國家大災難」還是「(第三世界攻擊第一世界的)恐怖活動」?

這種「現場感」,其實是從「直播」而來的。我不是說身在海外的人就特別冷漠,但昨晚的香港之所以獨特,並不是因為「旅遊巴事件死了七個人」這件事,而是因為全香港在黃金時間都在再現這件事。我們可以想像,如果這不是在黃金時間發生,大家都在上課工作;又或者,根本沒有電視直播,那可能就像海外港人看到的一樣:它是一宗從文字可見、國際間每天都發生的事。友人說:看直播之際,他在看《Guardian》,巴西有兩個青年被殺再拖屍示眾。

OK,看到直播就直播了,不能情緒激動嗎?這是沒有問題的。事實上,我昨晚用互聯網跟進之際,也很燥底,因為從父母女友口中聽到菲律賓警方彷彿比童子軍更屎。但轉過頭一想,我們以這種方式看到的影像,有沒有影響我們的判斷?又或者,即使不需判斷,我們的情感宣洩真的如此大條道理、充滿正義?冒犯點,港人被殺、失去雙親是否天下間最大的悲劇?是的,但有前題--我們要用雙眼見到。而這次,很不幸,有700萬人見到,見到一件每天都在第三甚至第一世界發生的事。如果這件事是發生在其它地方,或以其它方式其它時間呈現出來,我們是沒有感覺的。

當然,港人遇害被直播,當然是因為跟我們特別近,特別有感情,不能跟巴西青年被殺相提並論。但如果這種感情豐富到現在這個情況,的確是可怕的。女友說,她有學生說「沒人性的,抵菲律賓的女人讀完大學來做奴隸」;我看到的留言,有很多比這句過之而無不及。事實上,我表弟媽媽是菲律賓人,我絕對相信他回校會受到一定的欺凌。

上升到「種族」的層次,本身是一個問題。但更重要的,是這反映了我們的世界觀有何盲點。

想一下這件事怎樣發生:香港旅客到菲律賓旅遊被退休警察脅持殺害。這當然是一件意外,因為那警察可能只是隨便上一架車。但造成這件意外的空間得以形成,背後卻有一定的條件和結構:第一世界的人口流到第三世界旅遊。這代表什麼?這代表第一世界的人必須面對第三世界的文化,包括其風險,自然包括當地警方的文化和政權對人命價值的高低判斷,就像我們去非洲都要打定預防針、去阿富汗肯定要著避彈衣一樣。其實東南亞都算是第三世界,只不過大家去的是resort,feel唔到而已。

現在恐怖的是,我們不知道原來菲警這樣無能,無法保護resort外的真實世界。但為何無能?我們背後認為「有能」的是什麼?當然是第一世界的特擊隊形象了。我們在現實世界都沒有見過特擊隊,但看港產片看美國片看反恐宣傳片看軍事雜誌,我們知道「恐怖份子」都是在幾秒內被擊斃;打過wargame的,都知道戰術怎走;打過CS的,連應用什麼武器都知道了。只不過,我們全部都不是「菲律賓警察」。「菲律賓警察」是什麼?受菲律賓教育、訓練、武裝、文化教育的菲律賓人,面對一件不知道怎麼處理的事、一輪不知道怎樣打開的車。他們還許毫不專業,槍也不會拿,但在這個時間,為了維護第三世界唯一得以套利的旅遊業,為了國家冒死一試,去救那些一條人命都不能死的第一世界旅客、在700萬人甚至全球旅客都在觀看的直播事件之中代表國家的勇氣與果斷。最後失敗了,真的失敗嗎?「不夠專業」,可能只是香港人顧客至上的指責,看到幾份國際報章,都看不到相關報導。

我的確不是從「技術」的角度去看這件事。我知道「如果用XYZ彈」、「如果幾秒衝入去」、「如果不拖」,可能會有第二個結果。但歷史沒有如果。或者最值得問的「如果」,是「如果」D人一早唔係去菲律賓,係去美國,就肯定無事,因為有Delta Force。或者,「如果」菲律賓唔係第三世界,就好了。

真相是,我們或許都很傷心,看到一條條人命沒了,看到小孩沒有父母了。但轉過頭想,這件事被提升到這個程度,涉及種族仇恨與悲天憫人的程度,究竟是這件事真的可比911,還是我們根本不知道,世界其實每天都有911。還有比911更多更恐怖的事,只不過我們這個社會太過溫室,只見過NY與London stock market和英國遊學團的「國際」,未見過蘇丹東帝汶的「世界」,之後把事件無限放大,並指責菲傭和稍為沒有感覺的人太過冷血。傷心歸傷心,重人歸重人,以香港沙文主義的方式演繹,的確是要反思的。

Joseph Li

廣告

2 thoughts on “另一個角度看馬尼拉人質事件

  1. 您好,看畢此文想向筆者交流一下意見。首先認同筆者所提及到其實世界每刻都發生著類似911甚或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事,亦不同意那些遷怒於其他菲藉人士的言行。
    不過想回應一下第三段中提及對「像看電影」和「像911」的看法。從另一角度看,其實「像看電影」所表達未必只是分析情況,亦可能是表現一種難以置信/甚至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至於「像911」更偏向情感上的表達,而不是表面上事件嚴重性的相似。當年911亦是直播的,雖則是在晚上而不是黃金時段。那年身在「遠方」的香港群眾(包括我)體會到的除了為死傷者感到難過,亦感到這個年代的不安。腦海浮現的出問題「國際大都會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小小的香港又怎能有能力獨善其身?」這種不安的情緒都在侵食現代人的生活。經過多年,香港因有幸未曾有此等恐怖活動而逐漸淡化這不安感。但這次挾持事件卻掀起似曾相識的不安,有「多年後世界亦對突發事件手足無措」的潛在感覺。這種無力感可能是憤怒的其中一個隱侮原因,當然憤怒亦都是來自對菲警的處理手法存在疑問。(不能代表全部人,但至少是我的感覺)
    最後,純粹向筆者指出國際上是有報章/媒體亦都對菲警的手法提出疑問。
    (若有任何錯字或用詞不當,還望見諒。)
    Thx for your patien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