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平的說話權利

(刊於2010年7月14日《明報》)

民建聯《十八仝人》爭議冷卻後,大氣電波政治宣傳的討論暫停了。不過,一場「起錨騷」又令這議題佔到一部分報章版面。在政府不斷播放政府的宣傳片之際,民間人士欲向TVB購買時段播放反對政府方案的廣告,卻被指屬政治宣傳而遭拒。民主派不應讓政治宣傳權的爭論就此冷卻下來,應在政改爭議後對此加大力度施壓。

大眾媒體一直是大眾接收有關公共事務及政策的資料的重要渠道。相信很少人會認為,市民接收什麼資訊與大眾的政治取態沒有太大關係。有人可能會提出,就算他們接收到媒體的資訊,也不代表他們會受到影響,因為他們會自行分析。即使我們不理會媒體長期潛移默化的威力,我們也不能忽略其「議題設定」(agenda-setting)的作用,即是決定我們所關注什麼議題的能力。McCombs和Shaw在1972年發表了一項研究,發現在選舉時,媒體報道對選民對不同議題的關注度有一定影響(註1)。放回香港,例如高鐵事件時,傳媒作出所謂「80後」的報道,忽然整個香港都高度關注青年問題,但高鐵事件中再核心一點的議題,例如行政立法的高度不平等、政策諮詢的荒謬等等,很快就不獲注意了。說到底,我們日常生活討論什麼,以至政府要為什麼事回應,都很受到媒體影響。

為了更好的政策

在現行制度下,在野的政團根本難以透過大氣電波作政治宣傳,但政府卻可以肆無忌憚地用公帑去宣傳自己的觀點,影響市民取態。有人或者會提出,不同意政府者可透過報章等發聲,但這是不現實的,大氣電波仍然是大眾接收資訊的一個主要渠道。更重要的是,為什麼反對政府立場的團體,不能擁有公平的說話權利、爭取支持?

另一方面,現有制度亦令社會的關注點變得狹窄,上述的「議題設定」能力已幾乎被政府壟斷。例如,政府今次的宣傳重點一直是那個(沒有目標的)「前進」,但在不少民間人士提出區議會功能組別的內在問題下(註2),政府卻一直沒有回應,在缺乏宣傳渠道下,也不能在社會層面掀起相關討論。

一個更公平的政治宣傳平台,可令市民獲得更多不同政策立場的資訊,讓巿民對政策議題變得更消息靈通,這樣才能讓巿民對公共事務更熟悉,強化公民參與,一起改善政府施政。政治宣傳甚至可以讓政黨不受媒體立場限制,自由提出一些較少人想起的議題(例如同性戀者權益),令社會討論變得更多元。

拒絕不公平

我們必須認清一個事實——民間團體和政團相對於政府,在政治宣傳及爭取民意上是處於一個非常不公平的劣勢,而這劣勢更是與政策質素有很大關係。這個制度其實亦與政黨發展有重大關係。政改爭議後,民主派應該針對這個制度,向政府更大力度地施壓。

註1:McCombs, M. & Shaw, D. (1972). The agenda-setting function of mass media. Public Opinion Quarterly, 36(2), 176-187.
註2:可參考丁宏量先生在5月29日《明報》的〈區議會功能組別=盲人瞎馬〉。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