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民主還需實質內涵 ───讀Ethan Scheiner《Democracy Without Competition in Japan》

當下探討政改的文章,很多也是從策略的好壞、「誰出賣誰」而論,但如果沒有詳加分析政治制度改變後所造成的效果,我們又怎能找出當中的問題,為實現普選的路提供批判的方向呢?一直相信,談論民主實不應止於特首、立法會普選的層次,放眼外國,即使實行了民主制度的國家,同樣要面對制度不善所帶來的挑戰。

執政黨的優勢

這次介紹的書籍《Democracy Without Competition in Japan》,作者Ethan Scheiner便詳盡分析了日本的經驗。他的核心的關懷是:為甚麼日本實行民主達半世紀,自民黨仍可維持執政的地位?

固然今天的日本已實現政權交替,但政權交替並不代表問題消失。作者認為單論選舉制度的效果,並不足以解釋一黨獨大,他嘗試劃出一個惡性循環圖,指出政經關係才是確保執政黨獨大的起因:日本的財政奉行中央集權,有利執政黨以公職達成政治目的,小至提供就業機會,大至批出公共建設,使地區民心越來越穩。舉例說,當初大阪-東京新幹線建成後,政府多番考慮第二條新幹線的建造地點,時任首相的田中角榮最終執意興建上越新幹線,捨棄了東北部的經濟需要,原因便是上越是他的選區。如此類推,選民固然以選票報答,而執政黨亦繼續輸送利益,穩住已有票倉。

在野黨的積弱

如是者,在野黨既缺乏公職分配利益,更缺乏地區議席成為選舉時的樁腳,更難談與選民建立利益輸送關係,他們根本不在一條公平的起跑線上起跑。在鄉郊等貧窮地區,執政黨的利益隨時是維繫區內謀生本錢的來源,在野黨只能在城市依賴那些經濟獨立、支持意識形態的選票生存。

但更可惜,在野黨為了各自在政治市場分一杯羹,數十年來分裂不斷,以求謀取不同意識形態的選票,團結的在野黨從來沒有出現過。作者極力批評在野黨的愚昧:即使八十年代末自民黨總票數已無法取得過半,只能靠鄉郊的議席苟延殘喘,九三年更短暫出現政權交替,讓在野黨聯合執政,但他們一直沒有意識到這種政經關係的禍害,將自民黨與鄉郊的利益交換關係根除,錯失改革日本政治體制的良機。自民黨很快便回復執政,又維持政權十多年。

正視民主制度的優劣

作者作結時援引E.E. Schattschneider的一句話:「如果政黨政治缺乏競爭,就等如遞奪了人民的權力一樣,這信條更在一切之上。」缺乏競爭性的選舉,就如同褫奪了選民選擇的可能。故此,有質素的民主制度,應容許一定程度的競爭性存在。競爭性不僅是特首選舉獲得足夠提名般簡單,更牽涉社會經濟整全的影響。

在香港,儘管我們連民主政制標準也尚未達到,但卻不代表我們便可忽略代議政制的想像。而社經的影響、選區的大小、行政立法權力的多寡,是否爭取普選時同樣需要考慮的問題?常常聽見個別黨派壟斷地區活動撥款,以蛇宴、旅行等利益籠絡街坊,又或是在一單位登記七、八名不同姓氏的選民,我們是否有必要看清這些現象,分析對實踐民主是好是壞?只有意識到當下政治制度的種種利弊,我們才有足夠彈藥,面對政改後局面所面對的挑戰。僅以此書,推介給大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