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之後:香港民主運動的得與失

文:Stanley Chan
(經刪減版本刊於2010年6月25日《蘋果日報》)

民主黨的政改方案戲劇性地得到建制的支持並獲得通過後,政改爭議也會暫告一段落。也許冷靜下來後,我們應該問:這個方案和它所帶來的不同政治互動,到底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未來有何影響?筆者認為,我們可以以一個較為樂觀的態度去評估民主運動的未來形勢。

功能組別的合理化

民主黨方案最令筆者擔心的,是令參與功能組別的選民數目大大增加。有人當然會覺得奇怪:新增的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提名門檻應該不高,不會阻礙民主派參選,同時又有絕大部份香港市民能夠投票,不是更好嗎?

沒錯,這個方案的確是令民主成份增加,儘管民主派仍會在扭曲的制度下成為拿多數民意的少數派。但是,撇除民主派可能因新制度而令議席增加的疑似好處,其實這個制度會令功能組別的存在被合理化——簡單一點說,當所有選民都可在功能組別投票時,反對功能組別的聲音便會削弱了。如果閣下對香港政治稍為認識,當然會知道在區議會功能組別選舉的一票,與那些銀行界、漁農界選舉的一票相比,票值是細得多。但是,要把這個比較複雜的概念向市民大眾解釋、從而令他們理解,相信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大家還記得當初要向市民解釋「公投」是多麼的艱難嗎?),更諻論要動員他們起來反對。

民主派的短期分裂

另外一個弊處,就是民主派的短期分裂。今次政改後,社民連與其他民主派團體(特別是民主黨)基於意識形態、政治考量等而水火不容、互相口誅筆伐,相信令泛民各團體之間短期內難以合作。

不過,筆者相信這些都是一時的路線之爭,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因為泛民的不同派別始終有一個民主化和保護公民自由的共同目標。我們總不會認為民主黨會因為社民連的反對而支持廿三條吧?有人擔心民主黨會因為其方案被接納而「投共」,成為建制派的一員,但這個似乎不可能,因為民主黨(以及其他溫和民主派人士)仍然要顧及自己的選票。在民主派立法會選舉長期得到六成票數下,如果他們毅然「投共」,相信他們會失去大量選票之餘,也不會因此得到建制派的票。從理性選擇的角度分析,他們大部份都沒有脫離民主派的誘因。

泛民的正面改變

我們反而可以用另外一個角度去詮釋泛民內部的改變,就是泛民不同派別的分工更加清晰,互相直接競爭的機會反而較小。撇除街工、民協等較小型或只有地區性影響力的政團,社民連、公民黨、民主黨三黨可以互補不足,拉闊民主派的政治光譜。社民連能夠吸納社會上對建制和民主化進程最為不滿、或是無論思想或行動上都是最激進一翼的支持者。公民黨則在五區公投和余曾大辯都顯示出此黨(起碼在短至中期內)對民主化的堅持,卻又能吸引那些喜歡溫和手法的市民。畢竟,不是很多人可以接受社民連的作風(儘管筆者認為其作風根本是民主進程過慢的結果)。

至於民主黨則可以一洗所謂「反對黨」的標籤,對於溫和民主派、支持民主但又不想事事對抗的市民,應該會有很大吸引力。雖然民主黨幾乎肯定會失去較為激進一翼的票源,它卻可能因為這次方案的「功勞」而得到部份不滿民主派所謂「事事反對」的作風而又不想支持建制派人士的選民支持,開拓他們的票源,甚至有機會搶去一些投給葉劉淑儀、梁美芬、自由黨等等疑似中間派的票,變相擴大民主派在議會內的力量。

改革派和溫和派的合作先例

除了泛民不同派別有更清楚的分工和民主黨能更向中間派選民靠攏外,民主黨和普選聯亦在這次政改通過確立了改革派和溫和派合作的先例。自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開始,就有學者以政治過程來解釋民主化的成功,指出一個國家的民主過渡是要靠統治階級中的改革派(reformers)和民主派中的溫和派(moderates)成功壓過自己陣營中的強硬或激進派,互相合作達致民主。這次民主黨的方案得到通過,中間牽涉不少與統治階級(包括香港和中國政府)的溝通。樂觀一點去看的話,我們可以把此經驗視作改革派和溫和派合作的起步點,為日後的民主化鋪路。

不要把泛民的路線之爭升級

筆者相信,民主黨的方案獲得通過,長遠來說會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帶來好處。現在要做的,除了是想辦法令市民明白這個仍然是不民主、不公平的制度而要繼續抗爭外,就是寄望泛民各黨不要在短期內再有嚴重衝突,把一時路線之爭升級到不可逆轉的個人恩怨,影響日後的合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