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普選聯讓步

終極普選聯盟對特區政府開出最後的叫價:如果特區政府同意2012新增的區議會功能組別開放給全民普選,就會考慮支持方案。我懷疑普選聯成員是否忘記了他們組織名上「終極普選」四字。

在邁向真普選前,透過重組現有功能組別作為過渡安排,從來都不是「冇得傾」,但大前提保證最終的普選是徹底廢除功能組別,一個不留。因此,我一直認為是否支持政改方案的關鍵是有沒有明確的路線圖,有一個方案說明由現行制度走向終極普選(假設是2017特首和2020立法會)的每個步驟,則中途的政制如何安排,我真的不太介意,我最在意的始終是終點。未有終點的承諾前就胡亂向前走,是冒進。

回到普選聯的終極叫價。如果你是堅持「終極普選」,為何你現時開價聲言可以支持一個沒有路線圖的方案,尤其喬老爺剛剛才就「普選」二字提出了可怕的定義?敢問普選聯諸君,你們如何擔保政制如你的設想改變(我不想評論那是前進抑或倒退)了,會更快達到我們都想要的真普選(我相信你們仍然堅持真普選)?你們根本沒有擔保的能耐!

再回到普選聯的終極叫價。將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開放給全民普選,即是將全體337萬選民納入功能組別,擴闊了功能組別的整體選民基礎,但在沒有路線圖之下走出這一步,只會令將來徹底廢除功能組別的難度增加。

人所共知,功能組別有兩大弊端:選舉權不平等和票值不平等(我假設大家都明白兩者是甚麼)。普選聯的方案只令人人都成為功能組別的選民,沒有解決票值不平等的問題,黃宜弘依然在中華總商會安枕無憂,李國寶依然三點不露。可是,當我們將來再次舉起「廢除功能組別特權」的旗幟時,既得利益者可以振振有詞地問:「你冇份選功能組別咩?」我們會當堂語塞。

當我們在坊間宣傳功能組別如何不義時,單單解釋「20萬 vs 337萬」已經要廢盡九牛二虎之力,試問解釋「337萬 vs 337萬,但票值不平等」的難度要高多少?屆時,由於「人人都有功能組別」已成為表面上的客觀現象,我們就更難向功能組別特權開火。

我重申,我由始至終都相信普選聯諸君不是「投共」,但我真的不明白為何你們要開出一個表面上走前一步,但弄得將來更寸步難行的叫價。我明白,沒有人想原地踏步,但如果那是沒有方向的「向前走」,何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