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商台風波重燃對政黨法的討論

商業電台向民建聯出售共72小時的深宵節目時段,讓後者力捧的新星參與新節目《十八仝人愛落區》,據報涉及金額約為五十萬至七十萬元。事件引起極大爭議,有人批評此舉會令傳媒失去中立性、向錢看,此類政治廣告或政黨宣傳節目贊助應被禁止。很明顯,今次商台和民建聯的處理手法以至整個政治宣傳規管制度都有很多不同的問題,但我們不應因此而認為大氣電波應與政治盡量隔絕;反而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重新考慮如何以政黨法把大氣電波的政治宣傳規範化,並協助政黨發展。

大眾媒體的特質

要了解為何商台今次的處理手法並不妥當,我們就應先了解大眾媒體(mass media)的一些特質。大眾媒體,包括收音機、電視、報紙、互聯網等等一直是巿民大眾接收各類資訊,包括有關公共事務及政策的資料的重要渠道。筆者相信很少人會否認,巿民接收甚麼資訊與輿論或大眾的政治取態沒有太大關係。例如,很多人會提到像中國和北韓這類自由度低的國家內,國家機器對大氣電波以至整個大眾媒體牢牢控制,就是為了引導大眾想法,方便管治。

有人可能會提出,就算他們接收到媒體的資訊(例如社評、電台節目主持的言論、甚至是筆者的拙作),也不代表他們的取態會受到影響,因為他們會自行消化資訊和作出分析。即使我們不理會媒體長期潛移默化的威力,而接受「大眾媒體不能完全控制巿民的取態」的觀點,我們也不能忽略其「議題設定」(agenda-setting)的作用。所謂議題設定,即是決定到底我們所關注的議題是甚麼。McCombs和Shaw在1972年發了一項研究,結果發現在1968年美國總統選舉時,媒體報導對北卡羅來納州教堂山的選民對不同議題的關注度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1]。放回近期的香港,我們也可感受到媒體如何影響巿民關注甚麼,例如前陣子高鐵事件時,傳媒作出鋪天蓋地式有關所謂「八十後」的報導,忽然整個香港都非常高度關注青少年問題,但高鐵事件中再核心一點的議題,例如行政立法關係的高度不平等(立法會在審議過程中並不能從行政機關得到足夠資料)、現行政策諮詢的荒謬(尤以政府在茶餐廳諮詢大角咀受影響居民的態度為甚)等等,很快就不獲注意了。說到底,我們日常生活討論甚麼,以至隨後政府要為甚麼事項回應巿民,都很受到媒體的影響。

誰控制了大眾媒體?

從這裡,我們可以見到大眾媒體並不單單是屬於電台、電視台、報館等機構的私人空間,反而是一項重要的公共資源,用作影響社會輿論以至公共政策決定。正是因為這樣,有不少論者會認為,有能力控制傳媒的,都會想盡辦法搶佔傳媒空間。傾向馬克思學派的學者會認為,傳媒其實是由資本家和資產階級控制,發放有利資本主義制度的資訊,從而保障整個資產階級的利益。例如Chomsky和Herman在他們發表的著名作品Manufacturing Consent中提出「宣傳模型」(propaganda model)的理論 [2],指出媒體會為了媒體擁有者的利益、廣告收入、與消息人士的關係等五個因素而作出有偏見的新聞報道。以廣告收入為例,由於這收入是商業媒體的主要資金來源之一,這媒體的新聞報道或其他節目都會受到買入廣告時段的人士或機構的利益立場影響,作出有利該些人士或機構的報道或節目。

商台和民建聯的問題

大家或許會認為這是無可避免的:畢竟在資本主義社會下,較有財力的總會有較多優勢。但這可不能成為我們證成(justify)這制度的理由。特別是連建制派都說香港人其實是要求一個公平的制度時(實際是否這樣則不得而知),我們不應助長「有財力就有政治宣傳機會」的風氣。這次商台與民建聯的合作,令筆者想到兩個問題:(一)是否有財力的政團就值得獲取更多的宣傳機會,而忽略這些團體所提倡的並不是一件私人消費品,而是影響社會的公共政策?對筆者來說,答案明顯是否定的,因為如此一來,社會輿論更易被有權力、資源較多的人士控制,公共政策或多或少會更傾向他們,而非無權(選票)無勢的普羅大眾;(二)商台會否為了與民建聯往後的合作關係和所帶來的商業利益,而調整新聞和時事節目的立場?這個問題就是一眾社會人士不滿今次商台和民建聯的生意的主因之一。

政治宣傳不是洪水猛獸

有些論者因此會認為我們應該繼續禁止政黨在大氣電波中作政治宣傳。但是,筆者認為我們不應因為現成的媒體結構而忽略它的作用。政黨的政治宣傳,不一定是一件壞事。

首先,香港的政黨和政團總是給人一種沒作為、只是有破壞無建設的印象。這當然與香港宏觀的政治體制,例如立法會權力小、巿政局和區域巿政局被廢等原因有莫大關係,但筆者今次想集中在宣傳機會這方面。如果政黨能夠在大氣電波中宣傳自己對不同政策的見解,而不是像現在局限在一小段新聞報道(而且政黨還不能控制報道的內容)、報紙論壇版、或選舉時才可能會有的選舉論壇等等,就可以讓巿民大眾更清楚其實不同政黨都有為公共政策作出努力,而非只是「無野做搞亂檔」。政黨能夠得到更多巿民的支持,才能健康地發展下去。

此外,政治宣傳也可令巿民獲得更多有關不同政策的資料,以及不同立場的理據,能夠讓巿民對政策議題變得更消息靈通(more informed),這樣才能讓巿民對香港的公共事務更熟悉,強化公民參與。這樣讓不同政黨自由地表達不同的意見,總好過現在我們只能看(聽)見一個無民意授權的政府的政治廣告(例如宣傳政改方案的宣傳片∕聲帶)。政治宣傳甚至可以讓政黨不受媒體立場限制,自由提出一些較少人想起的議題(例如同性戀者的權益),令社會的討論變得更多元。

政黨法的作用

由此可見,大眾媒體,包括仍有很大影響力的大氣電波,其實是一把雙刃劍,關鍵在於我們怎樣讓其發揮作用的同時,避免了不公平的問題。因此,筆者認為我們應重燃有關政黨法的討論,讓政黨可以公平地作政治宣傳。例如我們可以在政黨註冊後,每星期安排一些時間讓註冊政黨免費得到若干宣傳時間,而不同政黨的可根據每屆立法會選舉的所得的地區直選票數而獲分配不同的宣傳時間,以好好利用珍貴的大氣電波時間。又或者,政府可以跟據上述地區直選票數向不同政黨提供不同份量的財政資助,同時開放大氣電波讓註冊政黨可以作不長於某個時數的廣告,宣傳自己的政策提議。這些做法,既能令政黨能發揚自己的理念,也在一定程度上緩和了上述討論過的「誰控制了媒體」的問題。

政黨法如何規管政治宣傳的方法還有很多,筆者也只能提出些少建議。當然,政黨法的內容不限於政治宣傳,還包括政黨財政來源、甚至黨內運作的規管。希望今次的商台風波,能從政治宣傳的角度認識政黨法的作用,再展開討論,以協助香港的政黨以至政治人材發展。

Stanley 斯坦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