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公投的一次討論

之前某群組內的一篇討論,本來516前想寫一篇,但事忙擱下了。後來寫著寫著就愈來愈長。就當是一點感言和思考吧,立此存照。下文對原來的討論有一點修改。

by 基斯

==================================================

我的看法和諾有些相似。不過與其說是因為香港人「不配有民主」(facebook上circulate的某文的講法),我比較覺得最大的問題是這次運動,其實很脫離群眾。

其實我的觀察是和諾差不多,雖然昨天身處的街站已經算是反應很好的一群。我所指的脫離群眾的意思是,有很多好像對我們是不證自明的東西、顯淺易明的道理,其實他­人並不能明白。至少,昨天的百分之十七以外的人不明白。我並不是因此對我們所想的很多公平、正義、民主之類的原理有錯,甚至也不是對香港現時民主和社會面對的局­勢分析有錯,而是,其他人不明白,而且這些人不是少數。更有甚者,他們不是沒有意見,而是和我們的結論相反: 否則簡單去樓下投一票有多難? 又不是去遊行。

但我們便可以因為我們的理念是對,因此就定性不理解以至反對的就是錯的嗎? 這理念和群眾認知上的落差,才是我最困惑的地方。尤其是,這次的理論一點也不深: 向大眾宣傳的版本,已經淺薄到一個地步,基本就是說功能組別搞到政府搞不了民生,一人一票又是人權,而功能組別又很多是沒有人選出來的。即係,咩都屈落冇普選度。很多一般人以為很深的經­濟民主直接民主基本上是可以跳過的。

而其實我們對他們為什麼會反對,又或者反對的人事實上在想甚麼,原來都沒有好好的理解和掌握,或至少是我並沒有好好掌握,在我所能接收到不同圈子內的不同資訊都­沒有很好的想過這問題,彷彿我們所堅持的,真的是「常識」,反對者只有兩種: 不明真相等待啟蒙或邪惡。剛剛就在facebook見到,友人說他支持民主但不想去投票,人們立即就是反問: 不如你畀個唔去投票的理由我丫。我的經驗是,似乎涉及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很多時候即使本來是好朋友的人都不能好好對話。我不是說提問的人有責任,甚至未必是問錯­問題,可能是真的很真心想問,但我困惑的總是為什麼總是不能好好對話? 是甚麼的感受令到問者和被問者都很難有可以互相理解的對話? 這,又是不是指責一方太惡/ 一方太保守小氣可以解決到?

但我又發現,隨著運動的推展,異議者就是反對者: 因為任何的異議,都會是反對者的彈藥,用來進一步削弱運動者的群眾基礎 (中間游離的一群),甚至是運動者內部的士氣
(因為動搖了一直以來所行策略的合法性),而問題是,如果運動最終失敗,我們其實分不清,到底是策略失誤一開始就走錯了,還是不過是信心不足士氣不夠因而被對手­反動員。每個參與者都面臨選擇: 有你一分力,現時的策略就會多一分成功的機會; 你一質疑,運動者就要花心力回應,你的不參與本身就會令運動少了一分成功的機會。這是一個異議者很被動的格局。

回到群眾的問題。我會認為,很可能就是因為這種格局,我們其實很難會有一種體諒異議者的心境去理解群眾。我們的心態是: 真理在我手,接下來的工作只是如何說服,但我們都沒有一個好的心態真的由頭聽起異議者甚至反對者的看法,甚至嘗試為他們的想法辯護,為他們想不清因而講不清而出­現破綻的想法找一個更好的講法–我們都只會由此而入直至將對手打至體無完膚。用這種心態的話,其實「群眾」這東西是不存在的。他們要嘛是友、要嘛是敵,要嘛就­是被說服的一群,而我們的抗爭並不是來自群眾,而是理念。

當然可以反駁的是: 公投不就是最群眾的東西嗎,你可以支持可以反對嘛,沒有人強迫你嘛。但問題是,群眾只能選擇我們–這次我們我指的是我們和建制派– 我們派給他們的選擇,要嘛A,要嘛B,而我們認為世界上是不存在C或其他的。選擇並不是來自群眾的。這並不是說,群眾就一定對。打個比喻: 一個媽媽為了小孩子好,給他兩個下課後的選擇: 要嘛補習,要嘛上興趣班,但小孩子其實只想hea。媽媽要做的,是說「我尊重了你啦,你兩樣中隨便選一個吧」嗎? 還是,更好的做法,是多花時間陪小孩子hea,想想他其實所謂的hea是想做甚麼,再慢慢引導?

我於是這樣想: 是不是其實公投的方向一開始就有這個風險呢? 一旦走了公投這條路,我們就注定很難由群眾出發,又或者更準確的說 (免得說我把自己代表群眾),注定很難由異議者和反對者出發? 我們一開始,就只是走了一條鞏固本來已是「我們這一邊」的,打擊「不是我們這邊」的人的道路,或走入了這個運動框架?

但我又得反省: 這所謂的另一條路似乎很難走,甚至如何走一條由異議者角度出發的運動的路線,我也沒有任何概念。簡單一句: 普選聯又好深入群眾嗎? 談判又好群眾嗎? 又不見得。

我們一直都以為公投是很群眾的,但原來可能並不。如果這次失敗可以令我們從新思考群眾的問題,新時代的民主運動的前路也許並不灰暗,如果本身就是錯,從新來根本­沒有問題; 如果的確有些甚麼我們的確忽視了的,慘敗過後可以從新來過去由根本修正問題,也許走了彎路,但也是有價值的。因此其實我很反感認為這次運動「成功了」的看法。我­自然明白這場輿論戰要打的原因,所謂輸人也不能輸陣,不能先輸士氣。但,我們是不是到現時還要停留在這種運動邏輯? 其實,此時此刻,認輸、認錯、反思,又是不是那麼難,又是不是真的只會被人落井下石? 這我就很質疑了。我也很反感說這次運動「新」: 這些運動邏輯、運動的限制,我們又真的很陌生嗎?

廣告

4 thoughts on “有關公投的一次討論

  1. 抗爭來自群眾與來自理念真的是兩件不同的事嗎? 社會運動不是以理念在群眾間產生共鳴繼而令他們行動嗎?

    另一個引伸的問題是, 我們說的群眾是怎麼的一群群眾? 是否真的的想有民主政制? 還是他們不理解現在爭取民主的逼切性? 還是他們知道箇中逼近性, 只是不認同協商與公投兩種手法?

    第三個問題是如何在516之後反省公投這個理念孰優孰劣? 公投這策略特質是什麼? 日後民主運動應繼續維持這特質嗎? 如應, 如何另公眾更易理解?

  2. The instigators of this referendum had not created a resonance with the people. They want the people to understand the why, but not spend time to explain through channels that the people have access too, or preferred, and not in a way that is understandable to the people. The instigators are too busy infuriate potential friends. Instead of making potential friends their supporters, they insisted on making them enemies.

    And now the referendum is over. The blame game started: Blame it on the people, blame it on the enemy they made on purpose. And, in their spare time, blame it on their long time and real enemies.

    If the people don’t want democracy, or don’t know they need democracy, or don’t understand the threat to democracy, it is to pro-democracy people to tell them why, tell them how, and tell them what, in a way that these people can understand, willing to listen, have the ability to listen. Any failure in doing so is the instigators fault, never the constituents.

    HK pro-democracy people really have to take polisci 101 and comm 101.

    • “If the people don’t want democracy, or don’t know they need democracy, or don’t understand the threat to democracy, it is to pro-democracy people to tell them why, tell them how, and tell them what, in a way that these people can understand, willing to listen, have the ability to listen. Any failure in doing so is the instigators fault, never the constituents"

      but i just think if the mass is that spoon-feed, relying solely by the democrats for understanding the need of democracy, is it already a problem? Does this phenomenon implies that many people do not think the status quo without the democratic system is problematic?

      I personally think for the sake of success of any social movement, the mass should basically be a bit conscious of the social problems, and with their understandings of the problem deepened by the organizers, and participate for aspiring for changes via the campaigns organized by social movement organizers.

  3. 雖然我沒有直接參與五區公投運動, 不過, 當結果變成這樣時, 也不禁有點失落.

    chris 說這次運動其實很脫離群眾. 反過來說, 我覺得是群眾很脫離這次運動. 巧合之下, 我最近在看一些香港社會運動和公民社會的書, 發現
    其實香港人一直也不願意參加群體活動, 他們可能會看報紙, 大約了解一下在發生什麼事, 但要他們出來, 行動, 表態則是很困難的. 這跟馬嶽在
    FB文章中所說的經驗很似. 從80年代開始, 一直就是一小部份努力爭取民主, 大眾其實也不太關心的, 更不要說事成之後他們會說一聲多謝.

    而且, chris 說的那個"群眾脫離" 的問題, 也是香港攪團體及政黨一直的問題. 很難想像, 我們時常在報紙和街上見到的政黨, 可能他們的
    黨員數只有全香港百萬份之一, 可能連一個劉德華fans club 也不如, 要直接跟市民溝通讓他們了解一下政策的內容而缺乏一些中間組織, 我看
    是很困難的.

    對於大部份香港人來說, 他們不會採取一種共和主義的立場, 認為參與本身是構成美好人生的必要部份. 我認為, 對他們來說, 投票, 抗議, 民主
    都只是一種手段, 最終要達至的, 是"有錢", 而不是民主帶來的自尊. 這種想法在這次公投運動的主流意見很清楚: “作為市民的我不要你們政黨給
    我的一張選票, 我只要追究你們浪費了我那1億6千萬." 所以, 他們會發聲, 但只有當自己的利益受到嚴重的傷害時. 民主是長足增長還是倒退,
    是沒有所謂的. (現在回想, 當年03年7.1 大遊行時的確不是所有人也因為反對23條而出來的. 唔知有沒有人做過研究, 到底他們出來的動機是
    什麼呢…)

    雖然連馬嶽也說不應怪民眾, 不過, 由80年代開始到現在30年都差不多到了. 以人口來計, 現在中年事業有成的, 就是當年20多歲的年青
    人, 他們如果現前是支持民主的, 那現在人口中應該只有更多而非更少人支持民主. 以經驗來看, 香港在30年內經歷了很多大事, 我們也見證著89
    年的慘案. 難道多年對極權的不滿和對民主的實驗, 真的沒有給大眾一點教訓和學習的機會? 香港的民主為何沒有如Rustow 所言, 透過實踐而得
    到強化?

    這次公投之後, 我真的對香港人很失望. 除了跟利益有關之外, 到底他們認為為什麼要參與政治? 每當我聽到一聲 “d 議員好無聊, 自己辭職又
    再去選, 浪費公帑" 的時候, 我不禁要反問一聲, “連你也不會甘傻自己無端端放棄6萬幾既工之後去賭一鋪, 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我覺得馬嶽的問題"what will work" 實在很好! 因為, 這的確是所有不想移民別國而留在香港爭取民主的人要繼續努力地思考的問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