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 VS 投票意欲

有了"國家", “政府" 這些玩意以後, 自由就不是理所當然的事, 而是可有可無的事.

若然一個人選擇沈默, 那就不要在失去自由時有任何埋怨

總是有點不明白, 為何連投票這麼一種自由公民可以做的事也可以被妖魔化,

我他媽的不管這是"公投"的投票, 還是"正式"的投票,

總要分清:

你支持誰, 或誰也不支持是一回事, 你投不投票是另一回事, 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

也許, 這解釋了為什麼在新加坡選舉時不投票是犯法行為.

你誰也不支持, 那就投白票, 在票上寫粗口, 情書, 小說, 傳記, 不也就成了嗎? 為什麼不去投票?

一個人的權利, 不是給予, 而是爭取; 愈多人爭取, 愈有可能有權利這玩意. 因為"國家""政府"可以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如果社會選擇沈默.

到了柬埔寨集中營以後有感


沒有民主,港人「抵死」?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黃偉豪

2007-08-16《明報》A31


這可能是一篇得罪所有香港人的文章。

曾有人說過,有什麼的顧客,便有什麼的服務,如果服務不好,顧客可以把不滿向管理層反映,要求盡快改善,或停用該公司的服務。以上的道理,說明了公司和顧客的身分是互動的,公司的服務不佳,除了公司的管理層要負上責任之外,顧客本身也責無旁貸,要為容忍和接受差的服務而負上責任,換句話說,差的顧客得到差的服務是活該的。

同樣道理也可以套用在政府與人民的關係之上,有什麼的人民,便有什麼的政府。香港的政制長期停滯不前,除了中央高度干預之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市民甘願接受或容忍一個不民主的政府的合理結果。

港人爭取民主作過多少貢獻?

在國際的經驗上,民主從來不是恩賜的,要當權者主動放棄權力是妙想天開的事情。沒有經過爭取而得到的民主,也往往得不到人民的珍惜和重視,因而變得反覆、不穩定,甚至是短暫的。

歸納世界各國成功民主化的經驗,要成功向當權者爭取權力,方法通常只有一個,就是加大他的管治成本,使他明白只有採用一個民主的政制,才可得到有效的管治。但當香港民主運動對當權者的最有效武器,也只是一年一度的七一遊行,一切以和平有序秩的方式來進行,以不影響香港營商環境為大前提,它對當權者所給與的壓力自然有限,對香港管治的衝擊,甚至比紮鐵工人的工業行動更細。

從香港的歷史角度來看,我們甚至有足夠理由去懷疑,香港人是否真的有能力去組織自己,成功向當權者爭取自己的訴求。六七暴動是港英管治的轉捩點,使它走向更開明的善治。但歷史的分析多把六七暴動定論為「左仔搞亂香港」,亦即當年的北京在幕後有一定角色。而80 年代的民主化也主要由英國人賜與。多年來,香港人究竟成功爭取過什麼?不需要努力爭取,便得到了現有的自由和權利,到頭來,是香港人的福氣,還是詛咒?

當我們投訴我們的政府如何不是,香港遲遲未有民主的時候,我們應深切地反省一下,自己是否值得享有一個更佳的政府?

已故美國總統甘乃迪有一句名言,就是「不要問國家可以給予你什麼,要問你可以對國家作出什麼貢獻」。在香港爭取民主化的路途上,我們應該問的亦不是香港何時有民主,而是香港人自己為爭取香港的民主,作出過多少貢獻?

投票率17.1%破底

公社黨稱滿意

【明報專訊】立法會5區補選昨日結束,公民黨及社民連推動了10個月的「5區公投」,最終投票率只有17.1%(投票人數57.9萬),是2008年選舉45.2%投票率的四成,更是回歸以來立法會選舉及補選新低,有學者形容「公投」成績欠佳,證明市民不接受這個概念。但兩黨堅稱滿意結果,5區公投運動總發言人余若薇拒絕承認「公投」失敗;社民連黃毓民更說無論結果如何,都會把抗爭升級,發動市民包圍立法會,重返議會後必定會反對政改方案。

5名辭職議員高票當選

今日凌晨1時40分公布首個點票結果,社民連梁國雄以108,927票在新界東勝出,其後4名辭職議員亦高票當選。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在總結選舉時指出,今次補選投票率是特區政府歷次選舉中最低的一次,從而看到市民對「公投運動」支持程度「比較低」。他強調,政府已做應做的宣傳,認為毋須為這次低投票率負責。

另外,根據香港研究協會的票站調查顯示,5區辭職議員的當選機會都極大,惟九龍西黃毓民的得票率只得63.3%,對手白韻琴則有17.9%,而昨午亦一度傳出建制派動員支持白韻琴。另外,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亦發現昨日投票的市民,有50%是為了「盡公民責任」,為支持5區「公投」的只有11%(見表)。

半數投票者 為盡公民責任

今次補選投票率為17.1%,有57.9萬市民投票。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學術統籌宋立功指出,若扣除其他候選人的得票、廢票及白票數目,估計兩黨最終得票是總票數的75%。以今次投票率計算,5名辭職議員的總得票約43.4萬,僅稍稍高於公、社兩黨於08年選舉的36萬總票數。若以整個泛民陣營獲得的87.2萬計算,今次補選更只取得一半泛民支持。

余若薇﹕京要回應 譚耀宗籲撐政改

公民黨黨魁余若薇承認投票率低,但表示滿意結果,拒絕承認「公投」失敗,認為今次是繼03年7.1遊行後的民主派最大規模動員,中央有需要就此回應。社民連黃毓民亦說不計較投票率,表示有60萬市民出來投票,特區政府就需要交代;另一成員陳偉業認為「公投」失敗是港人的責任,「這次運動需要香港人自行選擇是否投票,難道要我剖腹?」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認為,投票率低證明公社兩黨的「5區請辭,變相公投」失敗,也反映市民認為是浪費公帑,呼籲兩黨支持政改方案。

在政府及建制派杯葛、市民對「公投」反應冷淡下,昨日的選舉氣氛是歷年最慘淡。本報記者於早上9至12時半到山頂德瑞國際學校觀察投票情,3個半小時內只有40多人往投票,場面冷清。

5名辭職議員昨全天候盡力拉票,仍未能增添選民的投票意欲,即使「洗酒樓」、企街站,都不時遭到拒絕甚至指罵,有市民索性張開報紙擋開拉票者。只有民主派重量級人馬如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李柱銘坐鎮時,才增添零星的選舉氣氛。

對於選情冷淡,李柱銘歸咎特區政府要負全責,因為曾班子帶頭不投票,加上頻以小動作打壓選舉,都對市民有影響力。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強調,今次補選原本可以避免,社會主流意見亦不支持5區請辭及補選,政府已依法舉行補選。

學者﹕港人未接受「公投」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認為,昨日投票率與兩黨當初評估直如南轅北轍,是因為兩黨期望太高,錯估市民對「公投」運動的反應,結果把自己推向進退不得的位置。他稱今次選舉看到港人仍未能接受「公投」,不能說服他們「投議題不投人」,「你看5區中投票率最高的是九龍西,也正因為是有『人』對決,才能谷高投票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