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禮‧唐英年‧水果店

文:范記路人

梁文道先生說得對,香港像是封閉而遙遠的農村。農村裡倫理關係是最重要的,故此當大家參與畢業禮時,對司長首長以致整個禮儀一定要倍加尊重。兩年前,中大因為頒授榮譽博士學位給董建華而遭受激烈抗議,兩年後,哪怕當事人換成唐英年,儘管我對他們的施政都很不滿,可是若果不尊重典禮的莊嚴,別人便會指責我不尊重,村民/村民子女的畢業快樂回憶便被破壞了,學校與權貴交易,我又有甚麼法子呢!這是不少反對示威者衝擊畢業禮的理由。

可是香港人又總覺得心裡有點不服氣。兩年前的典禮,家長指罵著示威學生,學生的橫額被與會者奪去,示威者彷彿是千古罪人。同樣的頒發榮譽博士,兩年後所看見的整幅圖像卻截然不同,即使我們仍能聽見畢業禮需要被尊重的聲音,但已不能再於媒體上找到更多對示威者的批評。相反,在唐英年接受曾蔭權授予學位的一刻,雖然有人鼓掌,但同時場內的噓聲此起彼落,示威者衝到台上時,更聽見幾聲歡呼,幾位學生脫下畢業袍站起來顯示反對標語時,不再被人拉下來,後排大批的家長卻站了起來,不是為恭賀唐英年成為博士的一刻,而是想看看這些標語上面寫的是甚麼。筆者站在場地後方,只聽見身旁的一名畢業女兒跟父母行將出來:「趁他們頒獎,我們出去拍照吧。」

這種反響,不可能是那種農村心態忽然改變過來,但參與者在那麼強調尊重的場合下甘願破除規範表達不滿,定必其來有因。同樣頒授榮譽博士,卻有此分別,在於整體的社會環境已經大大不同。董建華雖滿受指責而下台,儘管港人覺得其施政如何不善,他也盡了其所能,對他仍有幾分諒解;然而曾班子在這兩年來尚無法扭轉香港的結構性問題,新一代仍然在高地價政策下無法置業,貧富懸殊仍在領匯、拖延復建居屋下加劇,若你是典禮中的家長及畢業生,不少已欠下學資處纍纍貸款,為工作煩惱,看見一個只關注香港能否成為紅酒中心的高官受勳,並將成為參選下屆特首的政治資本,會有甚麼感想呢?

畢業禮的微觀政治,多少反映著香港的政治已起了變化。校方公然宣稱獲獎是因為他在中大捐款,並將污穢的政治交易印在場刊上,正是當下官商勾結的寫照。為了令粵港通車快十分鐘,政府便要花六百多億興建高鐵,民主政制一再拖延,我們何曾有權力對這些事說不,那些不滿的聲音,是市民對當下困局的不滿與醒覺,儘管那聲音是如何的微不足道。

這讓我想起一個發生在極權下捷克的小故事,一家水果店門前貼著「全世界的工人聯合起來」的橫額,因為店東知道若果不貼的話,便會被人指責不忠,成為被批鬥的對象。但他明明知道張貼的目的,不過是遵守社會大環境的規矩,避免找上麻煩而已。筆者猜想,畢業禮的觀眾亦相類似,他們可能本質上並不覺得頒授榮譽博士給唐英年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與衝擊者不同的是,他們只不過礙於服從那表面的體統,一方面拍手虛應故事,同時暗呼噓聲表達不滿。

那故事出自捷克前總統哈維爾,他想向大家表示,設想水果店經理有天忍受不了謊言而把口號撕去,若果大家像經理一樣從謊言走回現實中生活的話,這種不民主的統治模式便受到很大挑戰。後極權社會表面和諧的基礎便是建立在這種謊言政治上,明明誰都知道榮譽法學博士的頒發是不應份的,可是誰都覺得尊重最重要。當天一邊拍手一邊表達不滿的參與者,其實已下意識站在示威者一方,點破了國王沒有穿新衣的事實,那麼,這種尊重還能建立在甚麼理由上呢?

哈維爾補充,當人民醒覺不應再活在謊言之中,以真實回應強權,便開始掌握「無權力者的權力」。現行政制無法妥善處理社會經濟狀況的困境下,在公開場合向高官發洩民怨的狀況只會越來越多,連觀賞東亞足球決賽時也有觀眾一邊打氣一邊要求特首普選,市民已醒覺不進行進一步的政制改革,誰管治都沒有希望。政府若不付出誠意開放政制,挑戰只會越來越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