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港經濟論

早前參加一貿發局之經濟論壇,名為「為香港前途把脈」,主講嘉賓為陳南祿。 有見社會上一眾唱淡香港前途的聲音,甚麼邊緣化、步威尼斯後塵、逐步喪失優勢、被中國多個城市迎頭趕上等,論壇之目的顯而易見,一則集思廣益探討香港前程,二則宣傳貿發局,我亦有幸作為座上客之一,近距離接觸這太古華人大班。

陳南祿之空港經濟論

在此想探討一下陳南祿對香港前程之論調 – 空港經濟論。他指出,無論古今,一個發達的大城市,必然為當初的交通樞紐,長安、羅馬、威尼斯,直今未聽過他們的人口政策何如,文化政策何如,唯有一點,它們都是城市間的交通樞紐。現今之交通主流為何?飛機。因而一語道破,香港有一萬件事可以做,但只要先搞好航空業,其他自然應運而生。

交通樞紐並非人人能做。他的presentation skills與manipulation of data簡直一流,先指出「香港4小時航程以內覆蓋接近整個亞太區」,繼而指出「這些國家總計有著世界上一半人口」,如此龐大的市場,於未來大有所為。如是者,交通頻繁則商務、旅遊、轉機、消費等等應運而生。

我大膽幫他推多一步,需求決定供應之下,很多產業如旅遊業、酒店業、零售業等等將自行復興,舒緩失業,而不需政府泵水,因為航空業正為tipping point。 他又舉出一個例子:法蘭克福。他曾問友人到法蘭克福應到甚麼地方遊玩,友人說,不要到法蘭克福了,那是世界上最沉悶的城市。那為何法蘭克福能成為一個舉世知名的大城市?就是因為他的航空業出色,法蘭克福機場乃是全世界最繁忙,流量最高的機場之一。因此香港要有出路,當務之急,乃是要搞好航空業,創造更具競爭力的航空業,資助航空公司、擴建機場、等等。 不愧是「日理萬機」的陳老闆,連出席經濟論壇也不忘賣廣告。

原先,受到楊汝萬教授和郭國全先生暗指其「角度窄」,我也以為陳南祿是存心騎劫論壇,但之後回家細想,又覺得好像有點道理。

出發點有異

陳南祿作為商人而非學者,講的是很實在的策略。學者看的是全局,要考慮硬件軟件、文化差異、世界經濟、本土民生等等,闊是夠闊,但對普通人來說,聽完以後只覺頭昏腦脹,因素之多,實非正常市民能分析。陳南祿的出發點,則是抓緊一點,以航空對本港之重要性說起。雖然推論極為粗疏,但在執行上,其實他的建議最為言之有物。總的來說,他採取的根本不是一個學術的討論方式,而是商人在商言商,講critical factor,講應運以生。

資源分配之問題

香港有一萬件事可以做,創意產業、醫療旅遊、物流中心、 結算中心等等,每一件事都足以令政府注資數百億付諸實行,每一個產業都有各自的actors和institutions,但我們需要的其實很簡單 – 錢。一鋪麻雀,你不論做萬子筒子索子,食得出的就是一鋪牌,就是錢。窄未必不好,窄而有效,是為一矢中的。 因此,判斷陳南祿是否真的騎劫了大會,問題的癥結就在於他的「空港經濟論」是否確實存在,以及在香港能否「照辦煮碗」。

法蘭克福的空港式經濟

業界其實一直以法蘭克福作為「空港式經濟」的表表者,其重要性不只於作為交通基建,更在於其拉動需求、促進經濟的能力。情況就像一個火車站總是吸引著不同服務乘客的設施,如酒店、食肆、便利店、甚至是擦鞋匠,以頻繁的交通與大量的搭客拉動對本地服務的需求。

第一,作為一個機場最直接的便是創造航空業務相關的職位。且看下文:

機場不僅創造了大量的高質量的就業崗位,如飛行員、空管、機修師、客運公司及貨運公司的高級職員;也為很多素質較低的勞動力提供了工作,如餐飲業、賓館業的服務員,清潔工等。據德國政府的統計,法蘭克福市直接與機場有關的行業,如航空公司,飛機維修公司,空管部門等等,創造了近7萬個就業崗位,而每個直接與機場有關的就業崗位都帶動了3.3個間接與機場相關的就業崗位,粗略計算一下,法蘭克福機場所創造的直接與間接就業崗位接近30萬個,這還不算因為機場交通便捷的原因而在此落戶的、業務與機場無關的一般企業所創造的就業崗位。

如何讓香港的航空業創造更多直接和間接的職位,將是未來政府的一大考量。

第二,吸引大量外來企業,拉動經濟。在現代社會,高效的交通工具對經濟發展必不可少。通訊業發達也好,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交往仍是於商務來說最不可替代。因此,隨著經濟的發展,對交通運輸的需求也在不斷增長。世界各國重要的空中交通樞紐,一般都是經濟發達地區,例如全世界最繁忙的機場正是倫敦的Heathrow Airport。而法蘭克福是德國經濟的中心區,企業多而城市密度高,亦是大量銀行座落的地方,由於身為交通樞紐,商務之頻繁拉動對融資等金融服務之需求,打造其成為金融中心,為大量企業提供現金流。

另一方面,在法蘭克福44000多家企業中,各類服務性企業以及大量因航空應運而生的企業亦佔大比數,包括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貨運公司及物流公司的分部。其次如旅遊業、酒店業、物流業等,亦與香港的情況甚為相同。一個只有65萬人口的中等城市,卻有44000多家企業,充分表演機場拉動經濟的能力。企業多,則能為政府提供穩定且可觀的稅收, 收穩定經濟之效。

第三,為出口營造良好條件。航空業快捷的特點有利一些高科技產品以最快的時間、最小的成本運往世界各地。例如,法蘭克福便吸引了數百家物流公司,這些公司將世界各地的產品運進德國,也將德國的產品送往世界各地。就如機械設備,世界各國使用的大量的機械設備常年需要從德國進口各種零配件。在外,法蘭克福機場便有助保證環球供應鍊之穩定性;在內,則打造了其物流中心的可靠品牌。

香港之前景

香港之航空業其實已頗為成熟,要再效法蘭克福此等航空巨擘,創造更多價值,則取決與以下幾個問題:

一、 區內外競爭:面對珠三角、上海等區內機場,以至面對新加坡、曼谷等城市如何定位,提供高端服務(香港沒可能走低端路線)

二、 如何與其他機場或航空公司如何合作,例如當初法蘭克福機場便是靠Lufthansa – Star Alliance食糊,成為區內航空樞紐龍頭

三、 政府如何提供更有優勢之競爭環境予本港航空公司,如資助、擴建機場,以至引入外來競爭,促進航空業發展

四、 如何利用以航空樞紐之優勢發展相關產業,如醫療旅遊、會議展覽、物流、高科技創意產業等等

在我看來,空港經濟論有其道理,在國外亦行之有效,但香港亦有其獨特情況,最重要的,應是先與國內達成共識,各司其職,避免惡性競爭。上網翻查資料時,看到一篇「上海浦東向法蘭克福學師」云云,看來發展航空業,自己爭氣還未足夠,更要阿爺點頭。

延伸閱讀:

1. 陳秋良, 從法蘭克福看機場經濟, 2004

2. Daniyel Felzenshṭain,Eike W. Schamp,A. Shachar, Emerging nodes in global economy,2001

里揚

廣告

One thought on “空港經濟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