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雜談

在這裡三星期
結論是: 我們他媽的過份神化新加坡

神化的意思是說
就如很多香港評論那樣
動輒就說新加坡是這樣這樣, 香港不是如此就很失敗落後於人
而沒有理會坡有什麼弱點限制
也沒有想到坡是怎樣的一個context, 究竟適合香港與否

************

如果說,
中國沒有言論自由
而張博樹王力雄大談六四西藏仍能安住中國的話
那新加坡是什麼?

聽說, 他們地鐵換上電子顯示器也是頭條之一.

當然, 可以問的是, 言論自由有mud 春用? 有, 這關係到sense of belonging 以至國人對國家loyalty的問題

以一個辯論隊為例, 如果mud春都係老鬼up sai, 細o既沒有發揮空間, 離心一定會較大

************

有一個有趣現象

走到哪裡問途人: 你知道XXX 在哪嗎?
9成的人都不知道

最經典的一次是國慶日我問警察"RAFFLES HOTEL 在哪?"
他們遲疑了一會
討論了一回
然後指了一個方向
當然
那是一個錯的方向

要知道, RAFFLES HOTEL 的著名程度就如半島一般
情況就如你在尖沙咀問警察你知道半島在哪嗎?
“應該在旺角那邊吧"

的士司機更過癮
放了部gps 作為裝置藝術
不懂用也不懂路

“請到college green, 在adam food center 旁"
他們問的不是"where is college green"
而是"what is college green"
adam food center 相當為人熟識, 總比說到college green 好
有些司機仍然會說"adam what?"
差點想說, “那是在馬來西亞的"
我想
原因大概是坡政府規定非路痴不能當司機

為什麼坡人蠢至這個程度?
可能是

原因1: 他們都自閉, 足不出戶
原因2: 有個的士司機說, 坡生活壓力大, 人人只顧掘金, 無暇閒逛
原因3: 族群主義厲害, 比方說, 印度佬只留在little india, 唔同中國人玩, 這就是他們引以為傲的racial harmony; 因為唔玩就唔會有打交機會
原因4: 他們對新加坡的sense of belonging 非常一般, 沒有興趣周圍閒逛. 差不多所有與我吹水的士佬都說新加坡悶, 只有shopping mall, shopping mall, 還有shopping mall; 花草樹木在旅客眼中就爽, 住得久了, 就跟動物園一般

原因四相當過癮, 因為它說的是坡人身份認同問題. 什麼是坡? 什麼是坡人? 很難答的問題. 他們的傳媒只有受政府管的, 以及叫你不斷購買名牌貨的雜誌. 沒有明報月刊, 字花, 信報月刊, 亞洲週刊, 沒有自己一套獨有文化生活. 簡單的說, 生活相當單調枯燥.

身份模糊會衍生loyalty的問題, 而每年坡有超過一萬人移居海外, 當中一定不乏人才; 這令坡政府相當頭痛, 於是用大筆錢引外國talent來.

還有很多想說
續談

***********

要理解一個地方
不能只看政府政策
還要看當地生活細節
就像菊與刀用的方法那樣

************

還有一些有趣問題

為何坡有giordano, 眼鏡88, g2000等港商, 但坡公司卻進不了香港?
為何香港地產商, 如新鴻基, 連orchard road 地段也可弄個新商場, 而坡地產商在香港卻沒有這樣的作為?
為何香港有美心, 大家樂, 大快活等大型連鎖飲食公司, 坡卻沒有?

金名: 出走新加坡繼續讀書

廣告

One thought on “新加坡雜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