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與潔癖

117097181_img_7846

們的城市本來就是在一片大自然的泥濘中建成;馬路旁邊的一排大樹,底下的泥土還是有螞蟻居住:這一切都在提醒我們,那一片石屎高樓和霓虹燈並不是造物主在創世時手痕多弄出來的東西。


一般和環保有關的宣傳口號總是有兩個共通的字眼:「熱愛」。在這些口號下參加環保活動的香港人好像都愛心爆棚:「我們熱愛大自然」、「我們熱愛香港的藍天」…...但就像一個每天晚上都去酒吧打獵的男人,他說的「我愛你」,你敢相信嗎?

當環保人士宣傳生態系統和河套、濕地的重要性時,你明白你「愛」著的大自然是什麼嗎?生態圈不可能在一個商場裏出現,因為腐合物、蛆蟲、甚至是那些等待成長的毛毛蟲,是敵不過那些一比九十九的消毒藥水的。保育中的樹林,最理想是把植物的生長情況(群落次生演替 Plant succession)在不被人類的影響下發展回歸至原始狀態。在這個過程中,植物自由生長,昆蟲產卵聚合成群,土地在動植物的腐朽中獲得營養,最終,成為一個原始森林。

香港人,你們愛大自然,但為何要對大城市的一切抱著一種潔癖的態度?從小學開始,老師教導我們接觸過動植物後要立即洗手,然後我看著身邊的同學唸著這信條,對大自然逐漸地疏遠。有一天,一隻蝴蝶飛過,有一個女同學尖叫大哭,急著要趕走牠。「為什麼你要害怕蝴蝶?牠長得比其他昆蟲漂亮得多了。」「但是牠有(細)菌呀。」首先是蟑螂,然後是青蛙,再來是蝴蝶雀鳥…在H5N1、H1N1的咀咒下,人類對大自然有進一步的恐懼。

先不談從建構主義的角度看「細菌論」對香港人所謂的「衛生常識」有多大影響,我認為熱愛自然與支持環保是不可以分割的處理。保護的背後是愛惜,這麼明顯的道理,任何人在言情小說和電視劇上也看過,為什麼香港人今天可以洋洋自得地說支持環保但不一定要接受那一片「充滿細菌」的泥地、不一定要熱愛大自然?

環保主義的中心理論強調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我們的生活不能沒有大自然的資源,們的城市本來就是在一片大自然的泥濘中建成;馬路旁邊的一排大樹,底下的泥土還是有螞蟻居住:這一切都在提醒我們,那一片石屎高樓和霓虹燈並不是造物主在創世時手痕多弄出來的東西。我們和住在泥土裏的昆蟲本來就是大自然的一體,平等地享用著一樣的空間;自然環境有樹木,也有那些讓現代人敬而遠之的昆蟲和動物。但今天的現代社會,城市的發展使人天真的以為自己居住的水泥地是一個清潔美好的地方,而那一片樹林必然是骯髒、和現代化生活隔絕的一層世界。

今天我們說支持環保,是在國際組織高喊「石油危機」、「全球暖化」等等與人類存亡有關的問題時,才聽到的後悔之聲;「熱愛大自然」所謂的一份感情,原來是在死到臨頭前才願意多花一點的甜言蜜語。但我們支持環保不單純是公民責任,說是為了人類的可持續發展性也嫌太市儈了,保護環境即是要保護我們的自然生存空間和其中的生物,支持環保必然是建設在熱愛自然的心態之上。在外地旅遊時,我看見歐美和日本等國家很強調小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和大自然的關係:小孩子在郊野中玩耍時抓到一隻甲蟲,他的父母會笑著勸導他放開這小生命,並告訴他要如何欣賞大自然的美麗。在香港,要是有一只昆蟲飛過,往往是孩子的父母率先尖叫然後拼命往昆蟲的身上踏,再告訴孩子急忙洗手。你要香港的孩子如何真心地說他們支持環保,是真心想要保護那一只昆蟲和牠的生存空間?

支持環保但討厭那一片充滿細菌的泥地,就像宣告你愛一個人但有潔癖的你卻一生都不曾想過要接觸和了解他。

那是一種虛假的愛情。

域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