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都議會選舉

近日家門前豎立了一塊牌,本月12日將舉行東京都議會選舉。身處的選區是北多摩第四選區,將會選出兩名代表。在麻生太郎解散議會猶豫不決之際,此戰將會是眾議院選舉的一場前哨戰。

東 京都議會的選舉結果,對於各大黨衡量支持度有指示作用。根據學者的研究,日本的城鄉投票行為有著顯著分別,鄉間因著受惠於自民黨的分肥政治,以及受較強威 權文化影響,通常選民會傾向支持長期執政的自民黨。然而在市區為主的東京都,選民並沒有傾向支持某一政黨,他們對於自民黨長期執政所 造成的問題抱有不滿,故票數多支持在野的民主黨,然而在具人氣的小泉上場時,他們又會因小泉的強勢轉而支持小泉。故此是次選舉的票數多寡,將指導著未來眾 議院的選舉結果。

況且,麻生太郎近日日本郵政西川善文社長的進退問題而令內閣大臣鳩山邦夫辭任,其內閣支持率已是暴跌不止。自民黨內人心惶惶,擔心在眾議院選舉中落敗。為了止血,外界均猜測麻生將會儘快解散國會。在社會氣氛對自民黨不利的情況下,是次選舉,不但影響著麻生太郎何時解散議會,更是日本能否進行政權交替的預兆。

選區分析

日本的都議會選舉奉行小選區的多議席單票制(SNTV), 個別選區為單議席單票制。在這裡,三名候選人選兩名代表,換言之,候選人無需追求最高得票,其制度邏輯是只要能夠在選區內拿到一定的當選票數,就可以穩袋 議席。做法通常是在區內的某一社群建立堅實的地區網絡,其網絡有足夠票數當選,即告捷。故此,後援會的組織力量與在地區的社會人脈關係強弱,將會是勝敗的 重要元素。

選區包括了東久留米市及清瀬市兩區。就本人於此區一年的居住經驗來看,兩市俱為一老化社區。有時在市役所溫習時,碰到地區政府為街坊搞的歌唱班、生態旅遊,參加者都以老人為主。教會的參加者,亦以老人居首。

其 次是四十世代的家庭單位,這些家庭單位多已有子女。由於兩地的地價不高,區內消費相對於市中心便宜,我猜測本區居民的收入亦不會很高。而區內來往市區的的 路線以西武池袋鐵路為主,巴士服務亦有限,想到達其他多摩地區,相當不便,故此交通問題應有改善空間。基於區內以老人、中年家庭為主,老人保障問題,家 庭、子女福利問題,將會是受選民關注的議題。

選舉策略

今次選舉,有三名代表參選。是代表自民黨的野島善司,民主黨的山下太郎及日本共產黨的畠山まこと

根據上一屆的選舉結果,本區投票率為42.65%,相若於整體的投票率。本人的粗略觀察是,東京都老人居住較多的地區,投票率相對較高,而如渋谷等區的投票率則只有30%左右。老人、較上年紀的家庭主婦應是投票的大多數。

上一屆同樣有自民、民主、共產三黨候選人參選。當時山下太郎取得首席,得票24633(38%);自民黨的野島善司首次參選,敬陪末席,得票21556(33%),而當時代表共產黨的篠原重信則落選,是餘下17158(26%)的選票擁有者。

野島善司是次為二次參選,他居住在東久留米市。(正正在本人的學生宿舍後面不遠處)從野島善司的網頁所見,除了介紹了他在議會的政策工作外,其主張幾乎是口號式。然而,他在區內的宣傳海報、選舉工程是做得最多的。他主要透過與當區年輕的自民黨議員木原誠二在車站進行宣傳。

在日本這種難以匯聚選民的社區建設、地緣構造來看,車站應是候選人站台不二之選。然而從數名留學生得到的回應,很多都只是注意到木原誠二是何等高、英俊,又能否將票數過給光頭的野島呢?從Poster的張貼內容變化,更見詭異。最近新聞報導舛添要一大有機會成為下任自民黨總裁,Poster就立刻變成木原與舛添的合照,本來的野島拍檔都立刻不見了。

山 下太郎是民主黨主要派閥菅直人的秘書,他年青。老實說,居住一年,我從來沒有見過民主黨的山下太郎在區內張貼任何海報。雖然問過區內長住的人說在別的地方 有看到,但顯然東久留米市並非他重點工作的地區。雖然他跟共產黨同樣支持反對清瀬病院移転,但他沒有派政綱,網頁還是爛的。可是,他卻是上屆得票最高的贏 家,這只有兩個可能,一,他憑政黨效應,即獨立選民對自民黨的反對票而當選;二,他的主要地盤在清瀬市,市內勢力,足夠讓他得到足夠支持,而那些地區我從來沒有到過。故此,票王能夠容許某地區完全沒有宣傳,他的選舉策略應多靠後援會的街坊組織票當選,而對於一個當選了兩屆、取得首席的議員來說,有如此的組織力並不出奇。

畠山まこと本是清瀬市議會(與都議會不同,再下一級的議會)的議員,是次參選,應為乘市議會的勝勢,進軍都議會。三名候選人當中,就數畠山まこと的政策與選民溝通功夫做得最為具體,他反對石原慎太郎的病院縮減政策,主張存續清瀬的小児病院,與該黨眾議院連續三屆落選的候選人池田真理子多次在東久留米站台。本人猜測他們頻頻於東久留米市站台,是因為在清瀬市已有一定力量,而山下太郎在清瀬市力量又堅穩,故寧願到東久留米市開拓票源,最少是增加知名度。然而,觀其市議會的當選結果,23名候選人22名當選,他排第21。而就本人對其助選團的觀察,每次都是那幾位伯伯婆婆,令人質疑其後援會有多大能力。

結論

這種選舉,最後講求的亦應只是街坊的支持度多寡而已。一套名為《選舉》的紀錄片曾經描述了一名日本的市議會的候選人當選的過程,他原本對政治毫無認知,期間只是不斷對街坊說自己的名字,然後就當選了。如果不是這樣的邏輯的話,山下太郎又是用何種方法當選呢?

這裡的選舉結果,在後援會勢強,及社會氣氛傾向反對自民黨下,應為山下太郎繼續高票勝出。而剩下的議席,如果投票人數相若,應由野島與畠山於得票21000-17000左右決勝負,此外,在眾院選起近的情況下,很可能加大了選民的投票意欲到50%以上,那民主黨的勝算就更高,其他兩黨就要看看能分到多少獨立選民了。但是,野島仍是被看高一線,畠山勝出有他的難度,畢竟支持的基盤較少。

畢竟這裏不是香港,香港尚且估不到,這裡都是老吹而已。所以都係別認真就好。

言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