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職神話:荒謬+無奈

編按: 陳一諤說了話以後, 六四竟重新受到重視. 在此之前, 愈來愈多的人不把六四當作一回事了,  他真可算是功不可沒. 他的倒台, 或將要倒台, 至少拋下了三個問題讓我們想一想:

  1. 我們該怎樣看待六四?
  2. 即使六四問題不容致異, 即千錯萬錯也不如用坦克車清場錯, 我們該如何看待處理非主流意見?
  3. 除了大聲疾呼"平反六四"以外, 我們還可以做什麼follow-up 以達目標?

以下這篇文章針對第二個問題發聲. 除此以外, 亦附載了兩篇同樣針對第二個問題的文章(正反論調皆有). 又, 關於第三個問題, 記得梁啟智曾在明報寫了一篇文章, 同樣附載於後.

投下贊成票的親愛選民,若然你們是了解過事件的來龍去脈、正反雙方意見論據,加以批判思考和判斷,而投下你的神聖一票,絕對值得尊重。然而,若是單從動議人的口中、海報上、媒體中,接收到單方面的選擇性訊息,便隨便在選票上劃上勾號,不好意思,可能你要細想一下為何你手中的選票會被騙走了。

議案:「罷免陳一諤  二零零九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之職務」
總投票人數:2668人
總有效票數:2655票
總無效票數:13票
贊成議案票數:1592票
反對議案票數:949票
棄權票數:114票
結果:議案獲得通過

古有格林童話,今有革職神話,一切盡在荒謬與無奈之中。

雖然對於公投的合憲性仍有爭議,但在閱覽各方的法律理據和詮釋,加上分析現時港大學生會的人治趨勢後,在下傾向認為有關選舉結果被推翻的可能性較低,大局可算是已定得七七八八。對事件的正反意見卻沒有因為公投結果的公佈給靜下來。

先是關於憲章和程序上的問題,有人曾大聲疾呼,指憲章所規定的全民投票如何不民主、不合理亦與公投無關,最多只是事後才該處理的修訂憲章問題。聽見之後馬上恍然大悟,噢,原來發現機制有漏洞便該第一時間趕緊轉空子,利用制度的不公去製造自己喜歡的結果,無論背後是否合理,只要結果合意就可以了。

學生們對投贊成、反對、棄權、廢票甚或不投票對結果的影響都不清楚,選委會也許是太忙了,準備單張鼓勵選民投贊成票之後,也就可能沒多餘時間精力讓學生了解整個選舉制度。
我只聽過選舉有禁止拉票區,卻從沒聽聞過選票會連同動議人勸大家投支持票的文章一起派發。
噢!忘了選委會和評議會也是同一個小圏子,他們才剛通過了破紀錄的十項動議吔,怪不得!

有同學指,從邏輯辯證的角度看,動議者的論證過程有欠嚴謹,乏善足陳的地方就處處訴諸群眾、訴諸權威、訴諸感情,甚至搬出循環論證(又稱麥太邏輯,即以「因為A,所以A」作論證)。

有云:「不自由毋寧死」;若然一個人要為他的言論不中聽而要受懲罰,這算不算言論自由?
抑或以10%有效票中過半數作準的一人一票「民主」方法就足以凌駕於自由?

有人問:你會說現在又不是要他坐牢、又不是用槍杆子指著他,算懲罰麼?
懲罰一定要是肉身的懲戒才算數?去除職務、解除崗位、甚或作此威嚇不是亦難免造成傷害嗎?

又有人問:動議罷免他不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嗎?
動議罷免的確是你的自由,但若是因其言論不中聽而投票支持罷免之舉,又會不會成為了侵害他人言論自由的幫兇?

更有人問:因學生會會長有更大的權責就不配有言論自由?
那就要反思身兼醫學會重要職務的動議人也有被傳媒追訪的優勢、亦有代表醫學院醫護學生之責,無論有否聲明代表個人意見,也不得發言了。

早前「沙宣一鳴」的文章已對所謂「陳一諤反對平反六四」的誤解作澄清,並指出其所指乃大眾應從宏觀角度認識歷史真相和本質,立場取態相當理性、客觀。可惜那些認為陳一諤是以此為藉口把六四史實模糊下去來誤導大眾的人看來是希望把陳一諤的真正立場模糊下去來誤導選民吧!

那該怎辦呢?先要感謝劉議員把陳一諤「中央政府做法有問題」一句轉述成「中央政府做法有啲問題」。接著找些經過處理的二手資料便行了,蘋果日報報導、頭條新聞把陳一諤回應台下會眾時「頭先你話嗰個走佬學生領袖柴玲」一句斷章取義成為「走佬學生領袖柴玲」等全屬佳品。

選舉期內校園到處貼著大概意指「批鬥陳一諤、造反有理」之類的大字報,尤其列舉陳於民間電台一欺詐訪問中失言指在校內面對民主紅衞兵等感言。雖然連民間電台兩位社民連的主持也覺得無須把陳逼埋牆角,但看來從民間電台卑劣的採訪手段中節錄部分適宜斷章取義的言論加以煽動,果然就是引誘沒有心思了解事件來龍去脈的忙碌學生投下贊成票的最佳動員手段。

很有意思的一則文章:

談媒體良心 楊雨霑

我向來十分敬佩傳媒工作者,因他們最懂得言論自由和專業操守。曾幾何時,我考慮報讀傳理系並以此作終身職業。近日,就港大學生會會長陳同學的政治評論,有民間電台以低劣手法假扮美國電台,並利用引導性問題企圖煽動陳同學作出回應,最後還邀請有既定立場之聽眾給陳同學負評。事件製造後,有傳媒以它一貫政治處理手法把事實歪曲,將陳同學溫和民主之言論刪掉,而刻意聚焦在一些字眼上,似乎非趕他下台不可,實有撥弄是非、亂惑世人之政治嫌疑。

言論自由,向來是傳媒所捍衞的;專業操守,向來是從業者引以為傲的。現在民間電台和部分傳媒,為了譁眾取寵,為了政治便利,濫用言論自由,違反專業操守,拋掉傳媒良心和責任。作為學者,我對此深表遺憾和痛心。新聞工作者不應該客觀如實報道新聞嗎?知識分子不應該實事求是、獨立思考嗎?為甚麼在網上網下,有心人如紅衞兵般四方八面去製造新聞、造謠生事呢?

骯髒手段打擊公信力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在大學演講的時候舉了一個著名的例子:你不可以在公共場所謊稱「着火了」。電台惡整,形同訛詐,跟老千們之天仙局無異。願者上釣,涼薄的人可說活該,但我完整的聽了youtube聲帶,陳同學曾多次表明其溫和民主、理性克制言論,縱然電台主持在一小時節目裏多番引誘,他對民主,還是衷心支持;對國家發展,還有崇高抱負;對部分民主派系如社民連,也不置可否。為甚麼電台主持花掉如此巨大精力窮追不捨呢?電台主持不只虛報電台身分,還佯稱未開咪,這種行徑,已經嚴重侵犯個人私隱,徹底破壞採訪者誠信。電台主持們還佯作好人,表面上提供陳同學自由刪剪機會,實際上利用入世未深的小伙子對傳媒採訪者之信任,做出有違良心、出賣他人之事。最後,電台主持沒有向陳同學表露身分和承認惡作劇,反而邀請有既定立場之聽眾給陳同學狠評,此等無賴且骯髒手段,正沉重地打擊本港傳媒公信力,製造民主的無盡黑暗。

大家試想想,有朝一天,你們被電台刻意惡整,企圖將你的私隱外泄,並安排群眾向你們挖苦和挑釁,你們還會認為這個電台是正義和民主嗎?我相信,作為知識分子的你我,眼睛是雪亮的,思想是成熟的,不會盲從附和,更不會因熱忱民主而嚴人寬己、欺凌弱勢。最後,但願傳媒能找回良心,不要再作政治抽水,更不要以民主之名做違心違德、落井下石之事。

四位動議人畢竟只是醫科生,不懂傳媒操守,怪不得!

罷免他,很想去造福他。
在學生政治如此亂局中,可能把陳一諤從會長崗位上拉下來,將一位熱血青年化成改革的第一滴血,是對他脫苦海的最佳出路。正如陳一諤曾言:「如果覺得民運需要流血結束,那有鎮壓時流血的應該第一個是自己」,正正就是他走向暮路的現實寫照。因會長重選須延至新學年進行而能瞬間擔當學生會第一把交椅的內務副會長定在沾沾自喜吧!

投下贊成票的親愛選民,若然你們是了解過事件的來龍去脈、正反雙方意見論據,加以批判思考和判斷,而投下你的神聖一票,絕對值得尊重。然而,若是單從動議人的口中、海報上、媒體中,接收到單方面的選擇性訊息,便隨便在選票上劃上勾號,不好意思,可能你要細想一下為何你手中的選票會被騙走了。

「沙宣一鳴」

附錄

Ming Pao Daily News
P09 |  時代 |  女人心惜字派 |  By 陳惜姿
2009-04-19

Highlight Keywords Highlight keyword(s) and click to start search
港大的六四風波
隔兩日見報 港大學生會動議,要為學生會是否支持平反六四公投,目的是喚起校園的討論氣氛,我想目的達到了。一千八百多人投了支持票,是親自步往票站,親手填下的票,這不比天天經過國殤之柱,卻毫無感覺更好嗎? 我相信最有效的學習方式,是先有學習動機,發狂似的找資料看,留意各家言論,然後建立看法,和人討論,再三調校,得出的結論,才是他自己的。 最沒效的教育,是在學生面前掉下一篇經典,說: 「背了它吧!這就是唯一的答案,不必再問什麼了。」我們經歷過六四,有什麼看法、情意結,是我們這一代的。正如被日本仔欺負過的老人家到現在看見「蘿蔔頭」仍會咬牙切齒,那些悲憤,我們也不是完全明白。 但上一代看見哈日的年輕人,會罵他「沒人性」「冷血」嗎?

今天的大學生,六四發生時不少仍在母親肚內,幾個學生說,懷着他們的母親都哭過,但這些眼淚,對他們來說仍是陌生的。

聽過家長、老師說的,可能對六四明白多一點,沒什麼話說的同學卻大有人在。

畢竟那是發生於二十年前的事件,我們能要求他們什麼?

有學生說,不明白為何六四一來就是大是大非,連是否應支持平反六四都不能討論。一提出就被萬箭穿心,被唾罵至死。

看見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成了眾矢之的,深感不安。他的問題,在於以會長身分,說了一些未必能代表學生會甚至港大同學的說話。但如果他是一個普通大學生,由衷地提出這些疑問,有何不妥?若連問問題的自由都沒有,香港憑什麼爭取民主?

年輕人要一些思考空間,大人╱憤怒的傳媒能寬容一點嗎?

Ming Pao Daily News
P09 |  時代 |  七齣好戲 |  By 塵翎
2009-04-26

Highlight Keywords Highlight keyword(s) and click to start search
六四是大是大非
星期日見報 回應陳惜姿上周日〈港大的六四風波〉一文。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就六四發表了一堆歪理,引來傳媒與熱血文字工作者狠批,陳惜姿深感不安,問大人/傳媒能否寬容一點?她還提出,經過六四的,有看法與情意結,是她們這一代的。有學生不明白為何六四是大是大非,正如給日本人欺負的老人家的悲憤,她們也不是完全明白,難道上一代會罵哈日一代「沒人性」「冷血」云云。 老實說,慶幸陳一諤的發言引來憤怒與批判,我才稍減不安。 什麼是「大是大非」?就算沒有經過侵華歷史的,就算是哈日的,也會認同「進入中國」不能取代「侵華」,這就是大是大非。六四可以討論,但六四屠城、出動坦克殘殺手無寸鐵平民這個血染的事實,不可被歪曲或蒙混過去,這就是大是大非,無關情意結。沒有感同身受、沒有親身經歷不要緊,但不代表倒非為是就是獨立思考的表現。這裏字數有限,關於陳一諤的言論,鄧小樺網誌有精準而詳盡的文章逐一擊破,建議陳惜姿看看,就明白憤怒之必要與急切。 猶太女哲Hannah Arendt 聆聽納粹罪犯的審訊後,提出了「平庸的惡」概念,意思是那些人也不是罪大惡極之輩,他們只管好好執行命令,完成任務,從沒想過程序背後隱藏的惡。就是這種散佈於「善良」人間的「平庸的惡」,為這場世紀浩劫添加柴火。二次大戰後,德國學術界一直反思,後悔對納粹崛起不夠敏感,以沉默為同謀。有些時候,要在「惡」冒起之初,徹底警醒。
Ming Pao Daily News
B13 |  觀點 |  周末新觀點 |  By 梁啟智
2009-04-25

Highlight Keywords Highlight keyword(s) and click to start search
假如你是陳一諤
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對六四事件的言論,在校外校內惹來許多批評。陳同學的言論是否無理或被傳媒扭曲,已有許多評論。政府以軍隊鎮壓學生和平民百姓的事實,固然不容扭曲。然而如何在六四事件20 周年之際為中國的民主運動承先啟後,卻需要更多的討論。在無盡的爭吵聲中,筆者提議把角色互換,和讀者一同設想「假如我是陳一諤」,又該如何思索民主中國,當一個稱職的港大學生會會長。 以挑剔當年的學運領袖來作所謂的「反思」,固然無助於深化討論。不過把悼念六四約化為每年公式地在維園點蠟燭喊口號,卻也未免叫人空虛。筆者在此拋磚引玉,提議港大學生會拉闊歷史的視野,擔起大學作為知識殿堂的責任,與一眾師生探討過去20 年內中國內地的民主進程。 支聯會近年嘗試把平反六四和支持維權相接,對六四的反思何不也從維權開始?我們可以邀請內地的新聞工作者,介紹民工缺乏保障和城管暴力執法的問題,探討為何會有北大教授公然標籤上訪者為「九成九有偏執型精神障礙」。從日常生活去談中國的人權問題,該更容易引起共鳴。 提到草根抗爭,也可以訪問關注內地工人權益的大專學生組織。他們揭露內地血汗工廠的剝削欺壓,也算是今天基層維權的前線。與此同時,也該研究內地各省市時有所聞的罷工抗議為何無法結合成為全國規模的工人運動,分析缺乏工人領袖的問題。 既說到抗爭組織,當然要談非政府組織的興起。以怒江水壩為例,在欠缺有效公眾參與的前提下,環保組織可否擔當某種的監察角色?某些由政府主管的非政府組織,又是否純綷只是政府的喉舌,有沒有當陳永仁或劉健明的空間?

說到政府,也不要忽視政府體制改革對民主進程的影響。以法制改革為例,今年除了是八九民運20 周年,也是《行政訴訟法》頒布20 周年。現時「民告官」的限制何在?可以如何透過完善法律來改善?《行政許可法》和《信息公開條例》的確立,又能否為有助民眾監察政府?

八九民運既非起點亦非終點當然,政府體制與民主進程的關係,最明顯的地方在於選舉。內地農村的直接選舉雖然已有多年歷史,然而制度粗疏為人詬病,公然賄選無日無之, 「選舉血案」更是令人髮指。如果我們相信票箱民主在未來的民主中國至關重要,則必須對內地現有的各種選舉有更深入的認識。

此外,民主抗爭可以在街頭,可以在建制,也可以在虛擬世界發生。內地網民並非全是民族主義憤青,也會集體創作「草泥馬」和「河蟹」來諷刺網絡審查收緊言論自由。上海的網民更把抗爭從網上帶到街頭,以「集體散步」的形式抗議磁浮列車的走線貼近民居。這些林林總總,都是未來民主中國的種子。

說到底,八九民運在漫長的中國民主進程當中,既非起點,亦非終點。筆者提出上述的各項例子,是要指出無論把過去20 年描繪為改革開放的騰空躍進,或是鐵腕統治的人間煉獄,均是極不準確的描述。

陳同學稱要把學運放在歷史當中分析,希望有助將來的民主進程。然而歷史從來也沒有停頓過,20 年來的中國民主進程一直都在顛簸的路上跌跌撞撞。學生會如果能投放更多的精力討論當前的中國民主,或者更符合宏觀視野和薪火相傳的號召。筆者相信這些討論,相對於現時在大學民主牆上的激烈爭辯,實是同樣重要。

最後,陳同學既為學生會會長,為自己的言論承擔政治責任自是理所當然。然而在喧嚷過後,我們每一個支持或反對陳同學的師生友好,或者也可試試把自己換上對方的位置,尋求在生活中實踐學運的理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