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課一份: 保存粵語文化 共創香港未來計劃書

按: 大學二年級時, take了沈旭輝的"全球化與政治". 期末的時候, 要交一份功課, 內容大概是我們是NGO, 要就全球化為香港帶來的挑戰為副局長寫一份建議書. 那時, 為題目頭痛了好一回. 最後選了"廣東話被邊緣化" 為題材, 原因是那時有很多人認為廣東話很粗俗, 是學生中文水平底落的其中一個原因, 因此有人倡議用普通話以教授中文. 為什麼以及如何保護廣東話在全球通用語言的夾縫中生存, 是這份功課的大概內容. 現在放在這裡獻醜, 重讀一遍, 也不期然會心微笑. 哈

粵語是香港人的母語,它為港人的歷史、文化、社會發展及通等方面在百多年的時光中,皆起著人與人之間溝通橋樑的角色。可是,時移勢易,香港回歸中國以後,加上順應全球化的整合,英語與普通話在香港的重要性突飛猛進,當中以普通話的地位的上升最為明顯,部分中學更捨棄了粵語而改以國語授課;英語作為全球通用語言,在全球化的協助下更為普及。現在,香港面對英語與國語的挑戰,其在香港生存的空間,在可見的將來將成為一個極大的疑問。

一個先進文明的社會是需要多元性作為文明的支持,為此,本會希望粵語在被全球化淹沒前,能早日作出相應的措施,保存粵語的生存空間,不要成為博物館的遺產。

以下的報告會分為四大部分:背景資料、問卷數據分析、全球組織網絡與政策建言。

背景資料將會交代粵語的背景資料,國際的語言政策與整合狀況,並帶出本會的願景

問卷調查的數據分析是透過本會的網上調查所得的數據,分析香港人對粵語的重視程度及使用其他外語的看法,從而找出現時粵語面對的困境與出路。

全球組織網絡是本會與各非政府組織之間對保護粵語的共識及相應的支持。

政策建言則是本會參詳各項的因素及範疇,經綜合整理後就保護粵語提出的政策建議與可行措施,敬希局方詳細參考有關建議。

粵語的歷史

香港人俗稱的「廣東話,在語言學上實應名為「粵語」或「粵方言」,也別稱為「廣州話」或「廣府話」「廣東話」一詞主要帶有兩個誤解:第一,粵語的分部範圍,不計國外的僑民,仍超出了廣東省的界限,包括省外相當遼闊的地區;第二,廣東省內還存在幾種與粵語距離很大的方言,如客家話潮汕話等[1]

歷史

粵語的歷史發展,自上古時期至現今,經歷了一段頗長的時間。

秦漢時期

自上古時期,嶺南地區(或稱百越)便居住著被稱為「南越」的民族,主要為壯傣人,鮮有漢人居住。「越」與「粵」字在古文獻中其實相通[2]。秦朝時,秦始皇派軍南下開闢「百越」之地,分置三郡,以謫徙民,與越雜處[3]數以萬計華夏族人來到嶺南地區定居,當時的華夏族語言開始在傳入嶺南地區。公元前203年,趙佗統一嶺南各郡,成立獨立的南越國。東漢初馬援出征南越,其士卒多留越不歸[4]。遷入嶺南地區的華夏族人與南越族雜居,但是與嶺南越族土著相比,南遷的華夏人屬於少數。這時產生了一種以南越語爲主,融合當時南遷華夏人語言的混合語,這種語言就是古粵語的雛形。

魏晉南北朝時期

漢朝以後華夏族融合當時的其他民族。至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原地區長期處於戰亂動蕩的狀態,許多中原人為了逃避戰亂,舉家南遷,是中國歷史上中原人口南遷的第一次高潮。嶺南地區漢族人口大量增加,隨之傳入這一時期的漢語,進一步與在此之前形成的古粵語混合,較大地改變了古粵語的面貌。不過此時的粵語與中原漢語差別還是非常大的。

唐宋朝時期

至唐朝,廣州海上交通發達,固高僧來往印度多取道廣州,廣州遂興盛。嶺南地區漢族人口進一步增加,與漢族雜處的土著居民逐漸與漢族融合。唐朝中葉以後北方自動亂不斷,人民又大舉遷移,全國重心由黃河流域轉移到長江流域五代十國時期南漢建國廣東,其制度文化承中原之舊,影響甚大而歷史上中原人民遷移廣東最盛的時期莫過於宋末元初遼蒙古人大舉南侵,以至帝駕南來入粵之時

這一階段粵語進一步受中原漢語影響,宋代的移民帶來的北方方言最後奠定現代粵語的基礎;雖然不能確認現今的粵語使用者更屬於當時中原人或本地廣東人的後裔,但兩者已毫無疑問互相融合[5]

元明清時期

朝以元大都(北平)語音為標準音,稱為「天下通語」,朝則以南京話作為初時的關話,但遷都北京之後北京話的影響漸大。清朝中期,北京官話逐漸取代南京官話取得國語的地位以北京話為標準的北方官話較多地融入了北方如蒙古、滿等少數民族族的語言,相對於中古漢語,有著韻尾消失、尖團合流入聲三派等重大的變化。

粵語在這一時期進一步獨立於北方話繼續發展,亦沒有被北方官話取代,繼續合乎隋唐韻語切語[6]特色,逐漸形成現代粵語的特色。

清朝中後期至現代

而至清朝中後期,由於清朝閉關自守,僅留下廣州作為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故相當一部分外國人來到中國後掌握的語言是粵語而非北方漢語,不少京官為了與外國人經商,亦常常學會粵語,使得粵語在清朝中後期非常流行。在這一時期有大量的粵人遷移到美洲、澳洲和東南亞等各地,粵語開始傳播到世界各地。而隨著香港的國際地位在英殖時期日升,粵語也經香港(尤其移民)流傳於世,而粵語在海外華人社區的的地位較閩語、客家語等為高之餘,亦與國語分庭抗禮,這與粵語在香港的地位,以及香港作為中國和海外華人社區的中介角色不無關係[7]

主要特點

粵語保留大量古漢語的成分,主要表現在語音、辭彙、語法等方面。

語音方面

在標準粵語/粵語廣州話中保留有許多古老發音,例如標準粵語中「我」和「餓」兩字的舌根鼻音聲母「ng-」保留了中古疑母的原始發音。

在聲調方面,標準粵語完整保留了中古漢語中,平、上、去、入各分陰陽的調類格局,而且還從陰入中衍生出一個中入調,是保留古漢語入聲最為完整的語言,對於朗誦及研究中國古詩詞等文學作品,起著重要的作用;現代國語則已將其打亂,簡化為四聲調。標準粵語包含 -p-t-k-n-m-ng 六種韻尾,沒有漢語北方話所具有的捲舌音、兒化、輕聲等現象 (這些北方話特徵都是在中古以後發展形成的,標準粵語並沒有跟隨北方方言發生這些變化)

辭彙方面

粵語保留有較多古詞古義,措辭古雅。粵語的許多詞語,包括語氣助詞,都可以直接在古漢語的典籍中找到來源。北方漢語這些古詞已被廢棄不用或極少使用。

如粵語中將「粘」說成「黐」,用「差人」來表示「警員」等;又如粵語常於句末的語氣助詞「忌」(現常常被寫作「嘅」),在《詩經·國風·鄭風·大叔於田》有「叔善射忌,又良御忌」的表述;再如「打甂爐」(吃火鍋),「甂爐」為一種古炊具;「牙煙」(即「崖广」,意危險,古文中原意為「懸崖邊的小屋」,其中,「广」與「廣」在古代漢語中為不同的字,表不同的意思,前者就是「小屋」之意。懸崖邊的小屋,危險之意。);「濿淅」(現粵語中意為「遇到麻煩」、「麻煩」;來源於古書中形容衣衫盡濕在水中行走的聲音)等詞;此外,現代漢語中「行」和「走」的意思基本上沒有差異,但是廣州話當中,「行」就是步行,而「走」保留了古漢語中「跑」的意思。但是隨著北方漢語在廣東地區的推行和外來人口的影響,很多粵語中保留下來的古詞彙開始逐漸減少。

語法方面

粵語中保留有修飾成分後置及倒裝等語法項目。如在人名前加「阿」表示親昵;「公雞」倒置成「雞公」,「乾菜」倒置成「菜乾」,「羹匙」倒置成「匙羹」等。由於粵語語法中有許多修飾成分倒置現象,因此產生了許多很特殊的句式。例如北方話中「怪不得」;在粵語中作「唔怪之得」或「怪唔得之」。又如北方話中「我先走了」;粵語中為「我走先啦」。這是古漢語特徵的遺留。

保留較多古南越語底層成分

古代南遷到嶺南地區的漢人與南越族土著長期雜居,彼此間語言、文化、習俗等各方面不自覺地相互滲透。粵語本身是由古南越語(今壯傣語系)與古華夏語的混合語發展而來的,因此它同時具有古漢語和古代南越語的特徵。現代粵語中也仍然含有許多古代南越語的成分,主要表現在音韻和辭彙方面。在音韻上粵語與壯語很接近,兩者亦有相當多相同或相近的基本詞彙。

粵語在香港的發展

香港從古至今都是廣東省對外的一個窗口。唐朝開元廿四年(公元八世紀)唐政府今天的派員2000屯門該區因而得名駐守來保護海上貿易設立屯門軍鎮派鎮兵駐守,以防禦海寇。及由於大步(今大埔)一帶海面(今吐路港)盛產珍珠,五代十國時期南漢劉氏遂於963年設官辦珠場,稱為媚川都,宋太祖趙匡胤滅南漢後明令禁止官方採珠。

但最初的香港原居民則相信是新界鄧氏的始祖鄧漢黻北宋初年(約973),鄧公於掛冠後遷居到岑田(即現今的新界錦田)。此,北宋末年,進士侯五郎搬至東莞縣,其子侯卓峰遷往今日河上鄉築茶寮,做小生意。其後人目前仍居住在新界的河上鄉、燕崗、金錢、丙崗等地。宋代以後,廖、文、彭等族陸續遷入;其中文氏是宋末領袖文天祥的族人和後人。元末明初,他們與鄧、侯兩族合稱「新界五大氏族」正式成形粵方言也順理成章被帶來了香港

雖然清廷1662年(康熙元年)下令遷海防沿海居民接濟明朝遺臣鄭成功,沿海居民須向內陸遷徙五十里,使居民家園盡失。但於1669年(康熙年)朝廷終允復界,本區居民陸續遷回。因此新界五族於上水設立報德祠恭奉兩公該祠及鄧族於錦田設立周王二公祠內設周王二公書院並每十年打醮一次以作答謝。

香港比之於廣東省更加遠離官話的影響範圍,因此粵語也毫無疑問地成為了當地的主要語言雖有客家、閩南等外語系族不斷的遷移入港,畢竟廣東籍人士(及原居民)仍屬主流族群,粵語始終是香港的官話;如前述,為了與外國人打交道,粵語反而成為北方官員爭相學習的語言

及至香港割讓予英國,英語遂成為香港的官方語言雖然英語在這殖民地成為了管治階層的唯一語言,能掌握英語的華人的地位(如買辦階層)也特別高,粵語地位的降低並沒有令它被拋棄在戰前,由於香港人依然可以自由來回中英邊境,中國籍的人口相對流動,港英政府也沒有禁絕使用中文和強制教育英語,粵語依然是自香港華人互相交通的語言

然而到日治時期之後,情況出現了一些變化香港人口於日治時期因為歸鄉政策而急劇下降,隨之湧入的人潮裏,除了本身的居民之外,也帶來了一批因國內政局動盪而逃難的人非粵語系的移民最然人數上依然不多,其經濟與政治的地位卻非比尋常,尤其是從上海過來得人客;加上英語國家的政治與文化地位在戰後冒升,香港華人的語言偏向強烈地反影在電影(國語)及流行曲(英語)的壟斷狀況粵曲雖仍然受到小民大眾的喜愛,但無疑其生存空間已經縮小了許多

七十年代成為了香港粵語地位再次被提升的轉捩點六十年代尾,學術界爭取中文地位提升的第一個成果出現了:香港第一所名正言順以中文為教學語言的香港中文大學正式成立鑒於六七暴動所顯示的社會潛在不安動力,港英政府於七十年代作出一連串灌輸香港認同的措施(如香港節),目的在建構一種香港價值,試圖使香港脫離移民社會的影子及製造排共心理;粵語便慢慢成為了香港人的特徵(以有別於具有強烈中共色彩的北方國語):電視、電影、流行歌曲也就出現了粵語化的情況,中文化運動把這個熱潮推向高峰,至八十年代至為成熟

不過,粵語在香港的地位仍然受到挑戰港英政府在中文化運動後的雙語政策表面上市提高了中文以致粵語的地位(例如首次容許議員在立法會裏使用粵語發言),其強迫性教育政策卻令更多人學會英語,經濟的持續增長亦增加了一般人接觸英語的機會由於英語的至高無上地位其實從未改變(在最高管理層裏英語仍然是唯一的溝通工具,政府文件也以英語版為準),英語是高層的而粵語是低層的[8]粵語由於從沒有標準的經典可據,著重英文規範教育(如語法、拼音)的教育政策使學生的中文及粵語英語化的情況漸趨嚴重,中英夾雜追捧英中的熱潮於九十年更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回歸以後,特區政府雖然推出了母語教學政策以試圖改變英語為尚的教育風氣,可是成效不大更甚者,由於政府鼓勵三語(粵、普、英)兩文(中、英政策,有些學校已摒棄粵語而採用普通話作為教學語言,相對於已有完整標準規範的普通話和英語教育系統,香港人的粵語操控能力正不斷退化和被侵蝕;一系列的粵語正音工程來的太遲,也顯得有心無力,成效甚低

保護粵語的原因

廣東話的獨特之處: 傳承了大量中國古代文化 (如古漢語的語音, 修辭, 句法, 詞彙…etc)

從中國文化層面來說,如前述粵語不但保留了大量的古漢語詞彙,文言色彩濃厚.其與北方話(國語)差別非常大複雜的聲調系統其實中相當完整地保留了古漢語的入聲,而且還由陰入、陽入分化出中入,為其他方言所不能眾所週知,唐詩宋詞是中國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但朗誦研究的時候非用粵語不可,否則就不能欣賞其韻調華麗之處廣東作為中國對外最重要的窗口之一,其方言-粵語-便吸收了較多的外來詞粵語外來詞主要來自英語,而早期不少外國的名稱也是依粵語而非國語翻譯的(如匈牙利Hungary),Ketchup」(茄汁)則是一個「輸出」的例子

港式粵語也盡顯了香港獨立於其他華語區的文化與特色。港英時期,香港粵語中吸收外來詞特別多,影響著廣東境內的粵語區。這些外來詞很多是漢語北方話沒有吸收的,如「士多」(store),北方話中說「商店」;有的是北方話吸收了但譯法不同,如北方話中的「沙拉」在粵語中譯為「沙律」;不少外國人名在粵語中的譯法,亦與北方話存在很大差別,如第四十三任美國總統George Walker Bush在北方話中翻譯成「布什」,臺灣譯作布希,粵語則把他翻譯成「布殊」。從1980年代開始,不少粵語外來詞,隨著香港、珠三角等粵語區與內地交流更加頻繁,漸漸進入了北方話,例如「巴士」(bus)、「貼士」(tips)等等「搭的」(「搭的士」的簡稱)被北方話修飾後以「打的」演藝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粵語口語中還經常直接使用英文單詞,比如「文件夾」通常用file(讀若「fai-lo」,常被寫成「快勞」);男警員或男老師稱作「阿sir」(女警叫「Madam」、女老師叫「Miss」),工作加班稱為「開OT」(源自英語 Overtime)等等。這種中英夾雜的地道用法在香港十分流行,而且在廣東省粵語區中也在逐漸增多。

為什麼廣東話被邊緣化會是一個問題?–保存廣東話的再思

這世界曾有70008000種不的語言. 可是, 目前只有6700多種語言和方言尚存, 其中若六成正面臨消失的危機. 聯合國研究指出, 平均每兩個月就會有兩種語言消失. 原因是:數種在全球被廣泛使用的語言, 已愈來愈佔主導地位。 [9]

另一邊廂, 語常會建議的「提升香港語文水平行動方案」的諮詢文件只關注學生的英語及普通話水平,但對於如何提升港人的粵語水平卻「隻字不提」。[10]社會亦因而響起了 兩文三語的口號, 令群眾開始相對重視英語, 普通話這兩種在世界上有分量的語言而輕視廣東話。 因此大家都覺得一個來自英文中學的學生會比來自中文中學的學生優越得多。 在這個環境下, 英文是一種專業語言, 比起日常使用的中文高了一級, 不會英文是值得自卑的, 反過來不懂用中文解釋專業知識時說一句 抱歉, 我的中文不好”, 不止不需慚愧, 什至可以彰顯出專業的身份。 [11]

可以見到, 廣東話正被邊緣化, 變成弱勢語言. 廣東話真值得我們這般的輕視嗎? 真的沒有保留的價值嗎?

, 絕不. 本文會先從宏觀的角度說明不論何種語言或方言都有保留價值, 因為它與一個人在社會中的身份認同息息相關. 及後, 我們會再從思想表達以及文化遺產兩個角度說明。

2. 保留語言的重要性

於耶魯任教, Endangered Language FundNicholas Q. Emlen表示[12], 語言[13]對身份之構成至為重要. 因此當人們因為環境或全球化影響而被迫使用其他語言, 他們便喪失了自主(autonomy)以及文化. 只有能夠使用自己語言的人們才能好好面對全球化所帶來的衝擊。

聯合國進一步闡述身份構成的這個觀點。[14] 跟據其說法, 一個人的身份構成源自他的社會聯繫(social affiliation), 意指在其成長,身處的社會環境下以其母語與他人溝通給予他成為社會一員以及自我發現(self-realization)的身份(The identity of an individual person is defined by its social affiliation. The language used in his social environment, transmitted to him by social and linguistic interactions, forms his linguistic identity. Linguistic identity means the identification with a language and its speakers as well as the identification with linguistic varieties such as dialects or sociolects and their speakers.)

社會科學學家George Herbert Mead(1863-1931)曾就這方面發表理論。 簡而述之, 他認為以社會獨有語言溝通以生存是一種很自然的社會現象(societal nature). 正是這自然的社會現象彰顯出語言對個人身份構成的重要性。 他在其著作 “mind, self and society” 有很詳細的釋述。 他主要分兩部份以說明。 . 溝通的原理; . 溝通與社會行為(social behaviour)的關係。

先說第一部份: 溝通由三個步驟所構成。 第一, 一個人開始說話, 帶出了一些信息; 第二. 另一個人接受信息以後, 給予反應; 第三, 第一個人所說的話所引致的結果((1) an initiating gesture on the part of an individual; (2) a response to that gesture by a second individual; and (3) the result of the action initiated by the first gesture)[15], 整個溝通中, 如果缺乏了理解,或只有一個人, 那根本不成溝通。

對語言內容意思的理解給予一個人反應的能力。 換言之, 語言成了可以同時誘發別人以及自己反應的重要記號(Significant symbol)[16] 舉個例, 當你叫別人為客人拿椅子來的時候。 你是在誘發別人拿椅子這個行為, 但若然他拿得很慢, 你會取而代之自己拿。 這證明了語言不但誘發別人的行為, 對自己亦有相同的誘導。 [17](The response to the gesture is the doing of a certain thing, and you arouse that same tendency in yourself)

語言的誘發性塑造了我們的意志(mind) 只有這些重要的記號才體現我們智慧的存在, 因為只有它們的存在, 語言才可如在例子中同時成為我們的自我對話讓我們思考下一步的行為如親自搬椅。 [18] 簡單來說, 意志正是對語言的運用。(Mind, in brief, is the use of significant symbols)

接下來是第二部份的論述。 Mead眼中, 社會行為主義(social behaviourism) 的精髓在於意志是社會互動溝通的產物。 這是因為Mead認為意志並不是與生俱來, 我們的身體構成部分並不足夠讓我們有思考的能力[19] 我們不斷與人溝通, 累積了經驗, 才不斷發展我們的思維。 換言之, 如上例所示, 我們沒有自己的語言, 就不能有思考; 而我們自己的語言, 如廣東話, 是社會恆久互動溝通的產物[20], 因此我們的語言誘導我們的社會行為。

亦因為此, 我們的語言多少也是社會歷經變遷的文化遺產。

總括而言, 母語讓我們清楚大家的溝通內容, 展現我們的思考能力, 締造社會文化, 從而建立我們的身份。

3. 思想表達

世界有些國家明白母語對思想表達的重要性, 因此大量把外文譯成本土語言, 以母語教學. 以一個在東京大學的教員為例[21], 在他的辦公室裡, 四壁的書大部份都是日文的, 但七成的書都是翻譯外文的日本書; 日本一旦有重要的學術論文出, 就會快速地被翻譯成日文。 因此日本的學術人口相當大, 遠遠超出學院的圍牆. 好處是不單教學方便, 日本學者可以用日文做研究, 而且令在學院以外的社會大眾可以分享學術的成果。

它所攜來的好處, 亦成了其中一個我們要保護廣東話的理由。

4. 文化遺產

廣東話的文化面表現在古典詩辭以及粵曲。

事實上,由於歷史關係,粵語比普通話保留了更多的中古音,故以粵語讀唐宋詩詞,依然鏗鏘可誦,平仄無誤。 學習中國的古代文化,懂得粵語也是擁有着一道捷徑。
這個「歷史關係」到底是甚麼?簡單來說,就是:

一、中國最盛世的時代:漢、唐,文化和經濟中心都是在長安、洛陽等較近南方的都城。當時的中原雅音方言,與粵語等南方方言,不斷交滲,互相影響。

二、因宋朝積弱,漢人南徙,文化、經濟重心南移,以致南方的方言,大量保留了中古音系。

三、元朝起,久居北方的皇室、權族都是外族人,他們帶着自己鄉土的腔調,對漢語掌握得不好。到明、清代,儘管亦多讀書人,但他們的口音已受影響,積習難返了。這使中原和北方的方言,消失了許多上古、中古漢語的特點,即使唸唐詩宋詩,已有許多不合音律的地方了。[22]

擧個例, 廣東話「佢」字來自古時的「渠」字,在許多古典詩詞裏都可見,解作「他」的意思。[23]

又例如, “問君幾時有 幾時”, “問君能有幾多愁 幾多都是顣廣東話被應用於古典詩辭的例子。

除了發音,粵方言的不少字詞和語法,都是來自古漢語的。

另一個廣東話的文化面是粵曲. 粵曲是其一種很著名的中國藝術. 粵曲最早產生於社會最底層的農民、沿海漁民,是他們的一種自娛自樂的簡單形式,其中包括龍舟、木魚等。粵曲是建立在廣東本地的語言基礎上,是定了調的歌謠,講求聲、律、平、仄。到鴉片戰爭前後,由於小農經濟受到衝擊,有些藝人就出來以唱曲為生,四處賣唱,漸漸轉移到城市裡。所以從起源上來說,粵曲是一種從最底層的土壤中萌芽出來的戲曲,也是一種多體的藝術形式,具有很濃厚的地區特色,與白話很有效地融合在了一起。[24]

5. 結語.

正因為母語可以構成我們的身分, 可以傳播學術思想更廣, 又有文化價值, 我們絕對有需要保護廣東話。

但這不代表在全球化下我們要拼絕英文以及普通話. 歌德曾說: “一個人不懂外語, 便也不懂母語.” 因此我們要做的是要堅守母語作育的大原則, 穩步學好其他二語. 一方面把多種外語和多元文化引入母語; 另一方面把母語帶出世界, 以保持文化多樣性。

粵語是建構香港人集體回憶的媒介

廣東話另一值得我們盡力保護的原因是從文化研究的層面來看廣東話承載了過去數十年來香港社會的人和事,記錄了香港人的集體回憶,是建構香港人身份認同的最直接最重要、亦是最不可避免的途徑

眾所周知,諸如電影、電視、流行曲等普及文化往往是社會大環境、大氣候的產物。就像從樹輪的多寡、形狀可看出樹的年歲、狀況;透過分析、研究這些普及文化的表徵,我們可歸納出當時期的社會環境、大眾思緒。由五、六十年代因難民潮而產生的視香港為跳板之地的難民心態,七十年代由戰後嬰兒潮一代所催生的以香港為家的思想,到八十年代因前途問題而導致的集體失落、傍徨無助、甚或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鴕鳥心態,最後是自九十年代開始自今的正面迎接回歸、再中國化的後殖民心態;而「獅子山下」呈現的是奮鬥自強、以港為家的本土情意結,「鐵塔凌雲」表現了即使面對前途問題亦與香港風雨同舟的深厚情意,到了六四事件以後卻變為一系列賭博電影所鼓吹的不勞而獲、一夜致富的「搵快錢」心態。這種種的思潮起伏、崎嶇曲折都曾被香港的普及文化所準確地捕捉和呈現。

而這一切一切的普及文化產物,都是以大部份港人最為熟悉親切的母語──廣東話所記錄和進行。抽離了廣東話,所謂的本土意識都將變得空洞虛泛、平面淺薄,而所謂的香港人集體回憶亦將變得無異於故紙堆上的文字記錄。從我們的觀點來看,這已是保護廣東話的強而有力的原因。

香港文化協會的願景創會的目的

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通訊與運輸的技術得以發展,世界的文化訊息交流逐漸出現了時空與空間的壓縮。不同文化的交流的頻率與種類大為增加,出現了文化整合的現象。然而,在這個整合的過程中,部分民族語言或因其使用的人口逐年減少,或因政府的語言政策,或是區域經濟融合過程的影響下,淹沒於全球一體化之中。全球一體化已直接損害到社會文化的多元性。

目前全球的弱勢語言雖然在聯合國宣言與教科文組織的管理之下,嘗試作出文化語言的搶救措施。可是,情況並未理想。英語的語言霸權正向全球各地迅速散播,即使是多個民族國家混雜的歐洲多元文化的社會,也被英語逐步同化。在美國一個如此講求自由的社會,在社會的結構中亦出現了排斥其他語言的現象,當中損失最嚴重的莫過於印第安人的語言。從十八世紀末美國白種人對印第安人的統制政策,使印第安語逐漸在美洲大陸上消失,如今只淪為博物館被保護的展品,往後只能長期成為人們的回憶。

在東方的社會中,中國憑著其經濟起飛的勢頭,加上政府語言政策統制下,以普通話為國語在國內正統合其他方言。部分中國的少數民族已失去其本身的語言。目前仍能與普通話抗衡的只有粵語與吳滬語,這部分程度與該地的經濟發展有關。可是,隨著大量外省的民工移入,這些本地方言的生存空間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粵語是香港人的母語,透過粵語,成為彼此溝通的重要工具,成為創造香港前景的工具,也記載著香港的集體回憶與價值,這些價值在電視、電影與音樂等媒介透過粵語正在為香港的文化作出見證。然而,特別是回歸以後,中港兩地交流日深,普通話在香港的影響力日漸增加,部分香港中學的中文課程更開始用普通話授課,加上香港在經濟上進一步與中國內地融合,在可見的將來,隨著中國在香港的影響力大增,普通話極有可能在內外的環境因素之下逐漸取代粵語在香港的地位,故此,在粵語在現階段尚未完全失去地位的時候,我們這個組織堅決推廣粵語文化,不要粵語成為博物館式的保護遺產!

l 別讓粵語成為博物館語言 我們要在粵語在香港社會中仍然取得一定地位的時候,鞏固現時的語言地位,並設法為粵語找尋出路。不要重蹈美國印第安人語言失傳的結果,也不要粵語像前者般成為博物館的保存遺產。

l 積極推廣粵語文化 為免以上的情況發生,本組織的成立就是要透過教育、媒介、文化推廣與政府的協助,共同建設一個代表香港文化、香港群體的粵語環境,保存一個代表香港人的語言文化。

全球化對香港廣東話的影響

導言

自古以來, 廣東話也是中國對外國開放的一道橋樑。以前很多傳教士來華之時都會在廣州登岸, 並先學習廣東話以了解中國的情況。因此雖然廣東話只是一種地區方言, 但它於外地也有其一定的影響力。以至到了二十世紀五十年代開始, 由於香港的經濟發展, 以廣東話為主的文化產品大大在本地及海外盛行, 將廣東話在全球的地位推向高峰。不過, 於七十年代開始, 經濟全球化開始加速, 資本累積的地方及經濟市場的大小也有很大的變化。香港面對全球新興的經濟競爭和中國內地的經濟改革開放, 令其經濟優勢大減, 而廣東話的重要性也隨之衰落。本部份將會深入探討香港經濟優勢與廣東話的相互關係, 以及全球化對廣東話在香港的影響。

香港對於廣東話發展的建樹

在香港, 廣東話的興起是在五六十年代開始。當大陸被中國共產黨控制之後,很多中國大陸的難民來到香港, 他們當時主要的語言都不是廣東話, 而是中國各地方的方言。 當時, 所接觸到的音樂, 戲劇皆以普通話和英語為主。 然而, 由於本土文化於五六十年代開始流行, 並以廣東話作為本地人的一個身份認同, 因此香港是一個廣東話城市之說慢慢形成。 藉著香當時港的經濟實力, 廣東話的地位曾經是十分重要。當時正直二十世紀六十年代, 香港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 經濟發展比同地區為快。由於香港經濟發展的壯年與本土文化興起正在同一個時空, 於是廣東話便以電影、電視劇、及歌曲等等大大輸出其他亞洲地區。很多東南亞人士為了來香港經商或做生意, 於是主動去學習廣東話

香港之所以能先行工業化,以致因資本的累積而獲得經濟實力, 其重要原因包括當時的亞洲政治局勢。當時香港作為一個邊緣城市, 地理上位於冷戰時期的兩大陣營, 共產主義(中國)與資本主義(英國)中間, 當時作為轉口港[25]及後來作為輕工業工廠集中地的香港便因應時期需要而賺取了大量的外匯, 使其經濟力量得以建立。五十年代, 中國被共產黨統治, 於韓戰期間, 聯合國對華實際禁運, 對於香港作為一個轉口港帶來了沉重的打擊[26]。不過由於當時香港從大陸移民得到大量的勞動力, 加上當時戰後百廢待興, 作為亞洲當時少數不受政治動盪影響的地區之一, 香港有穩定的政治環境, 吸引不少外資, 有條件讓勞工密集的工業化經濟發展起來[27]

香港比亞洲三小龍要早推行出口導向型的經濟模式, 有利佔據一定市場, 集結資金及人才。 五十至六十年代, 香港的塑膠業幾乎包容了整個世界市場, 而電子工業, 鐘錶業, 等等都在世界都有一定份量的出口佔有率[28]從當時的地區整合來看, 世界各國於二次大戰之後慢慢在不同地區組成經濟聯盟, 歐洲聯盟初形的歐洲的經濟共同體”, 六十年代組成的東非公同體”, “中美洲共同市場”, 以及亞洲地區的東南亞國家聯盟等等[29] 雖然這些地區的經濟合作有一定程度推廣經濟全球化,一體化,但當時那些地區合作組織普遍採用的貿易政策多為排他自保性的那些合作主要是為了維護地區內的經濟發展[30] 這種半開放的經濟市場形勢, 有利香港維持在既有的市場內的經濟地位, 使香港的出口導向工業能持續發展至七十年代

當時香港人的收入大大提高, 而由於香港土生土長的新一代又慢慢抬頭, 使本土文化中的廣東話元素得以於公共空間有所發展。一些廣東話電影、電視劇及歌曲便應需求而生。香港順應自己強勢的經濟發展, 較區內為先推行現代化的縱向發展(其科技及人才)和橫向發展(其影響其他地方的能力)當現代化的縱向發展發展至一定程度, 便有足夠的能力去推動其現代化的橫向發展。 從當代人類歷史而言, 歐洲國家於十八十九世紀殖民地擴張時代正是如此。[31], 以廣東話為主的錄像和歌曲便漸漸成為香港的主流, 並大量輸出至東亞區令廣東話,一種地方語言, 在語言界上佔了一個與普通話和其他官方語言同等的地位,代表著香港這一個地區的身份,如說普通話的是中國人, 說英文的是英國/美國人, 說廣東話就是香港人。

因為香港的經濟實力, 以致當時廣東話的地位大大提高. 香港人本身也不再視廣東話為難登大雅之堂之物 以粵語流行曲為例, 早年五六十年代香港的歌曲主流為英語的 披頭四”(Beatles) 及國語的歌曲, 到了七十年代粵語成為了主流, 有很多原本唱英語及國語歌曲的歌手都紛紛改變成為廣東話歌手, 當中包括:溫拿樂隊, 徐小鳯, 林子祥等等[32] 粵語歌的流行, 當然也有其他的因素:如科技的革新, 與大眾傳播媒介的推動等等, 不過其重要原因, 也是香港人本身由於經濟發展而勇於正視自己的日常語言, 對於廣東話的價值觀有所改變, 不再視之為粗鄙底俗。廣東話的主流地位, 誠然與經濟發展有密切的關係

一個地區如果能夠輸出用自己本土語言製成的產品, 必定對外地有一定影響. 以近年來說, 由於日本及韓國有經濟實力把它們本土語言的歌曲和電影等等輸出海外,令一陣又一陣的 日潮韓風來到香港 雖然香港的廣東話歌曲主要海外市場為居住外地的華僑, 但其影響力在外地也不少[33] 因為當時香港的粵語電影, 電視節目和流行歌曲在海外十分受歡迎, 這促進了時粵語作為華人在海外社區的共同語[34]

由於香港人在經濟成果後的本土意識增加, 因此於七十年代香港人開始推行香港的中文運動, 目的是要求中文成為在英文以外的第二種官方語言, 為中文爭取一個法定的地位 最後該運動成功, 中文並用於在香港的立法,司法, 執法機構當中中文的地位被提高之後, 令廣東話(當時在港的能說出來的主流中文)所得到的法定地位也被提高其地位也因此得到了一定的保障[35]

全球化對於香港以及廣東話的影響

1) 全球化對於香港的影響

香港於六十年代之後, 其經濟區域火車頭的地位慢慢下降, 其原因是亞洲的其他國家開始現代化建設, 並積極推行如香港般的出口導向型工業發展亞洲其如的三小龍, 包括台灣, 新加坡及韓國, 漸漸於經濟領域上成為了香港的競爭對手, 而日本和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 也在這個時候加入競爭因此, 香港在亞洲的經濟優勢慢慢減弱加上於八十年代開始, 國際局勢起了根本的變化在七十年代的石油危機之後, 國際上以前一些排他性的地區經濟合作組織蛻變成為開放的, 重全球競爭的組織 一些如 亞太經合組織”, “北美洲自由貿易協定漸漸形成這些組織的出現, 誠然大大加速了經濟全球化而且, 於八十年代初中國改革開放, 大力發展經濟, 並同樣以出口導向的經濟型式支持其高速經濟建設配合了當時經濟全球化的國際形勢, 中國面對著全球慢慢開放的市場成為了世界工廠由於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激烈競爭, 香港只好由出口工業製成品轉變至現在以服務業為主的經濟模式然而, 由於香港跟中國大陸在地理上相近, 而中國在多方面都比香港更具經濟競爭力, 因此於九十年代到現在不少香港人放棄在港投資或工作, 並轉移資金至大陸這樣的資金轉移令香港難以重建昔日強大的經濟實力香港為了保護自己僅有的經濟地位, 只好透過維持資本主義社會來更增加自己的競爭力這些轉變對廣東話在香港的發展起了負面的影響

2) 全球化對廣東話的影響

亞洲以至全球的經濟發展一體化,令廣東話的重要性大大下降香港政府雖然在推行兩文三語政策, 並積極鼓勵學校用廣東話作為教學語言, 但是香港人似乎並不熱愛用母語上課有很多父母, 為了讓兒女學校畢業後有更大的經濟競爭力, 於是努力鼓勵他們學到英語及普通話為的就是要令他們在全球的競爭下有更大機會找到優厚的工作為什麼要學英文及普通話? 因為說該兩種語言的中國和美國, 都是當今經濟發展最快最強的國家為了與該兩國做生意, 學習其語言是非做不可的事正如非日本人去學日語也是由於日本的經濟能力[36]的在作為英國殖民地時代的香港, 教育上一直以英語為高級語言, 也是作為了一種目標語言其地位比本土語言廣東話為高, 屬上流人士的官方語言一直以來, 雖然港英政府大力強行教育香港人成為英國公民[37], 但所取得的成績並未如英治印度及埃及那麼理想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當時香港人從經濟富裕建立起對廣東話的尊重及信心. 使得英語仍只能成為一種高級語言, 但不能普及於香港, 以致令廣東話的強勢被削弱不過, 殖民地政府這樣的語言政策卻為港人提供了學習英語的機會到了經濟全球化加速的時代, 由於美國成為了全球最強的經濟大國, 而且很多全球性的企業或商業組織都是以說英語的發達國家為首 因此很多香港人主動學好英語, 而英語的重要性也漸漸蓋過廣東話─一種不能提升競爭力的語言[38]為了同樣的理由, 在香港學習普通話的人也愈來愈多[39], 而隨著大陸的經濟發展, 愈來愈多的香港人希望或願意到大陸工作, 令普通話的地位將在香港有所提高[40]加上中共政府大力推動普通話普及化, 雖然現在不論香港或珠江三角洲附近都是普粵相語並用, 但在政府的政策及經濟因素下, 廣東話的地位不見得能夠保留[41]

金錢的商業交易, 往往需要有一種共同語言, 才可以成事[42]雖然說英語的人在全球總人口裡只佔大約8%[43], 但由於很多已發展國家都是英語國家, 它們在國際舞台建立已久的政治與經濟地位驅使很多人也願意學英語作為通商的共同語文( lingua francas) 縱然英語及普通話對於經濟前途有其一定的重要性, 就這樣可以推出廣東話在香港日漸被忽視嗎? 在其他地方也許不可以, 但香港可以

因為香港早於殖民地時代開始奉行資本主義制度, 當時英國於二次大戰後在亞洲的勢力大減, 加上1949年中國赤化, 冷戰的時代開始, 港英政府為了抗衡共產主義在香港的散播, 於是急於以市場主導的資本主義經濟模式推行經濟建設。目的既是希望令港人富起來,令共產主義的吸引度下降, 另外也是利用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抗衡中國的共產主義。由於港英政府只重於發展經濟, 香港因此慢慢變成一個只談經濟利益的功利社會。香港人漸漸成為純粹的經濟動物, 考慮事物往往從利益出發。中環價值的意識形態[44]成為了香港社會的主流。 當廣東話再不能比其他語言提供更多經濟效益時, 它隨時可以更換為英語或普通話

對廣東話重視程度的下降, 不只是香港獨有的情況。於九十年代至現在全球使用廣東話作為母語的人數有明顯的下降趨勢。於2002年全球使用廣東話的人數高達六千六百萬, 但到2006年間人數下降至五千四百萬, 相差足足一千萬人。[45]在沒有經濟或政治的實力支援下, 一種語言如果愈來愈少人使用的話, 它能夠存在於世的可能性便愈來愈低。

經濟全球化, 令香港漸漸變成一個混雜城市(hybrid city). 香港的混雜程度, 不但令一些特色的廣東話消失, 也令廣東話的強勢減少, 而且令香港的廣東話變得如孤島語言由於經濟全球化, 香港的文化產品如電影、 音樂等等對國際的影響力已經大減相反, 由於別國的經濟實力增加, 令他們有能力向外地輸出更多自己本土的文化產品, 如日本的電玩遊戲、韓國的電影、英美的小說、 歐洲的食品等等。一些大型跨國集團, 如麥當勞這類型的快餐連鎖店的業務在香港愈來愈多, 隨著這些產品而來的, 是它們背後的文化及語言。以美式大型快餐連鎖店為例, 這些快餐連鎖店跟香港傳統的茶餐廳競爭, 慢慢佔據了一定的快餐市場。一些在五六十年代用於傳統的茶餐廳常用的廣東話漸漸變得寂寂無聞。例如: 以前的行街”(外賣)與現在我們去麥當勞的 ”(是英文take-away的直接意譯吧)

而且, 在眾多不同語言所構成的文化產品的長期薰陶下, 香港廣東話的地位實在令人憂心。人們為了追求由非本土語言社會所產生的文化產品, 於是主動去學習該種外語。其中一個原因解釋為何有很多香港人願意花錢學日語, 或對日本的文化有深厚的興趣, 就是因為他們都是在日本的卡通片及內在的日本文化的影響下成長的。因為外來文化產品而重視該文化的語言還有很多例子, 如韓國電視劇集所引起的一陣 學韓文的韓風。當人對於該文化產品有了興趣的時候, 廣東話配音已經不能滿足他們了。在眾多語言中, 他們對於廣東話的主導地位的不再重視. 對於廣東話, 一種不能寫只能以口講為記錄承傳的語言, 多元的文化產品供應是一個危機。

另外, 廣東話的造句結構漸漸被不同強勢語言的同時出現所侵蝕。在一個混雜城市如香港, 由於幾種的強勢語言,包括廣東話, 普通話及英語,皆同時出現於香港的社會上。雖然英語並不是港人日常的用語, 但因為香港殖民地的歷史之故, 港式的廣東話特色就是中英語雙用. 例如: “我食完飯call”, “你可唔可以staylei度一陣?”等等. 廣東話因為是香港本土語言, 因此有其本土強勢。英語於經濟全球化下,並在美國積極推動下成為天下的強勢語言。因此, 對於不斷有機會接觸到這兩種強勢語言的香港人來說難免會有雙語混用的情況。 這種 雙語現象”(bilingualism), 加上日漸重要的普通話, 變成三語現象”(trilingualism), 並可能最後引致幾語混用。 幾語混用的壞處就是當你離開了你居住的地方, 到了廣州跟當地人說廣東話時, 他會不明所以。一句廣東話,如果又混有一些英語或普通話的話, 遇到一些只懂廣東話的人就在溝通上就有了很大的問題。如果將來三語混用真的發展起來, 只怕要找一個完全明白香港人所說的話的人也有一定難度。有香港特色的廣東話最後會由於無人明白而變成孤島語言!

結語

於經濟全球化之下, 廣東話相對以前的影響力及重要性大減。在中國與美國的經濟強勢影響下, 可見的趨勢是愈來愈多人會選擇學習普通話及英語, 而廣東話在缺乏經濟或政治的支援下, 只會慢慢在全球化下被淹沒。香港的文化與香港人所使用的廣東話是分不開的。保護一種語言, 不只是保護該種語言的本身, 更是要保護構成該種語言的獨特文化。

世界各地的語言發展概況

中國的語言政策發展

普通話地位提升的背景:

普通話是怎樣的一種語言?根據國家語委的定義,普通話是以北京語言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的現代漢民族共同語,稱普通話就是國語,是國家普遍通用的語言[46]。那麼,普通話如何成為「普遍通用」的「國語」呢?

自中共建國以來,共產黨即以北方方言為規範的普話作為官方語言。很大程度上,這是由於國共兩個政權的地緣佈局。國民黨在南京及中國東南部處有固定勢力,而共產黨則佔據中國北方。許多中共領導人都是北方人,而北方方言的運用理所當然地成為共產黨的溝通語言。故此,中央政府在1950年初開始著手向全國的少數民族與落後地區進行雙方言(bilingualism)的推廣政策。所謂雙方言,即其同發展普通話與地方方言。據統計顯示,中國56個民族有80多種語言[47],大多是跨區域的地方語。中共稱這種語言紊亂不一的狀況,會影響到國家的未來發展,他們所持的理據大致有三:

1. 五十年代的中國,正準備進行大規模的工業建設,以普通話及漢字簡化則有利於各地建設的規劃與協調。再者,工業建設需要大批有文化的勞動者,惟當時的中國有逾八成的人口是文盲,這對於工業化的進程起了極大的障礙。普通話統合各地語言以拼音及白話文規範的優勢,配合了漢字簡化工程,認為普通話的推廣具有掃治文盲的迅速功效。

2. 這是基於普通話本身的使用人口而言,以普通話為標準音是因其代表性較大,使用人口較多;另一方面,這是基於地區的政治經濟形勢,普通話用語區處於華北、華中地區,屬經濟較發達的地區,威信較高,中共希望以代表著經濟富饒的普通話來整合經濟落後的鄉間地區。而實施語言統合就是發展地方經濟的第一步。

3. 從政治的角度而言,普通話的推廣背後的動機,一如二千多年前的秦始皇統一文字的舉動,毛澤東,在許多的當代中國史學者而言,推廣普通話與文字簡化很大程度上是起政治整合的作用。蓋開國之初,一方面部分地方勢力仍然具有國民黨的背景,另一方面,從共產黨在各地的游擊戰衍生出的地方主義,正困擾著中共中央的管治,推廣以北京語音為中心的普通話是消除地方主義的必然且內在的手段,從地方語言的角色逐漸被抹去,地方的語言思想也同時被中央的語言思想所完全統制。

以上是中國開國之初籌劃推廣普通話的動機,那麼現時的普通話推廣情況又如何?

現時普通話推廣情況:

經過50多年的推廣之下,普通話在中國經濟較富庶的地區大都逐漸流通。這很大程度是歸因於中國的市場經濟發展[48]。研究指出,一方面由於普通話語區的經濟發展強勁,更多人主動學習普通話;另一方面,隨著經濟所帶動的地區流動性,民工的流動同時帶動著普通話迅速地向全國擴散。單以東莞市為例,以往這個閉塞的城市,現在本地居民有145萬,而外來居民卻高達150多萬[49]。目前該區懂普通話的人數正以倍數増長。

目前中央政府改變策略,透過這種流動性,改以城市為推廣普通話的重點。期望以城市的輻射功能,向鄉間的落後地區推廣普通話。在九十年代以後,中央又推行一系列的語言措施,如1996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語言文字法》、2001年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將普通話的規範與具體要求分成三級六等,並以《漢語拼音方案》的性質、作用與漢語拼音的教學方法為基準,將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管理、監督辦法和法律責任徹底規範。如是者,普通話的地位更形穩固。「國語南下」的趨勢似是勢不可擋。

除了中國沿海的富庶地區呈現出普通話普及的現象,在其他的少數民族地區上,即如滿、回兩族的地方語言已瀕臨消失的邊緣。

地方語言的現況:

在中國的憲法中雖然有列明「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而民族區域自治法又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構保障本地各民族發展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然而,目前的少數民族語系並非如中國的法律條文所寫的「自治」。

事實上,現在回、滿二族基本上幾乎所有的人口都只懂說普通話,這是由於以往中共並沒有培訓更多的滿語、回語專家,導致傳承傳統語言的少數民族失去了支柱。同時,大量從外省移入開發的漢人,也起著沖淡少數民族文化的作用,漢滿、漢回通婚同時帶動著普通話對下一代奠下獨大的基礎。再者,基於經濟因素而言,少數民族由因資源開發問題而要學習普通話,情勢所致,造成今天之果。

至於經過對西藏的開通後,目前最令語言學家擔心的是藏語能否在經濟開發的潮流下繼續生存。站在廣州話的形勢而言,雖然基於廣東一帶的經濟優勢,廣州話仍能處於勉強自立的地步,然而,從泛珠三角及長三角的經濟融合而言,則普通話的影響力將更直接影響粵語區的秩序,從現時的國粵並用,到被國語整合的局面不難預見。

普通話與漢族霸權?要求國家的真正多元性

實際上,中共的民族政策一向都是以漢族為中心的,語言政策也不例外。中共曾作出部分所謂鞏固民族多元性的政策,例如設立「民族教育處」教授少數民族語文,但西藏、新疆及寧夏都沒有設立[50]。另一方面,政府透過改革文字先將白話文引入少數民族,再以白話文為規範的普通話作配合,透過我手寫我口的語言優勢,將少數民族語言的生存空間逐步窄化。中央政府又以經濟的誘因使少數民族的語言與文化自我解體,少數民族被迫在脫貧與保存自身文化上作出取捨[51]。所謂的「民漢兼通」已名存實亡。

國家語委在1997年便對普通話作出了將來的展望:「2010年以前,普通話在全國範圍內初步普及,交際中方言隔閡基本消除,受過中等教育以上的公民具備普通話的應用力,並在必要的場合下自覺地使用普通話」。由是觀之,普通話要貫徹全國所有人民的決心非常明顯,單元性的社會即將出現,然而一個單元性的社會將缺乏活力,缺乏其他文化的沖擊與補足。為此,我們要在廣州話被消滅殆盡前,盡快保留廣州話的地位,以維持一個多元化的社會。

美國的語文政策情況

美國雖然沒有特定的語言政策,這令外界對美國的語言自由感到羨慕,可是,只要深入了解美國的社會結構,其實美國社會同樣出現了英語壟斷的情況。事實上,美國具移民背景者佔總人口接近一半,這些人口來自不同的地方,帶著不同的語言文化進入美國,可是,他們最終所說的卻是不屬於他們種族的英語,顯然地,美國政府背後正出現了一種隱藏的社會同化政策[52],繼而構成了一個英語霸權的社會。

要說明這種隱藏的社會同化政策,從美國的教育體制說起是最適合不過的。美國的主流教育體制容不下其他的外語。它基本上假設了英語在教學上比其他語言更合適地作為教學語言。儘管教育體制後來發展至所謂的雙語政策,許多教師在英語取得絕對的優勢之下,仍以英語作為一個機制性(mechanistic)、技術性(technical)的角色,這措施被 “English for the children[53],用以援助那些被建構為「失敗」的非英語的少數學生。繼而聲稱只有透過英語的指引,這些非英語的學生才能平等地融入美國的社會。

這些受影響的非英語的學生,早期的主要是美洲的印第安人,及至現在的主要是黑人、亞洲人。前者在十九世紀至廿世紀初在英語壟斷的文化政策下,實早已殆盡,其情況與澳洲的白化政策如出一轍。近十數年美國政府雖提出保護少數民族文化的口號,但實行上也不過是將印第安人的模型或一些簡短的歷史用玻璃窗鑲起展覽,這種博物館式的補救措施事實上就連印第安人的後裔也難以接受,非常反感。至於黑人群體,從以往由非洲被販賣到美國的黑奴,到今天說起英語的黑人社群,語言上的轉變大抵上與印第安人的遭遇沒大不同。更諷刺的是,這些成為今天鼓吹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ralism)的黑人族群,在這種社會同化政策下,就連他們自己也認為去宣揚其他的文化也只有在英語之中進行[54]。多元文化教育(multicultural education)在這種背景下,只能為學生帶來遠離其他語言與文化背景的從屬性的經驗(experiences of subordination)

要解構這種被扭曲的語言與文化,則難免與殖民化(colonization)扯上關係[55]。這些不諳英語的移民一方面在學校中受到英語壟斷的課程影響,另一方面,卻又被社會標籤 “Spanglish”,即發音不準確的英語。當這些移民也接受了一種文化認同的霸權一個壓抑他們自身語言的語言殖民主義(linguistic colonialism),他們便會失去了一種機制,以作為審視語言的意義(significance)與文化上的沖擊(cultural struggle),而這機制正是建構不同社會團體相互的抗衡性的平衡關係的重要因素[56]

從英語建構為一種Common Language演化成tongue-tying的情況,也是美國目前的現況。Tongue-tying的目的就是為美國重新建構壟斷性的文化價值,一方面,表示著對不同的文化源頭、不同的過去與不同的祖先對美國價值的向心力,消除集體的迷思;另一方面,建構一個通用的「母語」,也建立一種社會規範(norms),以創造一個同化與不可分割的將來。簡言之,美國的英語霸權地位就是為了營造皆大歡喜的模式(let’s-live-all-together-happily model)[57]。從政治的分析而言,追些舉動也不過是為了統制非白種與從屬階層,政府透過教育政策含蓄地透視教育帶來的經濟需求,從而將移民與反對份子社教化起來。這最終為自稱最民主的美國,帶來了文化民主(cultural democracy)的迷思。

歐洲的語言政策與實況

歐洲進入了歐盟的區域整合時代,歐洲的民族國家所構造的語言版圖雖然相對之前提及的地區更為多元,可是情況在近十年的發展出現了變化。以下將從歐盟組織的體制及歐洲民間的變化看語言正被同化的現象。

在歐盟的體制中,其歐盟成員國宣言有列明,為尊重各成員國的文化及語言,一切成員國的語言都會成為組織的官方語言。目前,歐盟的出版附有十一國語言的翻譯。然而,在1999年第一次出現成員國對官方語言的修正案,部分成員國認為堅持語言多元化的政策正為歐盟帶來極大的財政負擔。歐盟僱用近6000名翻譯員,開支包括歐洲議會及歐洲法庭,共計32千多萬歐元[58]。一些較少數的語言如希臘語、瑞典語等在會議的過程中逐漸被邊緣化。這又涉及到歐盟的官僚體制實際上對語言政策的運作。據調查統計,儘管歐盟憲法寫明尊重各國的語言,可是,越低級的官僚,在非正式的會議上,越少種類的語言被運用[59]。基本上在這些會議上、英語及法語取得了壟斷的地位。可是,這場英、法的語言之爭,在對其他歐洲的成員國對第二、三語言的偏好調查顯示,英語大獲全勝。(參考圖8.4)

以上的結果,很大程度上與民間的語言教育政策有關。歐盟雖然鼓勵學習少數的語言,但是這種有名無實的官方政策正在被各國的自治性的語言教學政策逐步推倒。構成英語在歐洲逐漸產生同化的作用,主要有兩個誘因:外語政策(foreign language policy)的設計及經濟誘因。外語政策的設計者認為社會的紛爭往往不是經濟導向,而是語言差異的問題,本著這種邏輯,以霸權的語言產生同化作用的極大化。選擇英語作為外語正是基於英語處於經濟的優勢,而經濟及社會狀況處於較弱勢的邊緣國,儘管極力主張多元文化,在國家的外語政策發展下,英語也被設計成優勢語文,而其他國家的語言則被排除於教育課程之外,以希臘為例,它的外語教育是以英語為主,但鄰近巴爾幹半島的語言卻被排除於外,足見語言與權力間的緊密關係。[60]

簡言之,歐洲以往「一個民族,一種語言」(one nation, one language)[61]的格局已出現了變化。即使歐盟憲法明言尊重各種文化與語言,可是,這只是徒具空言,實際上,英語已經在歐洲這個多元的群體中冒出來,語言的同化進程正無聲地進行。

台灣的語言發展

臺灣的主要語言有國語、閩南話、客家話及原住民語等。除國語是由戰後移居臺灣的外省人帶來的 外來語言外,後三種都是在臺灣發展時間較悠久的所謂 鄉土語言。以閩南話為母語的人口佔臺灣總人口75%,客家話人口佔總人口11%,國語人口佔13%,原住民則是1%[62]戰後臺灣的語言政策主要經歷了兩個時期,第一期是國民黨政府治下的國語化運動,另一期則是於2000年實現政黨輪替、民進黨政府上臺後推行的本土化運動。

民進黨執政後便開始推行語言政策上的本土化、去中國化,除了是為台灣獨立製造文化層面的理據外,亦可說是民進黨政府及獨派人士對國民黨政府全面推行國語,長期排斥、貶抑甚或禁止教授臺灣本土語言的舉措的強烈反彈、并試圖借此重塑台灣人因殖民統治而被扭曲再扭曲的身份認同。

在日本殖民統治時期(1895-1945) ,日本當局的在台語言政策不僅是以日語為頂層語言,而且將日語強行推廣到原來屬於中文或低層語言的領域,例如報章雜誌、學校教育,甚至家庭生活。日本在台期間實施語言政策,可以分為三個時期:

1. 懷柔期(1895-1912) 。日本教師和官員學習閩南話,學校用閩南話教授日語,並且每周有五小時用閩南話教中文。

2. 收縮期(1913-1936) 。中文課減至兩小時,高年級改以日文教中文,日語課則改以日文教日文的直接教學法。

3. 嚴厲期(1937-1945) 。停辦報章的中文欄。禁絕中文私塾。學校停開中文課,嚴禁學生在學校說閩南話,否則處罰。公家單位禁說閩南話,並獎勵國語常用單位

在這些重日輕中、賤中的語言政策下,一方面會說日語的中國人比率大為提高,1941年達到57%1944年更達到71%。另一方面,受到這些歧視性政策及日本殖民統治的總體影響,台灣人視本身接有的中國文化為愚昧落後的像徵,而日本文化則為文明先進的,繼而台灣人對他們本身接有的漢語方言的語言忠誠亦隨之下降,漢語方言的使用功能萎縮。台灣人對他們的身份認同、文化語言定位受到扭曲從而出現偏差,即將他們的固有文化、母語從屬於、低等於日本文化及日語,甚至將台灣文化、語言的出路建基於對日本化的靠攏。這是為第一次扭曲。

1945年,日本戰敗,台灣光復。三年後,國民政府敗走台灣,跟隨著的120萬大陸軍民亦湧入台灣。國民政府其後隨即在台灣推行國語運動,一方面是為便於外省籍統治階層與本土籍人民間的溝通外,另一方面亦是為消滅台灣的本土意識。彷彿在國民政府眼中,台灣人接受50多年日本統治的過去已是一種原罪,必須以國語運動(中原教化)洗淨這些台灣日治遺民(化外蠻夷)的業已受到帝國主義污染的思想。

國民政府以隨著的120萬大陸軍民所操的國語作為語言基礎,展開 說國語運動,在全社會全面推廣國語,規定各級機關和各種公共場所一律使用國語,取締羅馬字方言聖經,從1950年至1987年甚至禁止在學校說方言。

經過數十年的雷厲風行,在當今的台灣國語不僅是高層語言,用於政界、教育、電視、電台等領域,可以說也是低層語言,用於日常生活和社會交往。以台北為例,台北市的外省籍人口只佔26.7%,但卻有99.2%居民會說國語。有50%的客家人和43%的閩南人的在上學以前就學會國語。在台北母語不同的居民互相交際主要是依靠國語進行。由下表可見,在各民系間國語的溝通度幾乎達到100%,閩南話的溝通度平均為50%,客家話則幾乎沒有溝通度。

(台北市三種主要語言的溝通指數)[63]

語種

民系

國語

客家話

閩南話

外省人客家人

1.000

0.030

0.356

外省人閩南人

0.985

0.001

0.459

客家人閩南人

0.985

0.025

0.720

作為外來語的國語盛行,標誌著作為母語的本土語言諸如閩南話、客家話及高山族語言的式微。以台灣第一大方言閩南話為例,閩南話在當代台灣的使用功能比50年代以前要小,那時候閩南話是社交、教育和電台的主要語言。但由於國語的成功推廣,閩南話被迫退出所有公共領域,只餘下家庭的最後據點。例如電視台的閩南話節目的時間比率在60年代初為20%,但到了1978年已降至只有5%-7%。而青少年一代的閩南話能力也有所減弱。可見,國民黨政府的國語運動成果非常顯著,成功地大大削弱了閩南話等本土語言對台灣人的影響。

台灣人在接受了50多年日本統治,在戰後要立刻回歸中國,這對台灣人來說更是很大的政治衝擊。回歸後國民黨更把他們當成低人一等的中國人,強迫他們轉學國語,將他們身份高低、成功與否繫於國語能力之上,由是,台灣人的身份塑造及自我認同被再次扭曲。

面對台灣人在過去所經歷的身份扭曲及再扭曲,在2000年上台的民進黨政府決定依靠語言、文化、教育本土化來建立台灣人的自我意識及主體思想。

在推行一連串語言、文化、教育範疇上的本土化政策時,民進黨政府抱持所謂「同心圓」理論: 一個人要先從了解自己家族的歷史,進而了解所在村里的歷史、地理,進而了解所在鄉、縣的歷史、地理,再進而了解所處的地區、國家,然後再亞洲、非洲、美洲以同心圓放射出去,如此一來則會產生認同,有認同才會有內聚力,才能型塑台灣的影響力。簡而言之,是以所居住的台灣為圓心,然後中國大陸、亞洲、世界放射出去,塑造具有本土意識的台灣人。

在諸般本土化語言政策中,影響最為廣泛深遠、亦最關乎語言本土化成敗關鍵的是於2001年推行的 鄉土語言教學。台灣當局表示希望推行鄉土語言教學能增進族群融合與多元文化傳承。其實施之基本理念如下:[64]

1. 尊重多元文化精神及各族群語文特性。

2. 強調族群語文對本土文化延續及創新的重要性。

3. 培養學生熱愛鄉土情懷,進而了解及尊重不同文化,促進族群融合。

根據台灣 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為推行鄉土語言教學國小一年級至六年級學生,應就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語等三種鄉土語言任選一種修習,國中則依學生意願自由選習。學校得依地區特性及學校資源開設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語以外之鄉土語言供學生選習。”20032月,台灣教育部又宣佈,廢止施行已數十年的國語推行辦法,為國民黨政府的國語運動劃上正式的終結。而在為閩南語整合出官方拼音系統的計劃方面,台灣教育部於2006年宣布棄用國際社會及海峽兩岸均通用的漢語拼音,而製定本土色彩濃厚的「台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教育部又編纂閩南語詞典及語言資料庫,為閩南語規範化及將來能書寫語言文字鋪路。民進黨政府亦作出多項政治上的措施以配合本土化語言政策,例如命令軍隊制定閩南話、客家話的軍歌、口號並著力提高閩南話的政治影響力,例如鼓勵綠派立委在競選以至立法院發言時以閩南話發言,陳水扁就經常以閩南話發表公開講話。

在民進黨政府本土化語言政策的帶動下,各種本土語言(尤其是閩南話)的社會使用功能及地位得以有所提升。例如自2002年實施國中小九年一貫課程後,將鄉土語言列為正式課程,納入語文學習領域中。至2006年為止,已有3300所中小學開辦有、近300萬學生修習鄉土語言課程,計有閩南語63,652班,客家語7,995班,原住民語3,202班,實施年段由小一至國三。[65]

母語在香港和台灣所面臨的境況有相似之處。閩南話等台灣本土語言自兩蔣時期即在政治和經濟上遭受高層階段有計劃的擠壓和打擊,因而其使用功能和領域大為萎縮。廣東話在香港自回歸以來亦面臨同樣的趨勢,而這趨勢在可見的將來更只會愈演愈烈。現在已有若干學校以普通話教授中文,而社會上要求以普通話取代廣東話教授中文、加強普通話在香港的使用功能之呼聲日大。這些呼聲主要來自親建制的政商高層人士。他們或為了向北京的新主子宣示效忠(政治目的)、或為了與中國蓬勃發展的經濟市場接軌(經濟目的) ,而希望能將廣東話在香港的角色大大削弱。長此下去,廣東話實有可能步上閩南話在台灣的後路,即被完全趕出傳媒、交際、學校的社會領域。面對這個潛在危機,台灣政府透過種種措施強化本土語言的努力實在值得香港政府效法。因為唯有保住了作為香港本土文化根本的廣東話,香港才可以不致在全球化的浪潮中迷失方向,並得以繼續發揮甚至擴大自身的影響力。

問卷調查資料分析

1. Q.1) 你認為廣州話的地位會被普通話逐漸取代嗎?

分析59%的受訪人仕認為廣州話的地位不會被普通話逐漸取代。

可是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亦反映出人們對廣東話被邊緣化這個問題缺乏危機意識,有點溫水煮蛙的味道。這更突顯推行我們政策建議的必要性。

這樣說並非空穴來風。

我們看看政府的取態.

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主席田北辰力倡用普通話中文,名校英皇書院及皇仁書院均已經或計劃用普通話,局部取代廣東話教授中文科。據知背後原來是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在推波助瀾,她一月中時曾向官校「建議」試用普通話教學。[66] 可見政府在語文政策的確矮化了廣東話。因此,我們更有責任去避免這個趨勢。

Q.3) 在英語全球化的環境下,廣州話還有它的價值嗎?

分析90%的受訪者認為在英語全球化的環境下,廣州話還有它的價值[67]

這確是一個可喜的現象,因為在全球化洪流下,刻下的香港人沒有盲目崇拜外語,仍能保持理性了解廣東話的價值,沒有像於三十年戰爭戰敗的德國人般輕視自己的母語。

這項結果,亦引證了George Herbert Mead的語言-身份構成理論(見頁8)

Q.6-Q.8你重視……正確讀音嗎? (5分最高, 1 分最低)

Q.6) 廣東話

Q.7) 英語

Q.8) 普通話

分析我們先看以下的結果:

選擇45分的%:

à廣東話: 67%

à英語: 70%

à普通話: 67%

從結果上看, 受訪者對三種語言讀音準確的重視程度相若。但是以下事例卻與結果有相違背之處。

多位學術﹑教育﹑文化藝術界別人士組成「粵語正音推廣協會」於較早前訪問了十間中學的中一及中四學生共四百人﹐調查學生粵語發音是否正確。結果發現﹐學生對錯讀發音及慣用懶音的情況嚴重﹐個別聲母錯讀率高達五成﹐近一半受訪學生未能掌握正確發音。協會主席殷巧兒表示現時大眾傳媒﹐以至學校教師都忽視正音的重要性﹐學生粵語發音錯誤問題嚴重。[68]

, 中文大學學生均須接受粵語正音測試,但是每年都有不少學生埋怨這考試多此一舉。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導師歐陽偉豪博士表示:「學廣東話,跟學普通話、英語或法語不同,我們很少先由拼音或一套特別的語法學起,家長教孩子講廣東話時,往往注重詞彙的內容多於孩子的發音。」[69]

從這些事例可以見到,一則大眾似乎對廣東話正音不太重視,二則英語與普通話, 廣東話的教育方法有根本分別,令到社會有重前者讀音而輕後者的風氣。

因此,我們必須要有危機感,在提高大眾對正音的重視上要多下功夫。

Q.9) 相比英文, 普通話, 你覺得廣東話是次一等的語言嗎?

分析: 香港政府於回歸後推出 兩文三語母語教學等政策, 看起來廣東話有了跟英文普通話同等的地位。 然而現實上,中文,尤其是廣東話,總是被輕視。社會對母語教育的態度是有相當的保留。不消說,中文中學、就讀中文中學的學生被負面標籤了。 同時,社會相當重視英語,期望自己和別人的英語字正腔圓。很多人會因不諳英語而感到慚愧,甚至自卑。可以說,英語是信心的來源。現在香港與中國有更多的經貿關係, 我們還得要趕緊學習普通話,因為這是另一份信心和認同的來源。結果,廣東話又一次被邊緣化。數據結果與現實的不符, 可能是由於香港人對於自己的身份有所認同, 而廣東話正是香港人身份的一個重要表現。因此, 他們有意識地把自己與內地人及外國人區分起來。並希望有平等的地位。

Q.10) 你贊成用普通話上中文課 ?

分析: 我們現在所學習的中文其實是普通話的白話文產品。用普通話上中文課, 對於更好學習書本上的中文有很大的幫助。加上中文課於香港是主修課之一, 其上課數量比其他副修為多。因此, 如果用普通話上課必對學習普通話大有幫助。不過, 仍然有58%的受訪者認為不應用普通話來上中文課, 其原因可能是因為大家發覺很多廣東話用語,找不到一個簡單的對應詞,因為普通話沒有那樣的概念,即使有相應的說法,用語也不見得轉譯得很準確,假如有人說︰「他每一篇作文都被貼在報告板上」,不一定帶表揚意味;說「老師要我放學留下來」也沒有受罰的意思;而「貼堂」和「留堂」兩個詞的色彩就很鮮明。但縱使是那樣,也要讓學生知道,這只是香港慣用的說法,對外來的人,或你到外地去,還是要用大家能共同理解的用詞和說法。然而, 漸漸開始有人提議用普通話教中文, 為的正是推行規範的漢語文法和語法,使內地人在閱讀上也易於明白。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份, 有理由相信將來將有更多對香港學生學習普通話的要求。這個數據正正顯示香港人對於保留香港獨有文化的訴求。

Q.11) 你覺得廣東話是粗鄙的象徵嗎?

分析: 廣東話雖作為一種地區方言, 但即使相對一些官方語言如普通話及英語有96%的受訪者認為它不是粗鄙的象徵。其地位之建立, 實際上是因為中文在香港的官方地位。於回歸之前, 香港人的所謂的官方語言是英文及中文, 而中文是指廣東話。廣東話因而擁有了跟英語一樣的法定地位。回歸之後, 香港特區政府推行 母語教學的教育政策, 使廣東話的官方使用率大大提高。新一代香港人不像以五十年前的人一樣鄙視廣東話, 也不會視之為草根語言。不過, 雖然如此, 但廣東話的地位明顯仍然比英語為低。英語作為香港地區的 高級地位仍然因為經濟全球化而得到了支持。人們不會認為說廣東話是羞恥的事, 但要選擇學好什麼的語言, 有很大的機會那個選擇仍是英語。廣東話暫時沒有一套準則來規範寫作, 不過, 如果大部份人都認為廣東話並不粗鄙, 那把它寫下來也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來把這種方言保存。

對語言政策的建言

為了保護粵語,維持社會文化的多元性,本會從各種文化的保育措施、社經因素與教育推廣的政策,作出以下的建言以供參考:

1. 編纂粵語字典

l 現時市面上的中文字典大多是為書寫白話文而編輯的。即其所列舉的字詞釋義﹑用法皆是針對以國語為本的所謂「書面語」。而廣東話中很多獨有的字詞意思﹑用法皆被視為「口語」而未被收錄。例如「巴閉」一詞在粵語中解作了不起,但在一般中文字典﹑詞典中都只會有「巴」﹑「閉」的解釋,而不會收錄「巴閉」的意思。這會引致很多只見於廣東話的字詞散失﹑威脅廣東話的齊整性的﹑豐富多樣的語言系統,不利於以廣東話作書面語的努力。又很多粵語詞都是尢其是形聲詞有聲無字﹑或寫法不一,造成混淆。為了協助粵語入文,以廣東話寫作中文,實有必要將粵語的用法﹑語音規範化,並以詞典﹑字典的形式記錄下,讓大眾得以遵從。
香港政府可以邀請專研粵語﹑語言學﹑文字學﹑民俗學的專家學者及社會各界人士代表,共同參與制定一部官方認可的廣東話字典,將很多現時只見於口語﹑有聲無字﹑或寫法不一的獨見於廣東話的詞彙統一下來,或另創新字,或統一寫法,總之就是將目前龐雜不一的廣東話整合起來,以便於教授以廣東話書寫中文。另外,這些字典﹑詞典亦都記得下諸如前述「巴閉」等粵式獨有的字詞,以保留廣東話的多樣性。

2. 創設「香港文化協會」海外辦事處

l 誠如本計劃所載,本組織「香港文化協會」之成立目的為竭力捍衛富有歷史﹑文化價值的廣東話,不致令其成為脫離日常生活﹑人文環境的博物館式的死的語言,並致力發揮廣東話背後所承載的寶貴的廣東文化及由之衍生而出的活潑的香港文化。
要達致推廣廣東話的目的,單靠本會在香港的工作並不足夠。更為進取的是憑藉香港本土文化的優勢將廣東話推廣於外地。
因此本會建議香港政府協助本會在海外設立辦事處以推廣廣東話。香港亥化協會海外辦事處可仿傚英國文化協會,在海外開辦課程教授廣東話和香港文化。這些課程可以先向移居海外的香港移民新一代推廣,以鞏固在海外固有的廣東話人口。香港文化協會亦可以透過宣揚香港電影﹑流行曲等流行文化的興趣,繼而參加有關的粵語及香港文化課程。
香港文化協會海外辦事處亦代香港政府統籌在外國舉行的粵語拼音試,以便為外國有志學習廣東話人士提供可靠的考核其粵語程度的工具,有利推廣在外國的粵語學習。

3. 經濟誘因

l 我們亦建設政府設立全港範圍的粵語拼音試排行榜,每年全港在粵語拼音試中得分最高的若干應試者,可獲得一定金額的現金獎賞及表揚。透過這些獎勵可提供經濟誘因去吸引更多市民學習和關心廣東話及其背後的香港文化。

4. 增強香港人的本土意識,以加強本港居民對廣州話的語言忠誠度。

所謂語言忠誠度是指一個個體或群體對某種他所持有的語言的忠誠度,即使用的頻率如何,會否自覺使用,會否自我限制地不去使用它。

對母語的語言忠誠度通常較高,但也會受若干因素的影響,如政治、濟、文化方面的原因。例如在台灣社會中,客家語是弱勢方言,面對通用語言(國語)和強勢方言(閩南語)的擠壓,出於政治和經濟層面的考慮,很多客家人一出家門便不說客家話,在與別人的交往中也不會嘗試堅持使用自己的母語。有很多新一代的客家人甚至不會說客家話。以,可以說客家人對客家語的語言忠誠度較低。

現在香港人對廣東話的語言忠誠度亦正面臨不斷下降的隱憂。這可歸納作政治以及經濟兩方面的原因。政治方面,隨著香港回歸中國,一朝天子一朝臣 香港的上層階級變得非常熱衷於學習普通話以迎合中國政府,故普通話的重要性不斷提高。而英語雖失去以往的政治競爭力,但因著她無與倫比的經濟競爭力,英語在香港作為頂層語言的地位未有絲毫動搖;而普通話的經濟競爭力亦因著中國經濟蓬勃發展而愈加提升。在英語和普通話的雙重擠壓下,港人對廣東話的重視程度下降,語言忠誠程度亦下降。這可表現於愈來愈多家長把子女送進國際學校,又很多人認為只要掌握最低限度的廣東話就行了,不用太認真去學。

以,香港政府可透過增強市民的本土意識以加強港人對廣東話的關注程度。 香港政府可增加對港人宣傳香港本土電影、電視劇、流行曲的輝煌過去以及其與香港人身份的聯繫,把兩者有機地結合起來,以流行文化等較易為大眾接受的手段達致刺激港人對自我身份、本土意識的認同。當本土意識被激發後,便應可加強港人對廣東話的語言忠誠度。

5. 以廣東話入文

l 本會建議香港政府鼓勵學界、社會人士以廣東話入文,因此舉可大大提高廣東話的社會地位。

現時很多社會人士輕視廣東話的藉口都是說廣東話不能入文,難登大雅之堂。這亦是中國政府用以推廣普通話,滅絕地方方言的最強力藉口:天底下只有老子能「我手寫我口」,你們這些南蠻怎樣也趕不出我們的「中原正統」。

其實,這個「我手寫我口」的迷思正是深受大北京沙文主義荼毒的產物。誰說粵語不能入文?誰說只有北京話寫出的句子才是書面語,而以廣東話寫出來的句子卻只能是口語?根本兩者都是以漢字文本表達的同樣的心中所想、口中所言,哪來書面語與口語之別?這全都是大北京話沙文主義者的政治論述和建構產物,企圖壟斷對全國文化事業的支配權。其實, 香港作家丘世文就是一個把廣東話口語滲入自己的文章的一個例子。他既博學又 非正統的態度, 夾雜中西文化的港式口語化寫作風格, 在文壇別樹一幟。曾於1999年憑<一人觀眾>獲得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其中在他的書看眼難忘在香港長大>有以下的句子:

「係你條友串我先個喎, 如果唔順我地可以隻撚隻要片又分分鐘奉陪, 唔會赦你。」

由此可見, 「我手寫我口」並不是不可能的。為打破大北京沙文主義霸權,港府應准許學校教授以廣東話寫作(數十年前的三及第文體早已是廣東話入文的先聲),並且實行政府中的中文公文應全改為一式兩份,以普通話及廣東話書寫各一份,以鼓勵各界人士仿傚以廣東話書寫。

6. 粵語拼音試

l 港府亦應普及粵語拼音,以有利於廣東話教學的傳承。由於社會人士輕視廣東話,很多人皆對正確的廣東話字詞讀音得過且過,導致香港新生代懶音,錯誤發音的問題非常嚴重。這情況非常不利於對外推廣廣東話,連以廣東話為母語的人都說不好廣東話,又怎能勸導別人學習廣東話呢?更嚴重的是,不重正音的問題將削弱廣東話週音的獨特性及健康發展,直接威脅廣東話的存亡與否。

因此,港府應強令全港中小學必須教授並定期考核粵語拼音。粵語拼音是以一套科學化的語音符號記錄下各字的準確發音,是糾正廣東話語音問題的一大利器。

港府應在將來的中六「大學入學試」中獨立增設粵語拼音一科。任何本港學生欲從「大學聯招」(JUPAS)途徑入讀大學,必須在粵語拼音科目中考取合格以上的成績。

7. 考核來港移民的粵語水平

l 每年都有不少移民從外地移居香港,他們為本港社會作出重大的貢獻,具有很大的影響力。要在全港成功推廣學好廣東話的政策,必須得到新移民的配合。因此,港府應設立機制考核他們的廣東話水平。

本港目前並沒有任何為來港移民而設的歸化試。外國的歸化試一般是考核新移民對當地語言、文化、生活習慣的認識,以鼓勵他們盡快融入當地社會。港府可效法外國的歸化試,將上文所說的粵語拼音試調低難度以配合新移民的程度,他們在七年等候獲取永久性居民身份期間必須通過有關粵語拼音的歸化試。

在粵語拼音歸化試中考得A+者,可獲得獎勵,只須兩年便可入籍。A者只須三年,A-者四年,B+者五年,B者六年。居住滿七年而自動入籍但未考得合格者,其身份證上會註明未通過粵語拼音試;待其合格後便會取消註明。此舉並非歧視新移民而只是提供誘因鼓勵新移民學好粵語,絕不會對他們構成任何負面影響。

附錄

給全球事務局(GAB)應付公務員體制的建言

1. 架構

本文會分為三部份:

第一部份關於如何令局中公務員更賣力工作;

第二部份關於局長以及助理局長如何在官僚體制中令到政策不流於議而不決, 決而不行;

最後一部份講及如何可以令政府與傳媒的關係更融洽。

2. 如何令局中公務員更賣力工作

要令公務員更賣力工作, 首要工作是用對管理方法。

現在政府部門逐漸使用的是新管理主義(new public management) 所謂新管理主義, 是指以 效率(efficiency)”以及以客為上(customer-oriented)”為重點的一套管理模式。 其背後有幾個假設: 第一, 市場導向以及私營機構都是較優越的; 第二, 競爭是可取的(理由與爭取普選的理據相若); 第三, 這套管理模式是世界趨勢, 在歐美等地, 它已被推行超過十年之久[70] 因此, 這套管理模式有以下內容:

1. 強調內部競爭

2. 以成果作為評核標準

3. 著重成本效益(emphasis on cost-cutting)

4. 使用可良度的指標(use of measurable indicators)

正因為此,政府開始將公務員的薪酬以及續約與否與其表現掛鈎。

但是這個管理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根本不適用於公務員體系,主要原因是公營機構與私營機構有根本的分別. 政府的工作是為大眾提供公共貨品(public goods).[71] 所謂公共貨品, 在公共財務學上, 是指一些沒有競爭性(non-rivalry)和沒有排他性(non-exclusive)的貨品,國防便是一個例子. 國防可以同時供人使用, 而不減每人受保護的程度。我們在現實環境中, 亦很難把沒有為國防付款的國民驅逐出境。 換言之, 公營機構與私營機構根本的分別在於前者不為市場而活. 新管理主義的問題就在這裡。

先說評核制度的公正問題。市場是確保私人公司評核表現制度的公平性和客觀性的天然保障。若私人公司的評核制度不公正和不客觀, 便會把表現出色的員工辭退或嚇退。那麼, 公司的表現必定會受到影響, 利潤減低, 股價下降. 長遠來說, 不公平地評核員工表現的公司, 便會因市場的競爭壓力而被淘汰。可是, 公營機構沒有這方面的壓力。在沒有市場的監察下, 我們很難得知政府內部的評核制度是否公正,結果就是令到公務員系統變得不穩定和政治化。 [72]配合這一新制度而實行的將更多話事人權力下放到部門的做法, 所帶來的可能是濫用權力和私相授受的增加。

另一方面, 效率(efficiency)”以及以客為上(customer-oriented)”為重點的評核以及合約制亦有問題。上述二者只是政府價值的其中一部份, 其他的價值還有公平性(fairness), 公開性(openness),合理性行為(due process), 和問責性(accountability)以警察為例, 要增加效率, 被捨棄的便可能是程序的合法性及人權和自由。在新管理主義下, 警察卻有可能為了顧及這些相互衝突的價值(conflicting values)而不被續約。

因此, 新管理主義並不適用於政府公務員體系. 必須維持原來的制度, 即非合約制, 終生制, 升遷跟從全面的工作表現, 方能使公務員更賣力。

3. 如何在官僚體制中令到政策不流於議而不決, 決而不行.

著名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認為官僚是一個非常理性客觀的機構, 原因是當中的公務員會根從客觀的規條(rules and regulations)辦事. 但正因為公務員只需按本子辦事, 他們只有一個永恆的單一任務, 就是: “令所有東西原封不動.” 他們因而透過拖延, 要求具體細節, 把一切政策扼殺於萌芽階段。 [73] 因此, 要克服官僚阻力, 必須對官僚的隋性心懷警覺; 接下來的, 就是要借助外力[74] 最近 經濟學人的一篇文章亦道出了類近的後者的道理.[75] 貝理雅的幕僚長JONATHAN POWELL, 以及替貝理雅製訂公關,選舉和政治策略的大員ALASTAIR CAMPBELL均是英國政府內最有權勢的人物. 他們不是民選代表,不是公務員, 而是政治顧問。 他們的重要性在於為貝政府當上SPIN DOCTOR的角色, 專為貝的改革在輿論上造勢, 逼令官僚系統擺脫隋性, 推行改革. 正因為此, 戴卓爾夫人以及法國均有類似的做法。

因此, 建議多請政治顧問為新政策開路。

8. 如何可以令政府與傳媒的關係更融洽

主要有兩個方法: , 勿與傳媒長期處於作戰狀態; , 對待不同傳媒要一視同仁。

先說第一個做法. 美國總統尼克森視傳媒為敵人, 自己更編出一張新聞界不受歡迎人士的黑名單. 不只如此, 他還喜歡專挑傳媒的錯誤新聞報導來炒作一番, 大作文章, 向民眾渲染傳媒誇張失實. 結果, 他與傳媒的仇恨在水門事件一次過爆發, 可說是咎由自取[76]相反, 列根對傳媒的態度主要為以下三點[77]:

一. 傳媒是白宮的單一最重要爭取對象(MOST IMPORTANT SINGLE CONSTITUENCY)

二. 傳媒的思維方式與列根, 其政治顧問都顯著不同, 因此必須多費心思了解它們, 才可有利溝通

三. 絕大部分的傳媒工作者其實都希望作平衡的報導, 公平對待白宮, 以及彼此合作, 因此官員不應對他們存有成見, 自絕於他們.

正因為此, 列根縱有政治上的過失, 但沒有惹來尖酸刻薄的批評, 更羸得溝通大師(Great Communicator)的美譽。

現在談第二個做法. 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初上政壇時, 傳媒都對他愛護有加, 原因是他從來對傳媒都一視同仁, 不會厚此薄彼, 不會找傳媒選擇性地 吹風”, 對記者彬彬有禮, 盡量嘗試表現合作, 是一名無什機心的謙謙君子。 [78]相反, 馬時亨雖在仙股事件後鞠躬道歉, 但沒有得到傳媒, 民眾的同情, 原因是他只選擇性地召來六間傳媒來拍照, 其他的則拒諸門外, 顯示不了他的誠意。

問卷調查詳細結果

網上調查-廣東話在全球化下的角色轉變

調查結果

總回應人數:102

Question 2

你認為有什麼原因導致普通話地位上升?

Respondent

Answer

Recognized as the national language of a country who has 1 fifth of the population of the world.

widely use in chinese society

政治理由

因為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

中國強大

共產黨要統一語言方便統治+中國地位日升

dont know

Many foreigners begin to learn Mandarin

中國日漸繁榮,商務頻繁

因為光是大陸人口就超過13,加上亞洲經濟再市場上也有一定的地位

中國的世界地位愈來愈高

dun know

中國經濟迅速發展令她在世界上的政治/經濟地位日益重要

中共霸權!

大量大陸人落黎

China‘s rapid development

中國逐漸發展及對外開放

同國內交流既機會日益增加

strong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China

The Rise of China

中國經濟發展於全球影響力上升

經濟因素

中國在世界的地位提升

economic factor

多人用

中國為具潛力的市場

中國於世界的影響力越趨重要

香港回歸中國、中國國勢日隆

中國人口多,多用普通話

中國是一個很有發展潛力的國家, 希望開拓中國巿場貿易的趨勢令普通話地位上升, 因為在中國做生意最好會說普通話

中國的地位提升

the more widespread of usage

The merging of China and Hong Kong

家政策、

中港經濟交流

華語發展

There is increasing number of PTH speakers all over the world, and PTH is much easier for foreign learners to learn.

經濟

中國的國際地位有所提高

中國掘起

political support

普通話在中國廣為採用, 而中國又人口眾多, 中國在國際的地位亦日漸提升

內地經濟高速發展

China become greater and greater .

統一語言

中國國勢日增

跟中國各方面關係更緊密

中國在世界的地位上升

it’s the offical language

中國富強

government

China‘s increase in trade with other countries

more immigrants from China coming to HK

the rise of china

多人講

中國經濟急速發展,想在大陸做生意同打工就要學普通話

世界對中國的關注提升

Prosperity of Mainland China

隨著中國對國際影響力上升, 中國官方語言於全球地位上升

中國地位上升, 中國人大多說普通話

The international raking of china is highter than ever before

the growing of china

经济发展,中地位上升

china has entered into WTO

The use of PTH as an official language in mainland China while mainland is actually the locomotive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中國在國際的影響力及其經濟發展

as the time passes

中國經濟開放

中國加入世貿

中國在國際影響力愈來愈大(政、經)

Increasing international status of China

mandarin speaking population is way higher than cantonese

economic benefit

它是官方語言。

cepa

中國國際地位正逐漸上升

國內經濟增強

中國日強

rising importance of China in the world

China is taking up a more important role in the world

fucking china

the raising of world’s status of china,

中國發展

China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prominent in the international world

Because all chinese speak mandarin no matter what dialects they speak at home

他作為內地官方語言, 而中國國力上升, 國際地位提高

economic factor

economy of china has been developing

It is because there are many ppl use pth in the world.

多人用

因為中國係國際地位愈黎愈高

China has opened its economy

因為中國日益強大,pth的地位相對提高

因為回歸左

官方語言

中國強大了

中國的掘起

香港回歸大陸,與大陸在政治、經濟上關係更密切

普通話正統性

educational policy

中國的經濟及政治愈趨強大

中國越來越強

Question 4

續上題, 這些價值是什麼?

Respondent

Answer

Cultural & Historical — the sound of Cantonese is an ancient one, and it is valuable in reading Chinese ancient poetries

English still widely use in international society

本土價值

作為在香港交流的第一語言

本土的文化傳承

一種地道方言,就好像歐洲也有很多不同方言

dont know

local culture, and Cantonese is better for reading traditional poems

傳統

sitll my mother language… its value belongs to the local people

cultural

一個語言的價值不是只以他在世界上有多少人用來衡量的,只要它能幫助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便有其價值,它同樣也代表了一群人的文化及其身份認同。廣州話是香港人土生土長的語言;是我們文化的一部份,也是幾千年前中國文化演變後而成的一個產物,同時香港人亦值由此語言發展出很多的文化及身份認同(例如一些獨有的字如乜、喺",廣泛利用九聲及同音字特性的word pun等等。) (註︰第5題是乎該課與那種語言最大關係)

廣東/香港古中原文化

本地語言

mother language of H.K.~

廣東話也是一種語言。每一種語言也有本身代表著使用的民族的意義

我們的本土的一種獨特語言, 包含了本地的文化和歷史

cultural values

As an important language for Hong Kong ppl

中國傳統文化!

香港的集體回憶

多元文化

Hongkong symbol

文化

地方情懷

作為一種香港人身份的象徵

香港的文化傳承

文化

廣州話有它自身的文化

民族性

express something that could not be explained in other language

Symbolization of culture

方言都有自己的文化价值

只限於本地人溝通

都話無咯

It’s a local language or dialect of Guang Dong people, and Cantonese is much better than PTH for understanding & speaking ancient Chinese writings.

母語

因為它是一種語言,一種文化

仲有人就有價值

it represents thoes people who can speak cantonese, thus reprents the identity of them

廣州話保存了不少中國的文化, 例如粵劇和唐詩. 廣州話是其中一種保留了不少中文字古音的語言. 唐詩很多的押韻和平仄亦要參照廣州話才行.

文化傳承

it represent 廣東

地方文化保存

廣東人的集體回憶

/

少數族裔文化

unique

香港人的文化認同

local values

culture

cultural values embodied in Cantonese

local characteristic

每一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個別文化

廣東人當然要講廣東話。廣東話保留很多古漢語詞彙,用廣東話讀唐詩亦較好聽。

作為地方語言

People in Guangdong region think in Cantonese

文化價值

本土特色

Language has its own culture and it represents a local area

it’s for expressing eventhough only a dialect

如同方言一,有其地特色

it’s historial & unique linguistic value

Preservation of special culture.

我相信語言有其自足價值

The proud of that

廣州人亙相溝通

比較傳神, e.g 抵死

物以罕為貴

Self-identity

nothing

cultural value

它擁有它的特色, 還有它保留了一些古語。

表達更傳情

方便廣東人的溝通

文化

方便日常溝通

communications between local Cantonese

cultural value

for hk people

cantonese 博大精深,一定有價值

文化遺產

Just some kinds of cultural values

I think it is a very influential chinese dialect consider that hk is such a properous city

地區性價值, 廣州也是經商/工業的熱門地區, 外國人到來營商也該學習

local cultire

it represent the Cantonese culture and collective experience of Hong Kong people

historical

沒有

只限廣東地區有用

My mother tongue is Cantonese

NO

本地語言

不知道

因為我還在用

語言是一種文化,每種語言都有其價值,且現代人多數多種語言,能說好的英語/普通話,並不表示就不用學好廣東話

地方性知識(regional knowledge)的保存

沒有價值

hong kong values

一種特有,獨有的文化

本土文化與認同


國際組織網絡的回覆

本地及國際聯絡網絡

a) 本地聯絡網絡

我是香港人連線

Sun, 17 Dec 2006 19:45:28 +0800表單的頂端

表單的底部

Our suggested language policy is based on the diversified ethnicity of Hong Kongers and human rights protection. Hence, we suggested the future Republic of Hong Kong should be devoted to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English, Cantonese, Pekingese and the languages of our  Hong Kong ethnic minority groups, namely Indian Hong Kongers, Pakistani Hong Konger and Bangladeshi Hongkongers. Also, the diversified cultures related to the aforesaid languages should be protected and promoted in the future Republic of Hong Kong.

Regan

Mon, 11 Dec 2006 23:50:07 +0800

表單的頂端

表單的底部

My answer is the affirmative.

I shall expound on the answer tomorrow.

Regan

致莊錫餘先生,

我是一群香港中文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現在進行一個關於保留香港特有文化的研究. 想問一下你作為我是香港人連線的聯絡人, 你認為香港現在獨有的廣東話文化有保留價值嗎?為什麼?

謝謝你的幫助. 敬候回覆.

Tue, 12 Dec 2006 03:39:50 +0800

表單的頂端

表單的底部

你好, 作為香港獨立的支持者, 我當然推崇廣東話“, 我認為只有堅持廣東話同正體字先能夠同中國劃清界線! 而且, 我主張將廣東話正名為香港語“, 因為我們既語文同廣州話係唔同既, 正如台語同閩南語既關係咁。

再者, 如能推廣我手寫我口運動就更好, 將香港語直接寫出黎 毋須譯成中國白話文“, 此舉能直接了當咁傳遞同接收訊息, 毋須多餘既雙重翻譯, 就好似坊間八掛雜誌既行文咁。只有咁樣, 先可以更傳神咁保存香港文化。

致張先生,

我是一群香港中文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現在進行一個關於保留香港特有文化的研究. 想問一下你作為我是香港人連線的聯絡人, 你認為香港現在獨有的廣東話文化有保留價值嗎?為什麼?

b) 國際聯絡網絡

Endangered Language Fund

Mon, 11 Dec 2006 12:29:48 -0500 (EST)

表單的頂端

Thank you for your interest in the Endangered Language Fund. Our

organization supports endangered language work for two main reasons.

1) Language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identity, and when groups of people

are pressured into using a language that is not their own, they lose

some of their autonomy and culture. We feel that people who control their

language are in a better position to handle the challenges of

globalization on their own terms.

2) Because a relatively small percentage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have

ever been studied, linguists are interested in documenting the

structures of these languages before it is too late. Language is a window into

the mind, and the study of a diverse range of linguistic structures

allows us to 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human cognition. The fewer languages

we have to draw on, the less we can learn about how the mind works.

I hope this helps, and let me know if you have any more questions.

Sincerely,

Nicholas Q. Emlen

Executive Director, Endangered Language Fu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I am a year-2 undergraduate student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 Kong. I am currently doing a research on Endangered Language. I would

like

> a question about the topic.

> Can you tell me why your organization want to support those

languages

> that are being endangered? Is it of great importance to keep the

extincting

> language alive?

>

>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 and help. Your reply will be greatly

appreciated

> and helpful for my research.

>

> Looking forwards to your reply. Should you have any question,

please

>

>


[1] 千島英一著,《廣州方言形成的研究》(日本:麗澤大學中國語學研究室,1983)頁3

[2] Oi-kan Yue Hashimoto, Studies in Yue dialects 1: Phonology of Cantonese (Great Britai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2) P.1

[3] 鄒嘉彥、游汝杰編,《漢語與華人社會》(香港:香港城市出版社,2003)頁36

[4] 同上

[5] Oi-kan Yue Hashimoto, Studies in Yue dialects 1: Phonology of Cantonese (Great Britai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2) P.4

[6] 鄒嘉彥、游汝杰編,《漢語與華人社會》(香港:香港城市出版社,2003)頁36

[7] 同上,67-68

[8] 鄒嘉彥、游汝杰編,《漢語與華人社會》(香港:香港城市出版社,2003)頁87

[9] 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 2005

[10]文匯報 , 01/03/2003

[11] 梁文道, 說英文的中文大學, 明報, 09/02/2005

[12] 見附錄

[13] 當然, 下文所指的語言是母語, 而非外語

[15] Mead, George Herbert, Mind, Self and Society (Chicago, Ill. :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34)p. 76, 81

[16] Ibid, p.47

[17] Ibid, p. 67

[18] Ibid, p.47

[19] Ibid, p.139

[20] Ibid, p.191-192

[21] 梁文道, 國際化研討會, 02/02/06, 中大學生報

[23] 粵語粵o岩一分鐘, 香港電台

[24]粵曲廣州人創造的世界名曲”, 南方都市報 , 21/10/2003

[25] 1949 10 西 (資料來源同上)

[26] 韓戰於1950年爆發, 香港於1951-52年間對華貿易大減. 1952年香港對內地進出口總額為13.5, 1951年減少45.1% (劉蜀永主編, 簡明香港史, 香港:三聯書店, 1998, p.253)

[27] 使 西 (http://personal.cityu.edu.hk/~50262794/Ctext/indrea.htm 獲得資料)

[28]劉蜀永主編, 簡明香港史, 香港:三聯書店, 1998, p..259-260

[29]姜桂石 , 《全球化與亞洲現代化》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5, 62

[30] ibid. p.64

[31] ibid. pp.72-74

[32]黃志華著, 《粵語流行曲四十年》, 香港:三聯書局, 1997, pp.10-11

[33] ibid. p.119

[34]游汝杰、鄒嘉彥著,漢語與華人社會,香港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03, 68

[35] ibid.

[36]杭亭頓 (Samuel P. Huntington),《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1998, 69

[37] 由殖民地政府的教育政策可以見到, 英國人嘗試透過全英語上課及香港大學的建立, 把香港英國化

[38] 這情況與歐洲的語言政策有相似的地方. 政府的政策與經濟因素令英語成為共同語言. 詳參本報告的 歐洲的語言政策與實況

[39] 1993, 中文(普通話)正快速取代英文成為香港最常用的語言. (Newsweek, 19 July, 1993, p.22)

[40] 游汝杰、鄒嘉彥著,漢語與華人社會,香港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03, 88

[41]詳參本報告的 中國的語言政策發展

[42] Lousi-Jean Calvet, translated by Michel Petheram, Language Wars and Linguistic Politic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p. 89

[43]杭亭頓 (Samuel P. Huntington),《文明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1998, 67

[44] 根據龍應台的說法, “香港給中環價值壟斷了,代表了香港價值:在資本主義的運作邏輯裡追求個人的財富, 講求商業競爭, 經濟:, “致富”, “效率”, “全球化作為社會進步的指標. (龍應台, 《香港你往哪裡去?》於《龍應台的香港筆記》,香港: 天地圖書出版社, 2006, .21)

[45] Times Almanac 2002, p.474; Times Almanac 2006, p.731.

[46] 王曉秋編,普通話訓練與測試(浙江: 浙江攝影出版社,2001)

[47] 姚亞平著,中國語言規範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 187

[48] 姚亞平著,中國語言規範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2006) 214-222

[49] 同上,頁215

[50] 文精編,團結進步的偉大旗幟中共80年民族工作歷史回顧(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01)542-560

[51] 王希恩编,當代中國民族問題解析(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02)233-245

[52] D.Macedo, “The Hegemony of English”(Colorado: Paradigm, 2003), P.24

[53] Ibid, P.25

[54] D.Macedo, “The Hegemony of English”(Colorado: Paradigm, 2003), P.24

[55] Ibid, P.28

[56] Ibid

[57] Ibid, P.37

[58] Abram de Swaan, “Words of the world : the global language system”(Cambridge, UK: Polity, 2001), p.172

[59] Abram de Swaan, “Words of the world : the global language system”(Cambridge, UK: Polity, 2001), P.173

[60] D.Macedo, “The Hegemony of English”(Colorado: Paradigm, 2003), P.56

[61] Ibid, P.50

[62] 游汝杰、鄒嘉彥著,漢語與華人社會(香港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03) 240

[63]游汝杰、鄒嘉彥著,漢語與華人社會(香港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03) 247

[64] 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綱要(台灣教育部網頁,2004/1/15)

[65] 《向國民報告—- 民進黨執政成績單(民進黨網頁,2006/10/27)

[66]蘋果日報,A152004-03-15

[67] 關於答 “有”的受訪者所持的理據,見附錄

[68]大公報 港聞B02, 2003-03-23

[69] 明報F07 2006-01-13

[70] 香港特區的管治和失誤, 黃偉豪, p.175

[71] Ibid, p. 135

[72] Ibid, p. 137

[73]迪克.莫理斯,新君王論, (臺北市 :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2000)

[74] Ibid

[75]蔡子強,新君王論, (香港 : TOM(Cup Magazine)Pub. Ltd. 2004)

[76] Ibid, p.55

[77] Kenneth T. Walsh, Feeding the Beast: The White House versus the Press, Xlibris Corporation, 2002

[78]蔡子強,新君王論(香港 : TOM(Cup Magazine)Pub. Ltd. 2004) p.59

廣告

2 thoughts on “功課一份: 保存粵語文化 共創香港未來計劃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