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調政策,有解決過問題嗎? 一名中中學生的自白

 

自從孫公推出微調方案後,坊間意見紛陳,道出了不少改善方案,現下的情況明明有更多更妥當的做法,可是政府卻選擇了一個引起激烈爭論的藍圖。筆者在中文中學畢業,是母語政策的第二代製品,與同儕在此不善之策底下掙扎求存,足有切膚之痛。如今再看微調的嘗試,實在覺得有地方值得留意。

標籤問題從未解決

 

當初提倡母語教學,無非要打破殖民地以來重英輕中的局面,但政府掛一漏萬,又要實施母語教學,又要保留百多所英文中學,結果將社會既倡母語,又重英文的矛盾制度化、表面化。在中中長大,夾在矛盾之中,深感此扭曲制度如何荼毒學子,問題不在母語本身,而是香港教育一邊強制學生必須接受母語,一邊要求學子擁有一定英語水平作為升學不二之途。宏觀數據已經說明強制母語底下令學生英文考試水平下降,筆者的同輩,不乏術科成績優異,卻因英語不及格,夾死在會考、高考、聯招等升學夾縫之中。每每看著放榜哀鴻遍野,我一直抱有疑問,為甚麼我們的社會要將中、英教學強制二分,班班級級學子秉性各異,老師卻沒有權力因應能力決定授課語文,學生也被劃一地沉沒於被標籤作二等學生的命運。究竟同 學犯了甚麼罪,非要受此等苦楚不可?

現在微調將中英教學在學校裏面進行分野,其實只會令矛盾由社會轉到學校之中。接受母語的學生,同樣被要求與英文班學生有同樣實力的英語水平,同樣沒有解決到語文差別教育造成的標籤問題。現下的中中高中教育就是俯拾皆是的未來縮影,以筆者中學為例,五班會考班有兩班英語、三班母語授課,成績優異的學生自是湧往英文班升學,但英文班同學未必是英語能手,學習術科時有困難,中文班同學已經不及同學優異,既要學習術科,又要克服嚴重缺乏英語環境造成的升學障礙,儘管僥倖度過會考,若果像筆者中學一樣高考術科因班數減少而要以英語學習的話,語文的轉變便更令學生頭痛。我看不到微調政策,對於上述困境有多大幫助。

只在歪路原地轉圈

還記得母校最後看不過母語政策對學生的摧殘,拿幾科術科英書中教,結果被教統局發現,被報章冠上偷雞惡名,傳道授業要偷偷摸摸,簡直是教育之恥。學校理應比教育局更清楚自己學生的能力,為何教育局非要全港性規管教育語文不可?

社會科學形容這種現象叫「路徑倚賴」(Pathdependence):母語教學明明就有更佳的路可以走,有好的路不走偏偏在歪路原地轉圈,矛盾愈鑽愈深,原因是發生的事件、社會結構令事情不得不如此前進。筆者理解母語政策的爛攤子令孫公步步為營、社會的英語優位觀念令官員不敢放棄英語教學,但觀念可以變,攤子可以一起收拾,路可以改,懇請當局能充分社會持分者意見,找出更佳的教育方案,而不是盲目護航──我們聽你們護航十年,受苦足足十年。

區諾軒@Roundtable、中大學生會內務秘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