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硬不軟

pl133

編按: 本文寫於一年前, 那時身在赫爾辛基過新年, 一時感興寫了出來. 記得小時過年很不快, 老娘告訴我, 那時的我老抱怨過年的香港是死城, 沒有報紙, 店舖不開; 現在好了, 全變了樣, “全年無休"成了潮語. 高興了吧, 反而沒有, 倒是心中多了點納悶, 我們說糊口也有點太過吧, 為什麼休息忽地變成了gucci一般的奢侈品?

新年與老娘通電話,她說:「香港人瘋了,初一至初三愈來愈多鋪頭不休息,終年無休。」

        中國人香港人素來視不眠不休瘋狂榦活為美德,休息娛樂似乎是一種毒品,愈為遠離愈好。這許是「勤有功戲無益」的意思。於是會考生高考生會每日苦讀十數小時,視睡眠為敵人,為的是想成為狀元。抽一小時跑跑步,也覺浪費。上莊遇上比賽,不眠不休準備是道理。生活有點游閒,就得多找點東西做, 以免浪費時間,閒著沒事榦。最理想的日程似乎是一覺醒來,便要匆匆而行,營營役役,直到夜深,一覺到天明。然後,日復日,年復年,都是如此。

        有次與德國人談天,說起之前的中國同房。他說,他們很勤力,學期還沒有開始,就已埋頭苦讀,party 不多去,也不多走出房間吹吹水。他很奇怪,為何我們這樣討厭娛樂休息。「你們不用勤力的嗎?」「不是不用,而是我們視休息與工作同等重要。」這就是鬼佬說的「play hard, work hard」。

        歐洲人把這句說話記得爛熟。芬蘭不用過大時大節,也會定時休息。這裡,很多博物館在週日都會閉館休息,超級市場會在七時休息,unicafe也在七時休息。若然香港有樣學樣,聽到的只會是媽媽聲。「休息? o甘早?X!

        曾看過一段新聞,說一個印度人服食了偉哥。他似乎對這種藥物太過敏感,其小弟弟整夜拒絕做地球之友,昂首望著前方。由夜深到天明,由紅變紫,印度人著實心慌,於是匆匆求診。想說的是,只硬不軟,我們視之為生理病態;只顧硬崩崩拚命工作而不懂放軟身子休息,我們卻視之為美德。奇怪。

        健康的生活在於平衡,勤固之然有功,戲卻不能說是無益。我們生活字典中有太多的「為了……所以……」字句,太少停下來隨心而行的機會。當然,但說平衡,談何容易。

後話

看Malcom Galdwell的Outlier講﹐中國文化同西方文化對休息有不同看法﹐是源於種米與種麥的分別。種麥一年只有工作幾個月﹐播完種就等收割﹐冬天更是遊手好閒。種米就要每天也照顧稻田﹐勤快的還可以多種一輪﹐冬天也要修補農具地基不能休息。或許經過幾千年的物競天擇﹐中國人的DNA比西方人需要少些休息。

感謝分享!

 

 

廣耳: 最近覺得"道德經" 很過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