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的習慣: 加沙

080121_r16963_p465

1. 曾到柏林猶太博物館, 建築設計故然令人看眼難忘; 但最令人難以忘卻的是照片與影片. 屍體的照片, 生還者的猶有餘悸, 亡童生前燦爛的笑容, 令人沉重, 令人同情猶太人.

2. “希魔"一詞之所以流行, 是因為按歷史記載, 他嗜血成狂, 而理由是要壯大日耳曼民族.

3. 1945年二戰完結, 無數人欣喜若狂, 以為惡夢完結; 而此時人類學亦開始興起, 旨在理解不同民族特性,促進 彼此包容, 避免再發生種族仇恨, 發生血戰.

4. 似乎, 這只是小孩盼望聖誕老人派禮物一類的願望. 1945年之後, 地區種族戰爭從未間斷. 1948年, 便發生阿拉伯國家圍攻以色列, 其後更有韓戰越戰, 新近的有阿富汗iraq加沙戰爭, 籌備的有iran, north korea戰爭.

5. 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加沙的慘象令我充滿疑惑.

6. 我不了解他們的種族仇怨, 但同時亦不了解為何解決辦法只有一個, 就是流血.

7. 當希魔當年所做的由當年的受害者薪火相傳, 我的主要疑惑: “人性為何", 開始有了點眉目. 我信, 人性本惡. 只是還未了解 1.有多惡;   2. 什麼時候才會惡.

廣耳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P31 |  文化 |  By 何慶基
2009-01-12

  Highlight Keywords Highlight keyword(s) and click to start search
 
繼續法西斯
假期天,只想在家中躲懶,看電視,讀書。
電視新聞報道——以色列軍隊在加沙大肆殺戮,幾歲小孩,被炸得肢離破碎;工展會丁財兩旺,高官呼籲市民繼續努力消費。
讀約翰.貝格(John Berger)的近作《緊抱一切》(Hold Everything Dear),這位在七十年代憑《觀看的方法》(Ways of Seeing)為文化評論和藝術史帶來翻天覆地衝擊的作者,在書中序言中寫道:  這個世界改變了。資訊以不同方式傳遞。錯誤訊息正建立它自己的伎倆…… 經過人類史上最惡劣的民族清洗暴行的人,現在他們組成的國家,至少從軍事角度而言,變成了法西斯……。
在柏林有著名的「猶太博物館」,博物館的外牆,由大塊金屬砌成,巨大、沉重而冰冷。建築物鮮有門窗,像被全然密封,外牆上有如被切割的裂縫,成 為室內與室外少量通道。大幅灰褐水泥牆塊構成館內空間,有不少刻意留下來的密封但空白空間。那是一所卓越設計的建築物,用作展示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殘酷歷 史,倍令觀眾感覺沉重和壓迫。
雖然欣賞猶太博物館這懾人的建築,但無數次往柏林,也沒勇氣參觀,因為即使平日接觸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影像,感覺已極差劣,遊走於充斥着絕望和死 亡的特設空間內,真不知會有何反應。但更會令我嘔心的,是這種族清洗行動,一直未有停頓。曾經被屠殺的,今日變成了屠殺者。我深信如我走進這所博物館,我 會太傷感和忿怒。
新聞報道,以色列軍隊在加沙把平民趕進一所建築物內,第二天向該建築物發炮……。
博物館應該是重要的社會機構,提供承傳文化、認知歷史的平台。它也是權力架構的一部分,誰有錢有權力蓋博物館,便最有權解釋歷史述說真理。博物館是權力架構的傳聲筒,文化很多時候兼任宣傳工作。一套又一套關於納粹屠殺猶太人的荷里活的電影,每次都看得令人心酸。
關注人權的史匹堡,會否拍一部關於巴勒斯坦人苦難的電影?自1948年七十萬巴勒斯坦人被搶奪土地趕離家園後,有多少婦孺、無辜平民持續地遭受 殺戮?無數的子女、父母、爺娘和好友,又有誰會去紀念他們?什麼時候可以為巴勒斯坦人建一所屠殺紀念博物館?連一塊可以安穩地生活的土地也沒有,或許不應 學人家談興建博物館。
全世界都在興建博物館,當然以阿布扎比的文化區最豪華,請來各地建築大師,包括興建畢爾包古金漢的建築大師富蘭克.蓋里(Frank Gehry),為這伊斯蘭城市,設計多所超級博物館。
以色列也在蓋新的博物館,名為「包容博物館」(Museum of Tolerance),也請來蓋里來設計,以博物館保證宏偉而具鮮明的藝術感。這「包容博物館」其實是洛杉磯的分館,該館以「包容」為名,實質為另一所納 粹屠殺猶太人的紀念館,是對猶太人在歷史上不被包容作出控訴。好像是,多一所博物館用來對被殘害作控訴,便多一點藉口可以去殘害其他人。
在以色列的「包容博物館」,焦點卻不是關於納粹的種族清洗,而是鼓吹包容。但不要搞錯,那不是關於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的互相包容,而是指來自不 同地區的猶太人的互相包容。而博物館興建的地點,是耶路撒冷的馬密娜(Mamilla)墳場上。馬密娜墳場是伊斯蘭教在當地最重要的墳場,這種埋葬了不少 伊斯蘭的聖賢學者。在這塊土地上興建猶太人的「包容博物館」,是個粗暴明顯的挑釁和侵犯。
生的不放過、死的也不放過。宏偉的博物館,是個精心設計的持久羞辱。
約翰貝格引述一位以色列拒絕入伍的反戰分子Sergio Yahni的說話:「這軍隊不是為以色列市民帶來安全;它的存在是為了保證對巴勒斯坦人土地的長期搶掠。」上網找此人的網頁,發覺網頁不再運作。原來他最近被拘禁,被捕時他正在拍攝「包容博物館」的興建。
新聞報道,以色列政府宣布,將加劇軍事行動。外交部長冷冷說遺憾,但解釋謂戰爭中平民自然會有死傷。有投訴謂以色列軍隊繼續使用國際禁止使用的白磷彈,很多平民繼續死傷。
猶太博物館內有一個裝置:無數由鋼鐵鑄成的驚慄面孔,重重堆疊鋪放於博物館大堂地上。我想起猶太人,想起毒氣室,白磷彈,想起巴勒斯坦人。原來,嗜血是可以傳染,而且會一代一代的傳下去。

move on

1. 百年戰爭——探討阿拉伯和以色列衝突的前世今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