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華山路上

dscf1327_ssized


想 不到我的朋友們這麼可愛。「那天晚上,我還在打邊爐,然後一個電話來,說明天出發。於是我要早走,跟朋友解釋,他們都呆了。」其中一個說。他們是特別的一 群,做的往往出人意表。第一站是三月暴亂以後,人人不敢去的西藏。然後南下到西安,再北上至絲綢之路,途經敦煌、吐嚕蕃、天山天池。在西藏的時候,幾個人 捧著西藏問題的書讀,然後討論;更令人想像不到的,是他們在西安用了十六個小時,走遍華山東南西北中五個峰。幸好,我沒有錯過跟這群癲佬旅行的機會。

到達華山山腳,已是六時多。想不到這個時候,還有那麼多人到來。步進一間小店,聽著一個免費的講解。「大家不妨在這裡歇息一回,凌晨十二時我們才上山。兩個好處:一. 晚上走不用在山上留宿,省點錢; . 夜黑,看不見東西,走得會安心點。」想像不了華山有多險,於是買了一本小冊子。百尺峽、千尺童、天梯、長空棧道,名字令人心驚。看了相片,更是無言。那幾近90度角的峭壁,很有下一站天國的味道。

我 們沒有歇息,吃過晚飯以後便上路了。背的東西很多很重,有幾升水、煮食爐、杯麵、睡袋,那是因為我們計劃在山上煮麵,然後睡上一覺。剛上山的時候,遇上一 位負責守山的人,他在那裡工作了數十載。「前幾天,有一位女生考試壓力大,上來自殺。這不是件新鮮的事情,以前也有不少人失意之後上來找死。」望著不見頂 的峻峭,在想,若然我是其中一人,當費這麼多的氣力只為上山一躍見上帝,我會選擇用其他方法,或是到頂以後乾脆坐著欣賞讚嘆美景,再想想需要急著找天堂老 闆飲荼嗎?

初時走著,心很雄,走得很急,身邊幾個顛佬戰友也不顧了。「華山是五岳中最高的一座,有二千多米高。所以走的時候不要急,要一步一步慢慢走,這樣才能到頂。」守山人說。之後走在山腰,面對無盡的梯級,這句話顯得特別可愛。實現目標,大概也是這樣吧。

山上的士多多的是。「為什麼我們要背這麼重的東西上來?」大家相對無言,笑了幾聲便繼續上路。

利物浦的老調:「we will never walk alone」同樣適用於華山路上。雖已入黑,但還是可以見到人頭湧湧。大部份都是大學生,高矮肥瘦,男男女女,全都來了。上百尺峽的時候雖然幾近於徒手攀山,但「加油!」的呼聲不絕於耳,令人爬得非常過癮。

要 命的是踏上無盡梯級,特別是在通頂的情況下。總是說自己要多睡才行,趕論文的時候,也要九點睡,然後兩點才起來繼續搏老命,不能通頂。那種望不見盡頭的環 境,那種渴睡的癮,實在很易使人心生放棄念頭。但是那天心裡堅持像念佛機般不停說著:「好過癮呀,哈哈。」人好像精神了點;多點耐性,辛苦程度好像又少了 一點。自我催眠,原來藥效可以與西班牙烏蠅一樣大。

差不多到北峰的時候,我們開爐煮麵。那時大概是零晨三時多,飢寒交迫。當其他上山的人都用欣羨的眼光看著我們的食相,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種洋洋得意:不論上華山背重包有多笨,現在有回報了。

上 東峰頂,早已聚了一群人,等待日出。向下望,看不見底,那種大地在我腳下之感令人難忘。慢慢,太陽出來,大家熱烈地拍照。雖然我們一夜沒睡,但是還是堅持 上餘下的兩個峰。安坐旅舍與走華山,一定是前者舒適得多。但是這樣的走在華山路上,卻是心中興奮。也許真的是因為無限風光在頂峰吧,那種征服華山的險與無 盡梯年級以後的實在感令人暢快非常。真吊詭,平日稍為遇事不順,便心生抱怨,問天問地為什做一件事也有那麼多旁枝末節,而不是一條平坦大道暢通無阻。人生 路與華山路很不同嗎?不見得,兩者都不是家樂徑,自己卻有截然不同的反應。是惰性作崇嗎?是吧。但是走在華山路上,強烈感到辛苦死總比好逸惡勞來得痛快。

回程的時候,背著大包下山。「哈哈,傻子,背這麼多東西上山。」行山客在旁笑說。也許吧,十六個小時,東南西北中五個峰,這就是青春。

文:金名, 經常糾纏在"什麼才是有意義"的問題上, 然後燒了不少時間, 最後發現想這個問題一定是沒有意義的動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