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樹頭的啟示


那天黃昏,坐在榕樹頭旁,跟一位老人家聊天。二三十年前,他常於工餘時間到榕樹頭打躉。

「那時候,榕樹頭熱鬧多了。」

 現在的榕樹頭,在廟街旁,一直以為刻下已熱鬧非常,原來不然。

「這地方以前哪裡是什麼公園?廟前一片空地,是一檔檔大排檔。沒有現在的長椅,人們乾脆坐在地上,玩紙牌、捉象棋。大家吃得痛快,小孩跑來跑去。有很多露宿者,當中有吸毒的,也有不吸毒的,我們時有傾偈。其他人就放聲唱粵曲,好大聲。」聽來像嘉年華。

「那時沒人投訴衛生不佳,或是聲音吵鬧嗎?」

「哪有?有很多人也是工餘有空就來,大家不是親戚,但彼此熟絡互相幫忙,是一個很有人情味的地方。當年公園生活令人快樂。」

現在,這些景象如煙的不見了。

「是呀,政府說是衛生問題,還有要整理市容,所以拆了大排檔,圍起欄成了公園來管理。」

「那麼當年有街坊食大排檔以後痾嘔肚痛,或是治安有啥亂子嗎?」

「沒有呀。」

納悶。那時的榕樹頭,是一個社區中心,載有人情味;也許因為如此,即使在生果金只是退休保障欠奉的保償的港英時代,大家仍能開開心心活,而沒有怨政府。現在我們說重建,說保育,說市容,只聚焦硬件金錢,好像忘記了什麼是人及人需要什麼。「發展」這詞語,真邪惡。

 

後記

 

這 篇文章寫了好一段時間, 當中想的東西, 即考量一個地方要保留與否, 要看它的使用與人的關係; 之所以為人, 不一定是因為他有錢, 而可以是因為有個地方可容納他, 有人尊重, 可以維持他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 換言之, 考量準則其實可以很精神性. 從這個角度看峰火台, 仍是那句老話: 「發展」這詞語,真邪惡。


不妨睇下:

虛妄無知的"求生意志"!

思考一下施永青的話以及社會草根究竟缺乏什麼以致影響他們伸手板的方向

 

 

金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