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erve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the Money of the People?

圖一. 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


前陣子,政治助理的薪酬引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有社會人士認為對於一些沒有行政經驗年紀輕的新丁來說,年薪過百萬是太高

我認為,把討論聚焦在那幾萬元的差異,沒有什麼大的意義,因為幾萬元在香港政府的支出上,只是冰山上的一小點。反而,我認為社會各界應討論一下,如何去釐定各職系公務員以及政治任命人員的薪酬及津貼水平。

就政府內一般職系來說,薪津的釐定是根據一套嚴謹而清楚的程序去做的。這套程 序的主要部分為薪酬水平調查和薪酬趨勢調查,前者用作比較市場上同類工種的工資作比較,而後者則用作制訂每年的薪酬調整幅度。但要注要的是,要把這套應用 在一些沒有對應工種的職系/職位是十分困難的,因此,我們沒有可能要求政府內制訂所有職系/職位的薪酬都要在這個系統的框架下作出解釋。

有公共行政理論指出,政府和私人機構的薪津,尤其是一些比較高層人員的薪酬,不應被直接比較,因為政府對應徵者的要求,應該是與私人機構不一樣的。例如,政府僱員在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的框架裡(詳見圖一),對最底層的需要的追求(即一些基本物質需要,例如:食物),應該比矢志要為私人機構打工、立心要賺大錢的人小,而政 府僱員所更嚮往的,應該是一些為市民服務而獲得的滿足感。而我相信,這個理論的應用性,對一些越高層、越對社會有影響力的職位應該會越大(因為對於低層或 專業職系來說,服務政府跟加入私人市場,可能在工作性質上分別不大,薪酬自然成為唯一的考慮因素,政府用高薪留住這類人才、穩定軍心,確是無可厚非)。我 身邊就有不少朋友,寧棄高薪或一些充滿發展機會的工作,加入政府,服務市民。當然,他們可能是少數,但他們才應該是我們想要的公務人員。我認為就算一個人 有多聰明,若果他對服務市民沒有興趣,他是沒有可能在政府裡做得好,而他亦會很快被更能付鈔的私人機構高薪挖角。

回到政府聘請政治助理的事件上,政府一直 指出,他們要用高薪才能吸引社會上的精英為市民服務,而另一方面說他們都對社會充滿承擔、對為市民服務充滿熱誠云云。但在政治助理這類理論上能參與政策制 訂等重要工作的職位裡,一個真的有心為市民服務的人,應該不太介意於薪津上的差異(姑勿論表現,梁錦松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梁錦松當年的工資只是和我們最 高薪的政治助理差不多,而更吊詭的是,很多政治助理的工資比原本的工資還要高很多),要找十多位有心、有能力服務香港政府和市民的人,應該不會太困難。因 此,我想我實在不能明白政府用高薪挖角的原因,除非,政府是在自己承認政治助理不過是花瓶,工作上毫無滿足感可言,所以才不得已地要用高薪買人才,又或者,政府這次只是成功而錯誤地聘請了一些只對市民的稅款、而不是對市民的福祉有興趣的精英。無論原因和結果如何,我們都要想一想,我們的政府需要的是一些見利忘義的精英,還是一些真心為市民服務的人?但這樣的黑箱作業,已經使不少公務員心中有氣,日後公務員系統和那些高薪新丁的合作,當然不可能太暢順。

文:狗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