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day

情人節那天坐電車,途中有兩個小丑裝束的芬蘭人放聲歌唱。在香港,這是奇景,因為這樣做會惹人側目。不明所以,有個芬蘭女人對著我笑說:「今天是芬蘭alvel 考生的last day,他們會在市內通處走,派糖慶祝,所以他們情緒高漲。這是傳統。」

下課以後,走在街上,只見街道兩旁擠滿了路人,滿是歡呼的聲音。好奇之下,走了過去湊熱鬧。但見一輛輛大貨車緩緩駛過,上面載著二三十個高考生,尾隨的是警車。情景仿如解放軍駐港,所異之處是軍佬目無表情而考生則笑容滿面。不同的貨車都掛著不同的字句,例如「boss: your boss」,又或是模仿加士伯廣告:「xxx學校,可能係世界上最好o既學校」。

高考生們的打扮十分別出心裁。黑武士、忍者龜、蕃茄、戴上奇特眼鏡,應有盡有。沿途他們十分亢奮,有的大聲歡呼,有的齊聲不斷重覆:「mita kuulu !(芬蘭話,意指你好嗎?)」,有的則大聲放歌。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喜歡向途人派糖當中大都是波蘭糖,很不好吃的那一種。

途人的其中一個娛樂,就是拾糖。不要小看這玩意,因為真的很好玩很過癮。要多拾一點,方法有三:一是向考生大聲呼喊 比他們更肉緊的喊。考生一旦見你狂如此,便會大夥兒一起喊,手像抽搐的向你撒糖。糖如雨般下來 的景象,令人看眼難忘;第二個方法是拋磚引玉。向高考生投擲一粒糖,他們便會投來四至五粒糖,回報率高至四至五倍。最後一個方法最為常用,那就是積極在地 上拾荒,這種方法深受小孩歡迎,亦最為欠缺美感。

忽發奇想,若然香港的last day也是這樣子,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景。大批高考生乘著大貨車在中環綬綬駛過,向途人派糖。途人當中肯定不乏達官貴人,若然可以向任志剛施永清或任何一位高官派糖,那種過癮真是永世難忘因為發現原來派糖不是富人或政府的專利。車上可以掛上不同的字句,例如:「警察叔叔,我們不再傳閱裸照了。因為,我們要考高考了。」或者,「我們以前很天真很傻;現在我們長大了,因為有高考。」又或者,「打令,先刪掉房照吧,因為要騰空位置download marking scheme。」

歡呼聲中,大貨車慢慢遠去。留下的,除了手中的糖外,還有腦內的問號:為什麼芬蘭的last day 熱鬧如嘉年華,香港的則悲壯如上戰場一去不返? 為什麼芬蘭的警察肯為這小孩子玩意開路,香港的只肯為名人裸照傷腦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