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

中國人足跡遍佈全世界,這是「尋找他鄉的故事」說的。

來到芬蘭,頗為感受到這句說話的威力。春節的時候,中國人如泉湧湧上街頭。閒逛的多,擺賣的也多。問擺賣的在芬蘭住了多久,大多二三十年。滿耳普通話,滿目是充滿祖國特色的表演與檔鋪,感覺跟在中國過年沒有多大分別。

中 國人不少,對我來說沒有多大意義。記得有次因為掘金心切,走上中國餐館找工作。剛到門口,侍應以為我是食客,笑容滿面,露出可愛的、黃裡透黑的兩排牙, 問:「多少位?」「您好。我不是來吃的,而是找工作的。」我不識趣的說。立時,我見識了什麼是國粹──變臉。笑容如北極光一閃即逝,然後矇起雙眼,深深的 抽一口煙,愛理不理的說:「老闆娘在裡頭。」

也 有一次,夜深時份離開派對,獨個兒為求過癮,由市中心步行回家。路途上,遇見一對中國老夫婦,急步走著。「是中國人嗎?新年快樂!」我搭訕說。男人把我打 量一回,滿臉懷疑的回答:「新年快樂。」然後走得更快。似乎,我給他的第一印象是,我是賊。可是,我自小沒有看過一個賊在打劫之前,會先花時間寒暄一番後 才彬彬有禮說:「我可以打劫嗎?」至少,電影裡的賊不是這樣子。一把刀,一枝槍,一句「要錢定要命」,然後換個鏡頭,受害人伏地而泣:「我老娘的醫藥費啊……

亦有一回,在路上遇見中國學生,試著與他聊。「中國人嗎?」「是。」「在這裡讀書嗎?」「是。」「這裡好玩嗎?」「好。」我想起了pascal。那個program也是這樣子的。答案不會有一滴水份,言簡意賅。

不是所有的中國人也是這樣子,我認識一些中國朋友,很熱情豪爽,常說:「不客氣,中國人o麻。」

可是,整的來說,在異鄉的中國人不會見你是中國人而特別熱情。相反,他們會憑著無比的想像力把你想成一個賊,或是一個運吉的人。也許,中國人太聰明了,知道太多混混的法門了,慢慢,眼睛認的不是中國人還是他國的人,而是更有親切感的朋友,或許錢是其中一個。

曾署長很熱衷搞國民教育,說要多投放資源鼓動全城多愛祖國。但是愛是雙向的。我從來不愛一條咸魚,因為對著咸魚說上千篇我愛你,它的眼睛也只會望著同一方向,不把我放在眼內。可以用錢購買的愛,只有企街的人可以給予。但願國民教育不是企街教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