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的筆

random

09-01-2009

  1. 這裡的定位, 就算是編輯手記吧
  2. 內容不知會是什麼
  3. 形式大概就是隻言片語
  4. 方向就是依感興而寫

**************

  1. 真有趣, 生活給人窺探, 受害的竟不是受害人, 而反成了被告. 是不是我們出了點問題?

11-01-2009

1. 忽然發現中大的確有別於其他大學, 它的靈氣是其他大學找不到的.


12-01-2009

1. 的確, 如果歷史興亡、文明更替、制度轉移, 都只是由無數的偶然組成, 那麼個人又能如何看待自己的成敗得失?" 上"轉營期政治"時難忘的一句.


19-01-2009

1. 那一天, 上 “experiencing architecture"的課, 熒光幕上顯示IFC II的照片.

“這是什麼地方?"

“……不曉" 一位內地生回答

“你在香港多久?"

“也四年了"

竟然.

是香港教育的錯?

還是中國人太勤力?

28-01-2009

1. 友人說, 大自然的美很厲害. 看看樹, 每棵形也不一樣, 各自凌亂卻又湊合和諧.

2. 大自然的規律為何? 看似明顯卻又難以道出. 看看人. 最近熱衷於人力可為不可為的問題, 人看似渺小, 易受擺佈, 例如物慾; 同時間也可具莫大威力起革命, 把已有制度徹底推倒重來. 人的行為是怎麼的一回事? 有點像樹, 各自凌亂卻又湊合和諧, 太難估了.

3. 老子拋了一句: 道可道, 非常道, 也就是說, 可以說得出來的就不是真正的道. 有意思

10-02-2009

1. 什麼是發展? 上"中國世紀工程"時聽到對三峽工程熱哄哄的討論時在想

15-02-2009

“132.30 的神蹟"

到超級市場按貨品名的順序買東西, 然後出了一張 “信/他/的/人/必/得/永/生", 然後有很多人信是神蹟.

哈哈, 有趣得很的惡作劇

17-02-2009

經常有一個疑問: 什麼是愛情? 惟一 清楚的是我不信主流說的那一套: 什麼浪漫, 什麼"feel", 什麼驚天地泣鬼神, 什麼什麼……, 關於愛情很好的一篇文章, 值得一讀.

其實大家都誤會了(愛情)

還有一本可能有關連的書

Intimate Strangers: Men and Women Together

18-02-2009

很眼淺, 看見全球人同時唱貝九, 哭了

26-02-2009

1. 忽然覺得, 港產片頗有魅力

2. 時間, 是一樣很吊詭的東西. 今天發生的事, 若然與過去有關, 那麼與過去的什麼時候有關? 一年前? 十年前 ? 一百年前? 一千年前? 這是說"history matters"之前要想的問題.

28/02/2009

1. 這就是香港政黨的出路?

2.emotional words, violent act. 希特勒靠的好像也是這些東西.

3. http://www.civicparty.hk/cp/pages/headline/gndroundtable.php 這樣不可以是香港政黨的出路嗎?

4. 也許不能, 太理性, 太靜態的討論不符合香港的即食文化

5. 如果 (4) 是事實, 我們應該悲哀嗎?

6. 註: 沒有政黨立場/背景, 只是想說一下, 想一下政黨的第三條路可以/應該怎樣.

04-03-2009

1. 《迷幻列車》TRAINSPOTTING的經典對白:

「選擇生活,選擇工作,選擇事業,選擇家庭。選擇他媽的大電視,選洗衣機、車子、CD機、電動開罐器,選擇健康,低膽固醇,牙醫保險。選擇定息低率貸款,選擇房子,選擇你的朋友,選擇休閒服和搭配的行李箱,選擇他媽的布料系列中的某三件頭西裝,選擇DIY,然後在星期日早晨質疑自己他媽的究竟是誰?選擇坐在那張沙發上看麻痺心智碾碎靈魂的電視遊戲節目,往嘴裡塞垃圾食物。選擇在這一切的終點徹底腐爛,在悲慘的家裡撒最後一次尿,對你用精子搞出來的自私混蛋小孩來說,你只意味著難堪。選擇你的未來,選擇生活……但我幹嘛要做這種蠢事?我選擇不選擇人生,我選別的。」

10-03-2009

1. Logic of Collective Action, 一本很過癮的書. 它研究群體中是否真的有眾志城成的現象. 答案是, 小的群體還可以, 大的則很多時候有各懷鬼胎的情況出現, 要實現一個群體目標, 就要根據不同成員需要因勢利導, 令freerider也能獻力. 這令我想起政黨, 政府, 國家…… 無私的, 有多少個?

02/04/2009

很疑惑, 為何大家對粗口的理解突然那麼critical. 中學生, 大學生講粗口, 沒有人會出來引經據典說這不是粗口. 現在卻會.

粗口不是不能講, 但要看是什麼場合. 這是很犬儒的說法. 若然這犬儒的說法令人不以為然, 我想問的是, 是不是在頒獎典禮的致辭上可以講粗口? 是不是在報紙的新聞報導上可以講粗口? 是不是外交節文裡也可包含粗口?

“沒有抗爭, 那有改變"一句與春藥無異. 如果說, 粗口就是對政制的抗爭, 那麼穩蔽青年就是對社會的抗爭, 反正兩者都是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如此說來, 我們應當支持穩蔽青年.

06-07-2009

z196939253

z195613158

08-07-2009

為我們社會的未來建言

—告全港市民書

也許你不認同它說的東西

也許你讀後會血湧大腦

也許你依然覺得自由市場比上帝更感親切

但讀一讀

再思索一下自由市場

香港的種種

又何妨?

09-07-2009

1. 在想,有多少人會受感動渲染?

2。古今中外,人的行為似乎深受意識形態所影響;而傳播媒介不外乎圖片,影片,音樂與文字。

3。讀了stumbling on happiness以後,這個想法更強烈

24-07-2009

1. 學習, 使人變得不可量度

2. 人是什麼? 是宇宙裡渺小的碳水化合物而已?  多想想, 會發現如果我們不多THINK OHTERWISE會很笨

3. Robert Nozick once talked about “experience machine".

It is a machine that you can get whatever experiences you may aspire after , like fucking a beauty, marrying a good wife/husband, making a huge success by owning a big house, boat, plane, or even ruling the world and so on.

The premise is that once you step into the machine, you can’t ever come out, back to the reality. Of course, what you experience inside the machine is as real as you can imagine.

The question brought up here is, will you step in?

The idea always pops up in my mind. My intution tells me that I won’t do so. Sounds interesting. What makes me unwilling to stay inside the machine? Still thinking about it and have no clue right now.

Anyway, what insight can we get by thinking about “experience machine"?

25-07-2009

1. 香港土地不夠的問題愈來愈嚴重了

2. 如果說房屋供應供不應求, 那求的是什麼? 是用來自住還是炒樓用?

3. 如果想炒樓的人佔多, 那我們是否應該取消高地價政策取消炒樓的誘因?

4. 如果我們不能取消高地價政策是因為政府大部份收入來自土地買賣, 我們是否應該檢討政府收入結構?

5.收入結構關乎到香港的profolio: 我們究竟有什麼東西可用來掘金. 老調牙的問題. 很悶. 什麼時候香港可以有一個見林式的檢討?

02-08-2009

1. http://www.lkyspp.nus.edu.sg/ips/docs/events/ysc2008/Report_YSC2008_20-211108.pdf

這是關於新加坡走向創意城市之路研討會的撮要

2. 創意的蘊養最重要的一個原素或起始點是"包容"

3. 在新加坡, 有一種東西叫Internal security agent(isa), 只要在任何場合發表新加坡的負面言論, 包括網上, 就可以有一個珍貴機會與他們聊聊天.

4. 還有一件有趣事, 在新加坡, 道德與法律的界線比香港更模糊. 因此, 色戒差不多有三分之一, 什至是三分之二被刪; 及後, 群眾相當不滿, 當局在幾個月之後才重新把色戒完整版上畫

5. 在研討會中, political liberation 好像不是重點. 重點是在talent: 如何從外地搬來有創意的人來.

6. 問題來了, 坡人覺得政府真捧, 事事懶得想, 懶得說, 再加上isa以及重重的道德管制, think out of the box就成了gucci 貸物. 在這個context下搬來外來創意人才就可以做到創意城市的目標, 我懷疑.

7. 香港的亂哄哄, 其實也可以是一種本錢—若然從這個角度看.

15-08-2009

//我認為懶散是一種美德。因為只有從容,生活才有情趣;只有悠閒,世上才有藝術。Afterall,人生在世只為一件事─Have fun。這些事情,大部分人都不會明白,而我並不需要你明白我。//

撮自佛洛姆的《健全的社會》

18-09-2009

這個地方也有一年了,

做得如何?

自覺像一個幼稚園塗鴉樂園.

但是那不是一個問題

至少不應該是一個問題,

因為這裡的定位不是舞台,

而是集思地,

不論那些思考好與不好, 幼稚不幼稚,

總比只在腦內蘊釀而不說出來好.

06-11-2009

1. 新加坡海峽時報的一篇關於言論自由與傳媒的評論, 有趣

2. 特點是當中忠奸分明:忠的是政府, 奸的是傳媒.

3. 而新加坡地少人種多, 經濟又依賴外在環境, 所以不能出差錯芸芸.

4.

In defence of Singapore exceptionalism
THERE are three ways to respond to critics: ignore them, rebut them or engage them.
For a long time,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s preferred response to criticisms levelled at the Republic’s civil-political milieu has been to ignore them. Some ministers with a more combative nature – notably Minister Mentor Lee Kuan Yew – have chosen to rebut them robustly. Few have done the critics the honour of actually looking at their views and engaging them publicly.
Law Minister and Second Home Affairs Minister K. Shanmugam did so, as did Chief Justice Chan Sek Keong, during the recent meeting of the New York State Bar Association (NYSBA) International Section in Singapore.
This was most welcome. More intellectual leaders in Singapore’s public sector as well as its civil society should do the same.
The head-in-sand response to criticism simply backfires these days. Bad press gets widely read online, and ignoring it won’t make it go away. Silence in the context of an activist state like Singapore can be interpreted as assent – especially since ministers here are quick to rebut domestic critics.
Dismissing surveys that rank Singapore poorly on civil liberties (Freedom House) or media freedom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while pointing to surveys that heap praise on Singapore (lots) is not a good way to respond to bad press. The approach begs the question as to why Singapore should pat itself on the back in the case of the latter findings while dismissing the former.
A better response to criticism would be to see if there is a basis for the views, and then engage the criticism.
Former Straits Times journalist- turned media scholar Cherian George, for example, dissected RWB’s media ranking on his blog and found it wanting conceptually and methodologically.
An attitude of sober soul-searching when criticised is always in order. But if the criticisms are shown to be wrong or unfair, then a strong, confident, robust response is called for.
This in essence is what the few days of exchanges at the NYSBA conference amounted to. CJ Chan parsed the criticisms of Singapore’s judiciary and took them apart one by one, challenging the assertion that the courts here lack independence or that the rule of law in Singapore was flawed.
His comments were learned and measured, like the man himself and as befits the office he holds. Yet anyone listening to or reading the Chief Justice would have been left in no doubt as to the firmness of his message: the judiciary operates independently to enforce the law as laid down by Parliament, without fear or favour to the executive or any other party.
Mr Shanmugam’s speeches were even more direct in setting out Singapore’s unique position. His comments were the best I have read in many years in summing up the case for what I have termed ‘Singapore exceptionalism’ before: the notion that Singapore’s unique demographic mix, small size, history and geopolitical position compel it to prioritise communitarian over individual values, order over individual expression.
Despite being a new Cabinet member, Mr Shanmugam has taken a leading role in defining the PAP Government’s political philosophy to both an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audience. It takes confidence and eloquence to do so. As a Singaporean who has chafed at unjust criticisms of this Republic, I read the transcript of Mr Shanmugam’s exchange with his interlocutors from the New York Bar with alacrity.
I appreciated the way both CJ Chan and Mr Shanmugam located Singapore’s policy and political choices within the context of a larger philosophical debate on the proper balance society should strike between ideals and practice, order and freedom.
This has the advantage of moving the discussion beyond the immediate but limited realm of whether Singapore’s laws on libel, elections, media and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are designed to maintain the PAP’s grip on power. (These laws may help the incumbent; but one should not confuse cause and effect.)
When you frame a debate on these laws as solely about the PAP’s determination to hold on to power, you basically close off avenues for productive engagement. For you would be refusing to take into account the fact that laws do not exist in a vacuum, but are legislated and enforced in response to, and in accordance with, a society’s mores.
The more pertinent question is whether the laws are good and necessary for Singapore society as a whole, and whether Singaporeans accept them.
Mr Shanmugam’s own view is this: ‘I do not accept the notion that there are these restrictions, and they are designed to keep us in power. I disagree with that.’ On libel laws that give more weight to the protection of reputation than free speech, he said: ‘My position is yes, we need it, we want it and this is our political platform and let the people decide.’
This is actually the point where the debate should get interesting – but the panel could not go there, because of time, and because it is a debate only Singaporeans have the moral authority to engage in.
Foreign critics can cajole and try to browbeat Singapore lawmakers to change – by pointing perhaps to the incongruity of a sophisticated, successful society with a free economy, having a political climate that has restrictions on expression, assembly and contestation. But it is Singaporeans’ views that matter, and Singaporeans who must decide whether these laws are good for Singapore – or only for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Singapore is a work in progress, as Mr Shanmugam acknowledged. It has the paranoid tendency of continuously examining itself so as to get better. Whether decades-old laws curtailing freedoms are relevant today, in a free economy situated in a volatile region, remains an issue to grapple with.
When speaking to outsiders in defence of Singapore’s overall political philosophy, which privileges the group over the individual, Mr Shanmugam may be said to be speaking for all Singaporeans. But as to whether Singaporeans support specific laws – on libel, for instance, as used in the political realm, or the laws on the media – short of clear surveys or a referendum, the jury is still out.
muihoong@sph.com.sg

07-11-2009

1. 關於高鐵的些許隨想.

2.  因為懶, 所以打英文.

1.in terms of economic prospect, it should be built, for being part of the rail web of the state. Seems that regional integration is one of the ways out to keep HK being useful for making money. And the underlying rationale is money does matter, no matter for whatever ends.

2. The remaining question is just “how". The government fails to acknowledge the importance of the project, who are going to use, for what purposes, where they will usually go and so on to justify its construction planning, including the site option. And the society just focuses on the local context, which is somehow not sufficient for thinking about it. So somehow I agree with what petition says, that the government should not be in a hurry without giving enough details.

3. Furthermore, there is a structural problem complicating the issue, which is legitimacy crisis of the government, undermining its capacity of doing anything. The crisis is accumulative by nature, with negative impacts of policy failures added up along the timeline. So I have a stronger belief right now that the ultimate solution shall be to open up the institution for more participation to resolve the legitimacy crisis. 

4. The question is: How to open up the institution? Disappointing enough, the prevalent advocacy of “universal suffrage" says nothing substantial. Is it really feasible in HK? How to make compromises/accomodations in HK? How to convince that it will be acceptable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ough we may wanna skip this question, practically we can’t.

08-11-2009

「六、七十年代時,上海街旺得像女人街一樣,早上九點十點就有人擺地攤。隨着填海工程的展開,附近的水上人家走的走、散的散,這裏就靜了下來。」「如今有多少個是originally一直在這裏的?許多都是拆了再起,不能算是了。很古老的、從五六十年代開始一直做下來而沒有換人的,也就是十來二十家。對面那家漢宮理髮舖,從五十年代一直開到現在,看到這樣的店時,心裏會覺得很舒服很安慰。現在的店舖可以在三五個月之內易主,會沒有歸屬感。」「以前的人不走,是因為前舖後居,做生意的,收了檔便回在這附近的家。如今不是啊,幹完活後,要搭車回天水圍,個root 都已經不在這裏了。」我們放在活化廳的那個很大的鼎,是我們一直不捨得丟的。我們的店,從地下搬到樓上,許多銀器沒有市場,賣不出去,也沒有地方擺放,只好砸爛,其實是很傷心的,就像拆天星碼頭一樣。香港地貴租貴,若是租個倉來擺,擺二十年,擺到我不在了,不還只是擺?難得他們這麼有興致,就給他們,算是可以幫忙挖掘出少許歷史的痕跡。」「時間的巨輪不停地走,你能留住多少?」陸老闆感慨。

09-11-2009

1. 這裡的文愈來愈長了.

2. (轉載facebook) 搏盡有理?

就算今晚寫到多夜,無論如何,我都要死出這篇文章。因為 我知道,到了明天,我又會投進生活這頭洪水猛獸的懷抱裡 。升上大學,msn 或facebook上的personal message不斷出現搏盡這個字眼,甚至會有人將自己 的名字改成搏x,x盡之類的物體。首先想講的是,一直信奉孤獨主義,明白到每個人出生至死 亡,都其實只是在自己的世界堅信自己的信念,做著自己的 事。雖然偶然會有一兩個過客踏入你的空間,但總有一天會 走到分叉路。所以,我很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自己 的一套想法。由此,在此打的想法並沒有以自己的一套去強 姦別人的一套的意思,只是想將別人的事由自己的角度研究 ,再跟大家分享。

在香港的大學裡生存,很快便會意識到搏盡是光榮的,擔皮 是有罪的。我不是鼓吹擔皮,我是反對無意義地浪費時間, 所以我會更加要求搏盡的事不是無意義的。跟上莊的同學一 起讀書,總是左一句搏盡,右一句搏盡,其實一直想問到底 在搏盡些什麼呢?偶而走過莊月明,會看見一個個身穿西裝 的莊友賣力地為自己的莊宣傅活動。搏盡應該就是指搏盡做 莊務吧,又或者加上搏盡讀書。好了,你的大學3年很搏盡 的,很充實的過了,然後怎樣?然後就是搏盡賣力的在社會工作,勞勞碌碌終其一生。

這就是香港的生活。

或者有很多人看完,還是不會明白有什麼問題。怎麼了,人生不就是如此嗎?上學、工作、死,人生3件事我也要搏盡!對不起,假若你仍是這樣想,我很難當你是人,因為你是一只螞蟻。不過很難怪你,這是香港的文化(其實也不算是文化,只能叫做特色,因為我們螞蟻本身不會有文化),許冠傑的學生歌很早就已經在學生中鼓吹這種螞蟻文化。「螞蟻亦要搵野食,唔做事確係無益。少壯就要多努力,來日望自食其力。」回想起英華5年生活,真的快樂得多,因為日夜都在玩,有時間就看看課本,這才叫人生。我絕不認為日夜掛著踢波拍拖有何問題,就算我讀完書出來做事仆直,起碼我有5年時間我是快樂的渡過。在這裡,我很想問香港人一句說話:「究竟你們當中有誰是快樂的?」 this is not life, this is hell, welcome to hong kong.

就算讓我在地球上最貴的地皮上工作,我也不要在此終其一生。上班等放工,放工又要ot,ot到11點多,訓5,6個小時又要再上班,shit!為什麼可以沒有人對此問一問自己在做什麼?我簡直覺得在香港生活就像在matrix裡,你永遠不會知道你自己做的事根本沒有意思。這是香港奴化教育的成功,小學要用功課豐富你的生活,家長要用興趣班吞佔你的時間。你知道最成功之處在哪兒嗎?是即使學校不給過量的功課,家長都會質問為什麼子女沒有功課做。我是最近才發現自己是沒有童年,我的童年回憶就是姨姨們不斷地問我:「做完功課啦?」「點解冇功課做既?」在這彈丸之地,我回頭看不到自己的過去,放眼開去,也看不見自己的將來。

媽一直在罵歐洲是一個懶人的國度。我卻認為那裡是天堂。歐洲人3、4點就放工,5點跟朋友飲酒吹水,6點回家陪家人,這種生活居然會被人鄙視。也許是理所當然的,鄙視的本身也不是「人」,只是整天工作的螞蟻。我發覺我被香港這種螞蟻文化污染太深,我小五的時侯曾經想過因為巴士遲了10分鐘而去打999報警。我發覺我是沒有一個休閒的心。遇到什麼阻塞,就會像熱鍋上的螞蟻,手忙腳亂。說真的,我是很討厭這個地方。this place is sick.

上大學,忙到想死。套一句賴寶的說話:「小時候經常聽說有人因為生活壓力大而自殺,那時我懂得死亡,卻不明白壓力是什麼,現在長大了,我懂得了什麼是壓力,開始不明白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活著…」你要問我在忙什麼,我答不到你,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曾經有幾秒腦海中浮現了一句: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 而我是惘然地一句話也想不出來。回到hall,跟roommate chur功課至3,4點,roommate 問了一句:究竟這種生活要去到幾時?我又再想一想,也是答不出一個字。跟朋友講電話,我說我一直很想去一個寂靜無人的地方,好好讀一些我喜歡的書,朋友答:你在恆商的時侯,不也是說過同樣的說話嗎?我又再一次無言。

我想問自己,問你,問每一個香港人:do you know what are you doing, why are you doing it and the most important one, are you happy?

一點後記:想起開學初期,一直很喜歡這種時間表排得滿滿的感覺,因為我知道,這樣的時間表是不會容許我擁有些微的思考時間,去想一些令自己不開心的事。但慢慢地,我發覺這種感覺開始很不充實了,反而一些令自己不快的感覺不斷攻陷著自己,最後兩頭不到岸。

儒家求入世,道家求出世,我求的就只是玩世。可惜的是,每次說都是天下無敵,到要去做的時侯,就有心無力。我過份地不羈化自己,根本自己就做不到。是我太認真,我認輸。我很難去怪任何人,就如永治所言,所有事情查到水落石水,可以怪的人就只有我自己,是我錯,是我錯在太認真。

若面上偶然有些沮喪,不必打探我。

好了,感性夠了,又要重投流水中,隨處飄浮,身不由己。

15-11-2009

1. 有個組仔自殺死了, 還是不相信, 不理解.

2.

校園︳哀痛之難 PDF Print E-mail

文:李智良

自殺是最強烈的抑鬱:我活不下去了,

生命那麼醜惡,

你們每一個還生活著的人是那麼醜惡。

自殺令我們每一個還活着的人羞慚:

你說你說,你的生命有何價值,令你可

以毫不羞愧的活下去。

我們還可以怎樣回答。

—— 黃碧雲〈無人相認〉

我從朋友發過來的電郵得悉M 前幾天晚上跳樓自殺死了。我不知道對於一個人的死,作為 生者可以說甚麼。(不可能的!──是她。)

死者不是歷史人物,我不能帶著借古鑑今的眼光去評斷她或 她在某個歷史時期的「位置」與社會學研究「意義」,或者 說,如果「歷史現場」是還未宣佈成為過往的現在,時間因 為記憶與想願而變成捲曲、折叠。死者與我不算相識,但也 不算不相識,我無法以路人論者「無知」的位置理解她的死 ,也無法以親人朋友的悲傷去悼念。

死者算是我的讀者——那純粹是語言文法使然,一個作者不 能擁有「他的讀者」的;「讀者」是指她讀過《房間》。她 的死被說成某種典型:優才生、受不了課業壓力、壓抑情感 、躁鬱症病患…… 典型與「真相」之間,情切之處頓然落空:Time is a joke we keep on telling the wrong

way.

M來過七月的一場書會,我在二、三十人面前跟她吵了一場 架,關於精神科「治療」演進和「病者」身份標籤的不同見 解。她不是我的粉絲、也不是整天盯著肚臍眼覺得抑鬱很浪 漫、很文藝的另外那種。她帶著問題來,帶著更多問題離去 ,又在網誌上寫了些反駁著我去讀,我沒有回話,我只是覺 得她太急著想抓住一種說法,以處置自己正歷著的困擾。

當時。我覺得她突然發言頂撞,是在惹人注意,就像故意搗 蛋的那種小女孩式撒嬌可是表情語調走了拍,我也對她很不 客氣,而且精神科醫生會說的論調我聽了十二年、幾代「抗 抑鬱藥」我和一些朋友都吃過,真的夠了!以社會功能障礙劃分「疾病」、用危險藥物長期轟擊大腦中樞神經作為「治療」,並沒有讓人對自己的人生更負責,僅成全了一種制約 (Conditioning)。到她轉頭說自己不只是醫科生、也是「同病相憐」的病者,我

感覺很差、彷彿我的坦陳終究是為了被嘲弄、或僅是為了讓人「認同」……

我方才記起那天臨走的時候,我跟M握過手,輕輕的,大家都有點尷尬,但是大家都需要那一下輕輕握手。因為這種極其薄弱的體諒、或連繫感,我無法別過臉不去想,她後來的自殺。我彷彿看到的是醫科生與「躁鬱症」病患的雙重「身份」在她身上打架、無法疏導對自己的「精神病歷」的壓抑、怨、愧、反抗。我以為她會好起來的。我以為她能夠開始跟人談起這些,就會慢慢鬆開那無形的緊束衣和防衛機制。

後來我才知道她那麼年輕。我像她那個年紀的時候,一定比她還更「倔強」、「癡狂」、「離羣」。再回頭想,12、13年前,大學校園以至香港的社會氣氛,似乎比今天濶落、鬆動好些。

*

我是自殺遺族、倖存者,我願意相信,她本來就不會自殺的──死是可以的。死前經歷的痛苦、冷漠、不流血暴力與割離並不。

死者趁深夜,大家在睡覺、在上網、看電視的時候,在一幢公屋的電梯大堂附近徘徊,遺下寫好的「遺書」,在一米多高的欄河前面,她看到甚麼?聽到甚麼?然後,她攀過那欄河,危立廿多層樓上面那一截石,她看到甚麼然後就合上眼踏空那一步?

我一直丢不開腦裡那個情景:許多幢幾十層高的大厦、許多家戶亮著白的、黃的電燈。汽車在馬路上行駛、車燈流動。晚歸的人在街上。

M最後一次看著這個「世界」,一定就是眼前有許多幢幾十層高的大厦、許多家戶亮著白的、黃的電燈,汽車在馬路上行駛、車燈流動,晚歸的人在街上; 與昨天和明天沒有兩樣; 然後她就伸出那一步、放空。生和死沒有分別,跳下去比活在這個「世界」要好一點。

*

你想想看,二十歲女,大把青春。除了標籤、除了自殺,可以有那麼多可能、那麼多潛質。為甚麼偏偏就是標籤、又偏偏是以自殺終局?

對! 「沒有人叫她去死的。」我們沒有。我們只是扼殺一個人的那麼多可能、那麼多潛質而已。扼殺:不容許、不容讓、不接納、不願意見到、不要聽、不想知道其他的可能。此消彼長。

我們竟還活著,不懂安慰,竟還在無恥的說死者:「……本周一還見她如常上課,卻想不到她突然自尋短見,對事件感到傷感和驚訝。」然後又說她一向「活躍開朗,經常笑臉迎人,懐疑她有心事只會往心裏藏,加上醫科功課壓力大,疑未有向人求助而自尋短見。」說完,無姓名標示的「知情者」則透露:死者「早前患上狂躁症及有抑鬱傾向,其同學發現她情緒受困擾及失控,更開始離群並與大學宿舍同學發生衝突。校方得悉其情況後與她聯絡,並提供輔導。」竭力維護體制專業形象的精神科教授又摸透「病人」心理一樣說:「醫科三年級學生已被當作實習醫生,有精神病時求助會卻步,『好驚帶住能醫不自醫的感覺,介意俾人知道,接受醫治時唔會跟足指示 。』 」

我們站在一種言論位置,不斷重申「我們沒有甚麼可作的。當時沒有,一直沒有。」死者可沒有這個位置,她做或不做任何事都要算數。

我聽到的版本跟報章和討論區所載大有出入。死者一直有尋求專業介入、為了「病情所需」申請停學、調宿, 也很努力去理解冠在自己額上的「病稱」;死者也跟人訴說過自己受不了壓力;死者死前一個月剛轉了藥物處方、正值藥物「斷癮癥狀」最猛烈的高危期。

─ ─ 〈羅生門〉的教訓是, 鬼魂要保護自己的名聲( n a m e ) ,也因此有了說謊的動機,身體沒有了,但身份與身份政治持續還在。只有死者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甚麼一回事、甚麼一種「真實」;死者與生者所持的「真實」大相徑違。我們可是活在招魂乏術的時代裡。

*

一個又一個人兒活的不快樂,自殺死了。我們還是無視現實,顧左右而言他。

小朋友都知道的事情:跌痛了的小朋友哭了,他的同伴會伸手扶他一把、抱他一下、親親他。我們首先卻說,「不干我事」,並且告誠自己的孩子,「不要亂跑」。

我們連小朋友懂得的事也不願意做;輕蔑死者「自尋短見」, 見出我們的涼薄─ ─ 相對於「自」的「他人」、相對於「短見」的「遠景」在哪?他人缺席、遠景未現, 一個人所「尋」能有所獲、能有所覓見嗎?

死者經歷了甚麼落得如斯絕望?她的心事怎麼沒有人願意照顧? 她不曾對「絕望」作出頑抗嗎?

一個人徹底絕望,來到一個地步,「世界」只餘那短短一截石不得駐足要掉下去了。這可以剝離她的生活情境與條件去考量,說她是「突然自尋短見」、對記者表示「很驚訝……很遺憾」開脫過去嗎?如果M 真是「優才生」,她一直以來接受的「優才教育」給了她甚麼教育?醫學院和宿舍生活給了她甚麼體驗?如果M 真是「患上狂躁症及有抑鬱傾向」,精神科和臨床心理治療給了她怎樣的康復條件?自殺者卻用自己的生命與未來的全部、用毀滅自己、用感情的最大傷害,對這一切作了否定。非常明確。

M的自殺不是獨例,將來還有的。死亡佔盡上風,而我們只有自己的平庸和不甘。

21-11-2009

1.政改在即, 讀到這段.

義人要尚智好學,要沉靜思考,認識國際局勢,認識香港社會壓榨的真相,認識孤立無援的困局,堅決而柔韌地持續抗爭。不是要犧牲,而是要以犧牲來博取成功。博取成功的條件未足夠,不可輕言犧牲,而應集結正義的勢力。

02-02-2010

1. 有個友人, 有感而發, 慨嘆學者只會啃書, 忘了最基本的使命: 保存發揚人情味.

2. 其實, 真的很認同他的慨嘆. 學者操的語言好像愈來愈技術化, 等如教一班幼稚園學生相對論, 令一班沒有受過學術訓練或無什興趣的人難以理解.

3. 管他有多少個argument, 如果連對人的尊重與關懷也欠奉的話, 那只是一堆廢話.

4. 是誰的錯? 是什麼的錯?

5. 也許是我們身處的年代. 這個年代, 還會有人談風骨品格氣節嗎? 我自己也保證不了. 先修身, 再說吧.

6. 這是個修辭盛世. 事實為何, 不重要.

7. 也許, 從人類開始記載歷史開始, 世界就是這樣. 是我們天真了.

8.

與其「起義」 ,不如「喜異」/文﹕馬家輝

19-02-2010

1. 現在才知道新加坡的醫療制度有多聰明.

2. 它共分四重:

a. medisave (1984)

b. medishield (1990)

c. medifund (1993)

d.eldershield (2002)

3.

a. 是第一重保障. 每個國民需要在其公積金中作醫療儲蓄.

b. 是第二層, 為醫療保險, 屬自願性質.

c. 是當a. 與b. 也不能應付病者需要, 政府的medifund就會作補底作用.

d. eldershield 是最新政策. 因有見人口老化問題, 政府加多一層安全網照顧老人需要.

21-02-2010

近來, 總是想, 我們讀書, 是為了什麼? 應有怎樣的一份品格或風骨才不會空讀萬卷書?
在想, 這個態度問題應該是做學問的起點, 是一個人對什麼事有什麼想法之前的基礎與根本.
不先搞清這個問題, 懂什麼理論, 術語; 管它新與舊, “錯" 與"對", 什麼身份不身份似乎都不應是重點. 畢竟, 這些都只是思考的工具, 沒有理由要讓一個有自由意志的人奴役於"工具", 反受工具的支配吧.
也許, 當中想法存有我的成見: 實在不喜歡分門分派, 其實學問做得愈久, 大抵都會發現不同想法都有相關連的地方, 有並存的地方; 一刀切的思考方式也太粗糙了吧.
這些都只是我近來的隨想, 沒有嚴謹推論. 不過仍想分享一下, 多多指教.
23-02-2010
有趣, 圓形監獄的真實版
01-03-2010
The hot searching keywords to this site

Search Views
六四 109
炮台山學會 72
砲台山學會 69
新加坡 58
高地價政策 50
聖訴 45
申請公屋 28
soas 24
海角七號 23
社民連 22
大學生 公屋 18
hand with reflecting globe 15
五區總辭 15
菜園村 13
全球化 12
大學生申請公屋 11
吉訶 10
公屋 10
globalization 9
立法會 8
書展 8edisave (1984)
01-03-2010

道可道, 非常道


單是回望中國1980-1994 的改革歷程,

就把這句話表現得淋漓盡致

想起sy 的transitional politics 了.

似乎, 真正主導事情的發生, 不是人, 而是一個個偶然; 人可以做的, 是偶然發生了, 做些決定好讓事情不致失控, 待有利於他的偶然到來, 他就so call 造就時勢. 人既不處於主動, 也不處於被動, 關鍵是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

為什麼在某個特定時候某個偶然發生了? 也許就是道可道, 非常道

過癮.

在這里, 我們順便重溫一下馬克思主義那個著名的 “個人在歷史中的作用” 的公理。早在 100 年前, 格奧吉‧普列漢諾夫就曾很有力地闡述過。其中的一個公理是這樣的: 當那位能力超群, 比別人看得遠、想得透, 比別人做得多且好的英雄沒有出現, 而這時社會需求和國家利益又切需要的時候, 通常這一英雄就該橫空出世了。

03/05/2010

“The worth of a State, in the long run, is the worth of the individuals composing it; and a State which postpones the interests of their mental expansion and elevation, to a little more of administrative skill, or of that semblance of it which practice gives, in the details of business; a State which dwarfs its men, in order that they may be more docile instruments in its hands even for beneficial purposes – will find that with small men no great thing can really be accomplished; and that the perfection of machinery to which it has sacrificed everything, will in the end avail it nothing, for want of the vital power which, in order that the machine might work more smoothly, it has preferred to banish.” (J.S.Mill, ‘On Liberty’ (1859))

06-05-2010

“「現實」是否「一成不變」的關鍵在於「可能性」的幅度。在完全可能與完全不可能的極端情況下,行動的決定也許容易一些;至於中間幅度對決定的挑戰是「多高的難度依然多值得去做」的問題。難度高低得靠理性的技術判斷,值得行動與否則有賴對理想或價值的信仰。人活著不能單靠理性計算,還得信一些東西。技術判斷總有偏差,為了信而活才有意義。"

02-03-2010

不近人情

我所以反對獨裁者,就因為他們不近人情。因為不近人情者總是不好的。不近人情的宗教不能算是宗教;不近人情的政治是愚笨的政治,不近人情的藝術是惡劣的藝術;而不近人情的生活也就是畜類式的生活。

──《生活的藝術》

16-05-2010


“2008年2月20日,我再次来到洪森在大金欧的住所,对洪森进行专访。拉塔纳先生以及洪森的小儿子洪玛尼在座。简单寒暄后,我们进入正题。我问他,从1993年算起,人民党用了15年的时间取得了对柬埔寨的主导权,您对此总结了哪些基本经验?洪森不假思索,侃侃而谈。他说,人民党从形式和实质两个方面取得对柬埔寨的主导权是4个因素决定的:政策正确、干部充足、财政资源、组织工作。他唯独没有将他自己的作用算进去。

讲完人民党的4条基本经验,洪森不等我发问,微笑着向我主动表示:“讲到这里,你肯定要问一个相关的问题,我索性一次都把答案讲给你听。”我暗自高兴,知道他是有备而来,他要讲自己从政的经验。这的确是我非常想知道的,因为我的新书是围绕他展开的。他讲话的时候我刻意不提任何问题,以免打断他的思路。他讲了柬埔寨当总理必须具备的4个条件和他作为总理时刻注意把握的4个方面的工作。

4个必备条件是:管好自己的党、控制住联合政府、善于与王室打交道、良好的国际交往能力。

4个必须经常注意把握的方面是:掌握军队、掌握群众、掌握财政、掌握舆论。

洪森一共总结了12条经验,内容全面、深入,系统,几乎无需任何文字加工,已经是篇绝好的文章。新书写作大纲清晰地浮现在我脑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a0347c50100ab0l.html


03-03-2010

似乎是這個年代的傳奇, 創意澎湃, 音樂動人, 女人更為動人.


其制作公司背景資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1153322.htm

08/09/2009

但中印发展的讨论这一两年来变成了一个热门题目。我想这里有几个原因。第一是印度的经济表现。在金融危机中,印度在经济上基本没有大规模的刺激措施。从财政的刺激上讲,印度是非常小的。印度的第一轮政府经济刺激是40亿美元,另外还有减税政策。印度的第二轮政府经济刺激也很小而且主要还是减税。相比我们的4万亿,可以说微不足道。另外印度早在2009年11月已经宣布结束经济刺激措施,它完全独立的中央银行已经开始加息要防止通货膨胀出现。

印度的G D P增长是7%,世行预测印度到2011年增长会加速到9%。在没有政府大规模投入情况下,增长可以达到7%,说明这个国家的私营企业非常有活力。印度的经济很明显是靠私营企业,而且它的增长是靠内需(内需主要是家庭消费而不是投资,更不是政府投资)。世行研究表明印度是所有主要的国家里受金融危机影响最小的国家。

第二个原因可能是在中国经济增长的漂亮数据下投资者和学者总是有一些疑问。印度的优点是它非常透明。它的缺点都摆在那,你可以尽收眼底。一个国家如果对自己的缺点坦然处之,当它公布自己的成就时就不会有人去怀疑。我在M IT有一门中印比较的课,教了5年,每年都有人质疑中国经济的统计数字。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质疑过印度的统计数字。当中国经济增长时,对中国数据的不信任没有太大关系,然而一旦中国经济出现风波,那时我们就知道一个国家的透明性和可信性会有多么重要。

第三个原因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中国经济增长到底能给中国老百姓带来多少福祉。中国的改革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78-1993 年左右。那个阶段的经济增长给中国老百姓带来巨大的福祉,减贫和农村的改革主要是在那个阶段完成的。中国那个阶段的经济增长从数量和质量上来讲远远超过印度现在经济增长的数量和质量,那是中国真正的经济奇迹。第二个阶段是从1993年以后中国走上了一条重投资轻消费,重政府税收和企业盈利轻家庭和个人收入的道路。我认为印度体制的优势是和自1993年以后“北京共识”的中国模式相比越来越变得明显。

“北京共识”的中国模式和印度模式最大的差别是个人收入。2010年2月9日《环球时报》有一篇报道称:全球最大的人力资源咨询机构ECA国际在45个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印度人的工资增长将是最高的,公司预计年工资增长为12%,考虑到通货膨胀,他们实际的工资增长是7%。如果考虑到这个因素,我国在工资方面与印度的差距可能更大,因为相当一部分工资不得不承担教育、医疗等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提供不足的空缺,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我们的工资不顶花,因为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我从来反对那种不增加人民福祉的G D P增长。对于富士康12跳的工人来讲,你G D P再快外资再多外汇储备再大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印度也有很多问题,但它的政治经济体制决定了它的G D P增长和个人收入总的来说是同步的。而在中国,据统计,劳动报酬在1983年占中国G D P的57%,2005年降到37%,此后一直停留在这个水平。这种G D P增长和个人收入脱节在印度是不会发生的。

我在这篇文章里着重讨论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被公认为是中国相对于印度的一个巨大优势。但这个基础设施的优势是不是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优势?很多中国的学者,官员和企业家都这样认为。我很习惯我的少数派的地位———我认为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如果经济发展来源于建设基础设施的能力的话,那么过去400年统治世界经济的不应该是西方人而应该是埃及人和中国人。埃及人可以建金字塔,古代中国人可以建长城和挖运河,但这些建设基础设施能力带来了什么经济优势?

第二个问题是印度的政治体制到底和它的经济发展是什么关系。国内普遍的看法是印度的民主制度阻碍了它的经济发展。我再一次不同意这种观点。证据表明正好相反:印度最不民主的阶段是它发展最差的,而它最民主的阶段是它发展最好的。

铁公鸡经济学

许多中国学者和官员相信,较之于印度,中国的巨大的优势是它的基础设施,特别是中国政府快速进行基建以及吸引外国直接投资(FDI)的能力。

我认为这种铁公鸡经济学的观点在10年前可能还有一定的道理。在今天它则是最有害的经济观点之一,因为这种观点从理论上支持了投资膨胀和一系列非常有害的举措(比如强拆)。投资膨胀正在威胁着中国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

与许多其他有害的经济观点一样,这种观点在事实层面上也是错误的。那种相信中国成功应归功于基础建投资和FD I的观点,源自于对20世纪90年代中国的观察。但是如果我们将视野放宽到80年代,得到的就是完全不同的一幅图景。在80年代,中国经济增长十分有活力,人口加权后的家庭人均收入增长速度远远高于90年代。在80年代,中国几乎没有吸引多少FDI。最高只有30亿美元,在当时中国总投资额中微不足道。尽管中印两国的增长率在最近几年已经趋近,但毫无疑问,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是远超过印度的,也就是说在中国经济表现最强劲的年代恰恰是中国依赖外资最少的年代。

在80年代,中国基础设施其实是落后于印度的。在1989年,印度的公路通车里程是140万公里,而中国只有86.2万公里,印度的铁路交通也更为发达。在1975年,尽管面积比中国小,但是印度拥有6万公里的铁路,中国只有4.6万公里。到了1995年,中国的铁路仍然比印度的短。一个衡量铁路系统“质量”的指标是电气化铁路的里程数,在这一方面,印度也是超过中国的。1989年,印度电气化铁路为5345公里,中国只有1700公里。80年代中国在基建上的落后并没有阻碍中国在那10年中取得远远超过印度的增长成绩。

将中国的经济成功归结于FD I和基建投资是因果倒置。对中国经济发展更符合事实的描述应该是这样的:首先中国有了经济增长,因为中国有了经济增长,然后才有了后来的FD I和基建投资的增长。经济增长是原因,FD I和基建设施是经济发展的结果。

现在,印度正在复制真实的中国奇迹。一旦它的经济在高速增长的轨道上运行一段时间,FD I就会进入这个国家,无论它的基建状况是怎样的不尽如人意。而经济增长所带来的资源将被随后用于提升基础设施建设。现在,印度正在吸引着巨大的FD I。其FD I流入已经从6年或7年前的60亿美元增长到今天的300亿美元。尽管没有达到中国的速度,但是印度的基建设施也有很大提高。像中印这样的穷国必须非常明智地进行资本配置,我认为印度政府的投资重点应该是它的基础教育和卫生服务,而不是修建机场和高速公路。只要印度能将增长率保持在6%到7%,它就会有足够的资源为机场和高速公路建设进行自我融资。对于穷国来说,借助未来经济的发展所带来的资源为代价高昂的基建融资,要远远比向广大贫穷的老百姓征税更为有效率和更公正。

上层建筑决定论

请你猜猜哪一个是印度。

A国在1990年人均G D P是374美元,与此同时B国是465美元。到了2008年A国的人均G D P已经达到714美元,而B国是650美元(所有引用的数字是以2000年美元为单位)。你可能会说B国是印度,A国是中国。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以平价购买力调整后的人均G D P计算,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中国一直在印度后面。但到了90年代初期,中国不光超过了印度,并把印度远远甩在身后。威权模式似乎已经赢得了经济竞赛。

事实上,B国是印度,A国是巴基斯坦。在2007年,《经济学人》杂志将印度归为全球54个“有缺陷的民主制度”之一,而巴基斯坦则被列为全球 55个威权国家之一。

政治和经济之间的关系远比许多中国学者和官员所想象的复杂。那些相信威权体制拥有经济发展优势的人经常以东亚奇迹为例证。假设我告诉你,赢彩票的几率是百分之百,您肯定会认为我在胡说八道。假设我告诉你,我达成了上述结论的证据来源于调查所有来领奖的人,你可能会觉得我是疯子。

然而,“东亚奇迹”的支持者经常犯这个疯子的错误。他们只去挑选那些成功的东亚经济体作为“东亚奇迹”这一观点的例证,而完全忽略了那些经济上失败的东亚经济体。这是一个极其错误的方法论,其结论也必然是荒谬的。所谓“东亚经济威权”论在中国相当流行,在印度也有很多人相信这个观点。

每一个东亚威权体制成功的故事都有一个对应失败的故事。台湾变得富裕而独裁的缅甸没有。韩国发展迅猛,而朝鲜停滞不前。新加坡的强人统治成功了,但是采取自由放任的香港也成功了。如果把视野越过东亚,可以看到在经济发展上,一些民主政权成功,而另一些民主政权失败。对于威权政权也是这样。这正是社会科学研究所揭示的:威权政体并不比民主政体在经济上更成功。

许多中国人都喜欢把印度G D P的低增长归咎于其民主制度。这种观点除了证明自身政治体制的优越之外,根本就不属实。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印度的增长确实是极为缓慢的,平均增长率只有3%左右。这被学界称为“印度式增长率”。但是在20世纪60和70年代,中国经济并没有起飞,虽然中国的政治体制是威权式的。很多人喜欢将经济增长过分归功于政治特征,但经济增不增长更多是由经济体制决定的。在20世纪90年代印度开始改革之前,印度的经济体制是模仿苏联模式的。“印度式增长率”是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的失败而不是民主制度的政治失败。许多采取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的国家,比如东德、朝鲜、罗马尼亚,在经济发展上都失败了,它们没有一个是民主政体。

与以前3%的增长率相比,印度目前年均增长为6%至7%,它仍然是一个民主政体。在当下全球性衰退中,在几乎没有实施强大的经济刺激计划的情况下,印度保持了6%的增长速度。而中国出台了也许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刺激计划(较之于中国的G D P而言)。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对中国投资驱动型增长的可持续性抱有很深的怀疑态度,但是很少有人担心印度增长的可持续性。

印度的政治体制没有改变,而它的经济体制改变了。在20世纪90年代初,印度开始推行私有化、金融改革、迎接全球化,并且鼓励竞争。与中国的经济改革一样,印度的经济改革也提升了其增长率。

民主并未阻碍印度经济发展

没有证据表明印度的民主制度对其增长造成伤害。恰恰相反,印度今天的民主制度尽管有很多缺陷,但较之于上个世纪60和70年代,今天印度的政治体制更加自由、问责性更强,更加透明。很多中国人和西方观察家忽略了下面这个事实,即“印度式增长”的年代也是印度政治体制最威权的年代。

印度政治在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完全被英迪拉·甘地夫人和她的家族控制。甘地夫人领导下的印度可以被比作Fareed Zakaria所说的“不自由的民主制度”。印度当时有民主的形式但不具有民主的实质。在1975年,甘地夫人取消了民主选举并且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她以铁腕方式统治着国大党。她多次推迟或者取消了国大党的选举。她也多次废除地方政府的自治权力,实行中央集权。印度宪法第356条授权联邦政府在紧急状态下可以接管州政府的运作。在1966年到1976年之间,甘地政府动用宪法第356条多达36次,在1980年到1984年,又动用这一权力13次。在印度的政治体制最威权的年代恰恰是它的经济表现最差的年代。

据我了解,印度所有政治改革的措施都是在它经济起飞的时代实施的。印度最早通过“知情权法案”是在泰米尔纳德邦(1997年)和果阿邦 (1997年),其它几个邦是在2000年通过此类的法案。“知情权法案”要求政府和由政府资助的组织给人民更多的知情权,政府和政府部门必须有专门机构负责向公民披露政府所掌控的信息。2005年印度国会通过了全国性的“知情权法案”。在印度,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和经济增长都是正相关的关系。中国很多学者认为印度的民主阻碍了其经济发展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

多年来印度政治体制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少数城市精英垄断了政府决策过程。这是由于印度广大的农村地区长期以来一直受封建制度的统治。民主制度现在也被引入印度农村地区。这个进程的起步也是在印度经济起飞的时代实施的。1992年,印度通过修改宪法和推广乡村自治的方式推进了草根民主,也就是“五人长老会”,即由五位高级种姓的村社长者组成一个乡村自治性质的治理机构。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这些政治改革的措施将极大地提高印度政治治理的质量,帮助印度克服腐败。

中印模式展望

印度很容易被低估。它所取得的很多成绩主要是在看不见的制度领域,比如金融改革和私有化,而它主要的不足恰恰又都是在能看得到的硬件基础领域。如果我们分析问题仅仅用我们能看得到的信息来对一个问题下结论,那是一个极为错误的分析方法。在统计学里这个叫变量遗漏偏差。但是,我们的官员、中国的和西方的学者在观察印度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在犯同样的错误。

和印度相比,我认为中国最大的优势是我们的普及教育水平,而不是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的地方政府为了追求G D P增长不去投资教育和公共卫生而去建楼、建路,将教育和卫生提供的成本转嫁给中国老百姓,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策。印度现在在大力地加强它的基础教育投资,力争补回它在“不自由”民主期间(20世纪50-80年代)犯下的忽视基础教育的巨大错误。要赶上中国不容易,因为中国在这方面的优势太强大了,但它正在做不懈的努力。

作者:黄亚生

印度GDP与个人收入增长并不脱节

在2003年我和我当时在哈佛的印度同事提出“印度能否赶超中国”这一命题时,中国的媒体、学界和政界可以说对印度毫无兴趣。中国人那时对印度的知识还停留在《大篷车》的水平。我记得我多次向中国几个有名的商学院建议它们应该组织学生到印度去交流和访问,要重视这个国家,得到的反应经常是有礼貌的冷淡或者是热情的拒绝。

13/10/2010

昨天晚上, 去了看新加坡國會議員怎樣跟草根打交道.

整個流程跟診所的沒什麼兩樣: 登記, 等, 見義工說明見面事項, 等, 見國會議員.

見到他們進來時迷茫的眼神, 出去時心稍為定了點的樣子, 立時覺得從政跟從醫其實本質上是一樣的.

小時候, 家裡沒有多少錢, 老豆發脾氣時會收緊銀根, 老娘就會躊躇我常看病的醫生錢. 我記得, 她曾問人借, 而那人是她有錢的姐姐; 我記得, 她之後哭了, 因為借不到, 還要聽姐姐難聽的話.

昨天晚上進來的人都有不同故事, 來自不同世界: 有說要找工的, 要找屋子的, 要援助金的; 有拐著進來的, 有一家進來的… 有個女人, 說著說著, 哭得不能自已. 因為好丈夫不能工作, 定裡立時沒有經濟支柱, 加上其他麻煩時, 壓力大得不得了.

或多或少, 對他們的故事有點共鳴. 因為他們那份彷徨的心情, 我多少也算體會過.
這是有趣的一晚, 起碼, 它讓我知道我讀的東西可以變的很有意義. 也多些了解為何當年孫中山棄醫從政.

13/11/2010
我曾經說過: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但我可以改變我的課堂。因為我的課堂我作主。假如我的同時代 人,都能在自己有權的範圍之內,改變一點點,十年、幾十年之後,可能整個社會,就會有一些根子上 的變化。如今的問題大家都在埋怨社會、埋怨政府、埋怨別人,但很少想一想,我自己能夠做什麼?

15/11/2010

社會運動的價值不能用「是否成功,是否有結果」來衡量,它的存在

本身已經擁有一種珍貴的價值,它是一種教育、一種追求,是人類詮

譯自身價值的體現。

16/11/2010

花花綠綠的紙幣,本質上只是一張紙,但它代表著發鈔者的信用,以及使用者對制度的信 心,掌控著資源的配置、社會的風尚,以及人的價值文化。

17/11/2010

經濟行為分析到最後,就是道德抉擇。我們如何賺錢、怎樣生活,在經濟系統中擔當什麼角色、發揮哪種功能,並非只是全然屬於經濟範疇的問題,還涉及社會公義與個人原則——我們的所作所為,有沒有鞏固到社會中早已存在的剝削與被剝削的關係,或者為社會帶來多大的負面外部效應(negative externality)?我們在謀生的過程中,出賣了多少自己的人格、尊嚴和理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